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都市現言 > 隻好撩起裙子打怪了 > 32(泥人)

隻好撩起裙子打怪了 32(泥人)

作者:扶華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1-03-21 21:13:35

兩人冇再談論這些, 換了個輕鬆的話題――雖然兩人內心都並不輕鬆,但不約而同想要表達出輕鬆的樣子,好緩解對方的壓力。

能看到早已逝去的親人, 是一件幸運又悲傷的事情,徐子規見到了少年時期做夢都想再見一次的爸爸, 可又同時從他口中知道了那麼一件顛覆她過去的事情。

她想,如果不是此刻在這樣的世界, 她一定會瘋狂的開始懷疑一切。她現在甚至有些慶幸身處這樣危機四伏的世界,因為眼前的危機強迫她不能去想那些令人瘋狂的事情。

“我是在出版社當主編,主要是出一些青春文學書籍……”

“謔!我們小鳥這麼厲害!我還記得你以前寫作文說想當老師, 還有什麼想當科學家研究外星人。”

“想當老師是小學作文寫的吧, 我們那時候整個班都寫想當老師,因為最好寫, 那個想當科學家研究外星人我怎麼不記得?”

“我記得清楚著, 參加家長會的時候在你桌上看到的作文, 年紀輕輕的你這記性……”

隨口說到這,父女兩個又同時沉默下來。過了片刻,徐子規笑笑:“看來我是忘了很多東西, 現在想想,我小時候很多事我都記憶模糊, 爸,你給我講講吧?”

“講什麼?”徐爸爸明知故問地哼哼,但也明白她的心情, 還是開口說, “你想聽鐘時的事啊?你小時候老往他跟他奶奶那個小院子跑, 一玩就是一下午,硬要在人家那邊吃飯。”

“楊奶奶是個要強的老太太, 一把年紀了,自己推著小推車賣早點,也賣點零食飲料,鐘時不上學的時候都會去幫他奶奶乾活,你上小學那會兒每次放學都待在楊奶奶的小攤上等著我去接你,就坐在小攤旁邊的小桌子上,跟鐘時一起寫作業。”

徐子規回想自己的記憶,她似乎記得那位在小學門口賣早點的奶奶,隻是記憶裡她並不怎麼去那個攤子,對那個楊奶奶的印象就和學校周邊各種小攤子的老闆一樣尋常,後來她也像一個尋常路人一樣消失在了她的記憶中,至於鐘時,她的記憶裡完全冇有他。

“你小時候跟鐘時也吵架,氣哼哼地跑回來,結果第二天又去找人玩,最多也就隻生過三天氣,過兩天鐘時過來喊你去上學,你還是嘟著嘴跟在人家身後走了。”

小鳥從小氣性大,有時候跟爸媽都能氣到好幾天不說話,氣急了還會揹著個小包包說要離家出走,對鐘時倒是不太一樣。不過鐘時那個樣子,也確實很難讓人對他生氣,揹著小書包在樓底下眼巴巴等著的時候,像一塊不能吭聲的小石頭,他老婆看著都不忍心,連聲催促女兒趕緊下樓去,叮囑她小朋友之間不要吵架。

“你經常喊他時鐘,在家裡就時鐘長時鐘短,說他什麼都會做,特彆厲害,還叫他哥哥呢。”徐爸爸說這話,語氣像吃了溜溜梅一樣酸。

他可不是酸嗎,人家孩子從小最崇拜的就是爸爸媽媽,他家小鳥最崇拜她的時鐘小哥哥,那小子做個手工小蜻蜓,做個小鳥,用紙紮個花都能把小鳥哄的開開心心的……都是些小把戲!

徐子規猶豫地看著爸爸:“爸,你要不想說就不說這些了吧。”

徐爸爸:“怎麼呢,你不想聽了?”

徐子規吸了吸氣:“好酸。”

她爸的怨氣都快沖天了,關鍵是這些她都不記得了,她纔是最該難受的那個?而且……她原來是叫鐘時哥哥的嗎,她比他小?但見到鐘時,她一直是在心裡叫他弟弟,冇想到竟然是反過來的。

徐爸爸又哼哼幾聲:“我跟他有什麼好酸的,又不是他女兒,他一個小孩,會做的事還有我多嗎?”他們一邊說話,一邊試圖打開那些窯封閉的門。

徐子規拿起一塊磚看看,隨口說:“那爸你會剪紙嗎?剪個小鳥?”

徐爸爸:“……”

天色在這時候驟然黑下來,徐子規驀然抬頭,放下手裡的磚就拉住爸爸,將之前尋到的刀子棍子拿在手裡充當武器。

“爸,天要黑了,小心,我們先躲起來看看那些泥人有什麼變化。”

徐爸爸被她拉著躲進先前看好的一個廢棄小棚,這小棚子在兩排空曠的黑瓦屋子角落,拿下兩塊轉就能看見前麵空地上那些泥人。

“小鳥你蹲過來點,我蹲外麵,你半個身子都在外麵,彆被看見了。”徐爸爸說。

“噓。”徐子規回頭壓低聲音,“爸彆說話。”

就這麼片刻時間,兩人再往縫隙裡看前方,那邊已經變了個樣子,顏色還是灰撲撲陰沉沉的,但感覺上彷彿死去的世界重新活過來。

掛在屋簷下的氣風燈幽幽亮了,散發著慘白的光,在這種光照下,那滿院子黃土泥人活動起來。

它們動動胳膊和腿,行動如常人,各自走向各自的位置,一些中年人來到拉胚的地方,就著那些停擺的工具開始接著往下做,一些年輕人去摔泥、過濾泥土,還有人挑著擔子往外走,邊走邊和人打招呼。

老人小孩,婦女壯年,都說著話乾著活,自然得好像從來都如此生活。如果不是它們每一個人都是泥胚的黃色,這看上去真的就是個過去普通老窯廠的模樣。

冇見過這種場麵的徐爸爸在一邊嘶地吸了口氣,外麵忙得熱火朝天,兩人在這邊靜悄悄蹲著瞧了一會兒,徐爸爸先蹲不住了,對徐子規說:“外麵看上去好像冇什麼問題,我先去問問,看他們是個什麼態度,要是冇事你再出去,有事你就躲著。”

說著他就要起身,被徐子規一把按住:“爸,你先彆急,再等等。”

“等啥呢?”

徐子規往外看,見到一老一少兩個人朝後麵來了,徐子規這纔拿著武器準備起身:“走,這有兩個落單的,我們能對付。”

徐爸爸:“這就要開打?”

徐子規:“按照我的經驗,這樣的世界裡,‘人’一般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不用有太大壓力。”

她頓了頓補充道:“不過鐘時之前跟我閒聊的時候也說過,在這種世界裡,大部分經驗其實冇什麼用,所以我們先把它們製住看看。”

“行,你跟我後麵。”徐爸爸一馬當先直奔那兩個黃色泥胚人。

徐子規緊跟其後,兩人來到拐角處,聽到那一老一少在說話:

“他們應該快來了吧,這次不知道能有多少合格,要是能多一點就好了。”“是啊,要是合格的多,得到的釉也多,你也可以去窯裡試一試……哎喲!”

兩個泥胚人被突然衝出來的徐爸爸同時按倒在地,徐子規在後麵都冇派上用場,但她很快反應過來,上前捂住了兩人的嘴,免得它們大叫引來更多人。

那兩個全身上下黃黃的,連衣服都是土色的泥胚人驚訝地瞪著她們使勁瞧,那個年輕點的還在下意識掙紮,老一點的已經很有眼色的不動了,並且示意年輕人不要動。兩個人就那麼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地瞧著她們,真是再配合不過的肉票……土票了。

徐子規觀察它們,稍微放鬆了那個老人的嘴,說道:“不要緊張,我們不是壞人,隻是想向你們瞭解一點訊息而已。”

老人有些激動,配合地小聲說:“我知道你們是‘好人’!”

徐子規:“……”倒也不必開始瞎說吹捧。

“我真的冇想到,能在我們這裡看到‘好人’!”老人說著,忍不住咳嗽,還要壓低聲音咳嗽。

徐子規意識到他嘴裡的“好人”和她理解的“好人”似乎有些出入,奇怪問:“我們突然跳出來綁你還是好人?你說的好人是什麼意思?”

老人努力展現出友好地朝她們笑,語氣還有點討好:“我們這種是泥人,數量最多,住在窯裡,還有瓷人,比我們更高等,至於你們好人,我們又叫完人,是等級最高最珍稀的一種。”

徐子規訝異地挑眉,這個世界怎麼又換了個套路,都是怪物人還分等級,數量聽著不少的樣子,難度想必也不是一般的高。

她又問:“所以說,你們這個世界有和我們一樣的人?有多少?”

老人說道:“不多不多,我們都隻是聽說過,還是第一次見到呢,不過完人跟我們不一樣,一下子就看出來了!”

他說著,語氣小心翼翼:“其實,你們不用這樣,我們都很歡迎完人,你們都是我們最尊貴的客人,如果窯裡其他人知道有完人過來,肯定都會很高興,請務必留在這多住幾天,讓我們好好招待。”

徐子規心說我怎麼那麼不相信呢?回想過去幾個世界,她就冇碰上過一個“好心”的人,這個世界哪來的例外?

她心裡雖然不相信,但是這樣一直抓著人也不是個事,她決定先把這個世界的情況打聽完整再說。

還冇待她再問,前方傳來鼓聲和鈴聲以及車馬粼粼聲,先前平靜的氣氛陡然像拉緊的弦一樣繃起來。

笑容友好的老人一聽到這聲音,表情中頓時出現驚恐與畏懼,慌忙說道:“不好,瓷人們來了,這次來得好快!兩位客人,快,快隨我去躲起來,彆被瓷人發現了,否則會被他們抓走的!”

年輕人也露出驚慌的神色,連連點頭。

他們焦急的情緒很容易感染人,但徐子規不急,問他們:“瓷人為什麼要抓我們?”

這次她捂住老人的嘴冇讓他說話,讓那年輕人回答。年輕人聲音又快又急:“我們不知道,但肯定不是做什麼好事,瓷人最貪婪,一直壓迫我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