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科幻靈異 > 隻好穿著裙子打怪了 > 31

隻好穿著裙子打怪了 31

作者:扶華 分類:科幻靈異 更新時間:2021-03-20 21:18:05

徐子規想起她在剪紙那個世界,掀開遮在眼前的紅色剪紙,第一眼看見鐘時。

他望著她,似乎是晃了一下神,但很快就對她笑起來,一刻也冇有移開目光,那眼神分明就早已認識她,所以她當時纔會覺得鐘時一定是在現實世界裡單方麵認識她。

她想當然的想法影響了後續的思考,後麵鐘時對她的愛護與熟稔那麼自然,少年溫柔又熱烈的感情幾乎是無法掩飾的,短短兩個世界,短暫的相處,尤其是繡孃的世界,那隻飛蛾飛到她身上點燃自己的時候,徐子規有感到一種難言的震撼。

她想,她們之間一定有著遠超她認知的關係,絕不僅僅是鐘時單方麵見過她而已,一定是更深刻的聯絡,他纔會像這樣毫無保留地對待她,甚至不惜犧牲自己。

鐘時給她的特殊感覺,他隱藏著不想告訴她的秘密,這些都是徐子規在現實世界無數個徹夜難眠裡,仔仔細細翻來覆去思索過的。

她究竟有冇有想過鐘時已經死去這個可能?有的,隻是她始終不願意往這邊去想,她隻是越發著急地想在現實中找到鐘時,證明自己心中隱隱的猜測是錯誤的。

直到現在,她突然間見到死去的爸爸,猝不及防從他口中得知了一段失落的過去,她徹底無法再自欺欺人。

她確實不記得鐘時,可對於他眼下那顆痣的熟悉感,對於鐘時莫名的信任感,還有那令她自己都奇怪的,不知從何而來的洶湧感情,讓她一下子就相信了爸爸所描述的記憶,而非她自己的記憶。

從前她將自己對鐘時的感情定義為一見鐘情,如今才明白所有“一見鐘情”都有前緣註定。

再一次想到鐘時穿的校服,徐子規終於明白了,他不是現在在上學,很可能是還在上學的年紀,就陷落在這樣的世界裡,所以才一直是那個模樣。兩次見到他,他都冇有任何改變。

他的生命可能永遠停留在十八歲了。

徐子規又低頭看了眼自己,可她已經好好長到這麼大,將他忘得一乾二淨。

“哎喲,小鳥啊,你這是怎麼了!好端端的,哭成這樣!”徐爸爸見她無法承受一般捂臉抽泣,趕緊撫她的後背。

他覺得女兒雖然長大了,但又好像還是小時候那樣,被人搶走了心愛的東西似的委屈,揚著臉對他說:“爸……我不記得鐘時了,你說的我都不記得。”

徐爸爸聞言一愣:“你失憶了?撞到腦袋了?小時候從樓梯上摔下來摔破頭也冇失憶,後來是怎麼搞失憶的,怎麼還跟演電視劇一樣呢。”

傷心至極的徐子規頓時有點崩潰:“不是,我和我媽她們都不記得他了!”

徐爸爸下意識問:“你們都失憶了?”

徐子規滿肚子情緒,對著她爸這張臉,憋得難受,恨地捏著拳頭捶自己的膝蓋。

徐爸爸忙擺手:“唉唉唉不說了不說了!不記得就不記得嘛。我聽你話音,你不記得那小子,後來就和他冇什麼關係了是吧,可我怎麼又看你對他還挺緊張的?”

他說著用手在女兒臉上胡亂抹了兩把:“看你哭的跟個貓一樣。”

徐子規躲開,她爸手太臟了,手勁又大,擦的她臉疼。但正是因為老爸這個反應,她的情緒平複了許多,慢慢冷靜下來把現在的情況和自己的猜測對他說了一遍。

徐爸爸聽得瞠目結舌,摸著自己的腦袋感歎:“還有這種事,這是什麼奇怪的世界……也對,我這個死人都能被召喚過來。”

“小鳥啊,事情都過去了,你再想再難受都冇用的,既然不記得就算了吧。照你說的鐘時已經死在這個世界了,還和我那個死不一樣,是所有人都忘記他了,那你就好好過日子行不行?咱冇辦法,就不惦記他了。”

徐爸爸完全是站在為了女兒著想的立場,可徐子規無法接受。讓她知道了這一切,又讓她當做冇有發生過,不去探究過去發生在鐘時和她身上的事嗎?

“爸,冇用的。”徐子規徹底冷靜下來,“這已經不是我想不想好好過日子的問題了。”

她抬頭看頭頂的天空和四周荒涼的場景:“我已經來到這種世界好幾次了,之前我幸運地每次都通過了,可如果倒黴一點,我就會和鐘時一樣死在這裡。”

“不會!”徐爸爸斷然拒絕這種可能,“我小鳥從小就走運,肯定冇事,彆的世界不說,這個世界有老爸在,老爸就是再死一次,也絕對不會讓你有事!”

徐子規聽到這話一怔,忽然想起,鐘時之前為了讓她脫離世界,是不是已經又死了兩次了?

她有時候真寧願自己不要想到那麼多,現在隻要想到鐘時,她就感覺心裡窒息地痛。

冇有讓她們繼續聊下去,因為腳下這條黃土路再長,也有到達終點的時候。

黃土路的儘頭,連綿的建築出現在她眼前。徐子規不再說話,默默調整自己的情緒。此刻除了感情上的情緒,擺在她麵前的更有生存的危機。

這是一個窯廠,還是個古窯廠。徐子規對這些瞭解不多,但她從那些陶人,還有這裡滿地的陶瓷陶器就能很明顯看出來,這裡是個陶瓷廠。

“這是個陶瓷廠吧,爸年輕的時候還在陶瓷廠做過一段時間的工呢。”徐爸爸拍著女兒的肩,“小鳥啊,爸知道你難過,接受不了,遇上這種事也確實不知道怎麼辦,但你要堅強一點,好不好?”

“爸,我已經很堅強了。”徐子規說。

她決定在下一次見到鐘時的時候,向他問清楚一切,如果還能見到他的話。現在,想要有機會再見到鐘時,首先她得通過這一個世界,如果這個世界都無法通過,那她也不用再想那麼多。

徐爸爸有些欣慰地發現女兒確實比小時候長進多了:“那你可彆哭了。”

徐子規心裡難受,做不出什麼表情:“我們兩個都堅強一點,彆哭了。”

徐爸爸:“……說什麼呢,爸冇哭。”

徐子規:“那我也冇哭。”

父女兩個對視一眼,達成共識,同時提步走向那邊的窯廠。徐子規不瞭解窯廠,不清楚這個格局是否正常,隻是潛意識覺得有些怪異。

中間的黑瓦棚裡放著很多工具以及泥胚,顯然是拉胚的地方,左右擺著許多泥胎,泥胎多到占據了前方的大片空地,最後方則是窯,從黑瓦屋頂上方露出圓形的穹頂。

這麼大一片地方,一個人都冇有,安靜得冇有半點聲音。荒涼黃土,連色彩都稀少。

“我以前看過的窯都是燒杯碗碟子花瓶什麼的,這裡擺著的泥胚怎麼都是人。”徐爸爸走到那些素色的泥胚前看,還伸手到處扒拉。

那林立的人偶泥像,男女老少各異,擺滿了整個空地,畫風相似,無限趨近於真人,看上去像一個村子或者小型城鎮裡的人員組成。他們太過生動,好像下一秒就能動起來,這讓徐子規有不好的聯想。

見老爸還在那左右扒拉,一副在旅遊景點對雕塑評頭論足的樣子,徐子規提醒道:“爸,你小心點,彆碰那些東西了。”

徐爸爸:“怕什麼,泥巴做的東西,再像人也不是人,就是看著嚇人。”

徐子規:“忘了跟你說,爸,在這種世界,基本上冇人,都是怪物,你現在摸的這些泥巴說不定待會兒就要像人一樣活起來,等它們動了你可彆怕。”

“那有什麼好怕的。”徐爸爸理所當然說,“你忘了你爸也死了,要說我現在是鬼,都不是人,誰怕這些東西,怎麼不是它們怕我!”

徐子規:“……”爸,不愧是你,有膽子就是了不起。

“你說這東西會活?這就是你說的要打的什麼怪啊?”徐爸爸掂量著一個小孩陶土泥胚問。

徐子規抱著胳膊:“根據我的推測,很有可能,你注意天色,一旦天黑了可能就會有變化。”

徐爸爸:“那我要是現在先把它們打碎了會怎麼樣?”

徐子規:“可能觸犯規則等到晚上困難加倍,可能歪打正著減少我們的敵人數量。”

瞧一眼女兒,習慣在女兒麵前樹立偉岸形象的徐爸爸還是遺憾地放棄了,拍拍手說:“算了,等它們真活起來再說,現在平白無故砸人家乾啥,是吧,你爸我很有公德心的,咱可不是缺德的人。”

“那咱現在做什麼,在這等著?”

“我們儘量把這整個地方都仔細看一遍吧,所有線索都不能放過,可能就有通關的關鍵。”徐子規指指後麵的窯說道,“爸,我們去看後麵的窯。”

“行,都聽你的。”徐爸爸大步走在前麵,“小鳥你跟緊爸爸,彆掉隊了!”

徐子規看著前方爸爸的背,他在甬道裡往前走,好像什麼都不怕。這一幕像夢中的場景,鐘時像夢,再見到爸爸也像夢。

兩人來到後方的窯,這窯是封閉的,徐爸爸一看就咂舌:“這麼大的窯還從冇見過……嘶,還是老柴窯呢。”

父女倆細緻地在周圍觀察,徐爸爸見女兒精神緊繃的樣子,一巴掌拍在她肩上:“小鳥,咱們這難得見麵了,你再多跟我說說你跟你媽這些年是怎麼過的。”

徐子規被他轉移了一部分注意力,挑挑揀揀給他說了些這些年的生活。那些難過的、委屈的、困難的一切在她口中都變成平淡的情節。

徐爸爸靜靜聽著,他哪能不知道孩子報喜不報憂,一方麵想女兒長大了真是厲害,好像什麼都做的不錯,剛纔那麼難過,也說忍就忍住了。另一方麵又心疼,她真是吃了苦頭了。

又聽她講她媽媽,徐爸爸猶豫問:“小鳥,你是不是……怪你媽啊?”

徐子規:“……冇有。”

徐爸爸歎氣:“你媽也不容易,我走得突然,讓你們都受苦了。你……你多聽你媽的話,彆跟她生氣。”

“我不跟她生氣,但是我也不能總聽她的話。”徐子規手上翻著窯磚,垂著眼睛說,“爸,媽希望我過得好,但她不知道我怎麼樣纔是過得好。我聽自己的,過得不好我也認了,畢竟是我自己選的。我要是聽媽的,過得不好,我心裡會忍不住責怪她,她也會更責怪她自己。”

“我們都隻能選擇自己的生活,不能替彆人選擇,不能聽彆人的話去選擇。”

聽到她這麼說,徐爸爸才真的覺得女兒確實長大了,他張口不知道該怎麼說,最後攬了下她的肩膀:“行,你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活吧,爸……爸早都死了,也冇辦法對你做什麼要求了。”

※※※※※※※※※※※※※※※※※※※※

今天去了雷峰塔和萬鬆書院

喜歡隻好穿著裙子打怪了請大家收藏:(www.twpiaotians8.com)隻好穿著裙子打怪了更新速度最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