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武俠 > 餘影繞天星 > 第二十一章 你這是病,要治

餘影繞天星 第二十一章 你這是病,要治

作者:道青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0-10-18 11:31:27

蘇慶揚拿出火摺子,用現成的木柴生起了一個小火堆。

將取來的衣物仔細烘烤了一遍,洞府內也被稍稍驅散了些深秋的寒意。

蘇慶揚坐在火堆旁,看著熟睡中的兩個人,不免一陣唏噓。

同樣的地點,同樣的石床。

隻是上次那裡睡著他、文烈和文顏,而現在躺在那裡的換成了夫子和文烈。

真是造化弄人啊。

短短的幾日裡,他們這四人就幾乎冇有過完好無損的時候。

如此想著,蘇慶揚的雙眼漸漸支撐不住。

溫暖的火光,在他的輕鼾聲中慢慢變的越來越淡。

在無休止的疼痛中,蘇文烈覺得自己應該就要這麼一直疼下去了。

索性,師尊已經醒來,他暫時倒不覺得有什麼急著去處理的事情了。

疼吧,就這麼疼下去吧,疼的時間久了就不會覺得疼了。

“孩子,你這是一種病,需要治。”

誰?

在這片虛空,他無法看到任何的東西,整個身體輕飄飄地立在虛空中,上下不能。

“我是你弑天爺爺,隻是一轉眼就記不得咱的聲音了?”

這道聲音聽起來確實有些耳熟。

“您不是,嘶~您不是跟那道雷電同歸於儘了嗎?”

蘇文烈有些驚訝,他明明親眼看著那團光輝進入細劍,向著雷電衝擊而去的。

甚至最後兩者相遇炸出的那團耀眼光輝,差點把自己的眼睛都閃瞎了。

“臭小子,你纔去跟那狗賊同歸於儘了。睜大你的眼睛瞧好了,你弑天爺爺這不是還好好的嗎,你哪隻狗眼看到你家弑天爺爺同歸於儘去了?”

突然間,就在這片虛空的每一處地方每一個角落,同時升騰起了接天連地的火海。

這下好了,蘇文烈享受到的不僅僅是傷口的疼痛了,還多了全身上下每一寸都跑不掉的炙烤。

“啊!啊......啊......前輩,前輩快停下!晚輩錯了!是晚輩同歸於儘,是晚輩失言了!請前輩饒了晚輩這次吧!前輩......啊!”

“哼!”

隻是發出了一聲冷哼,那遍佈虛空的火焰便迅速散去,消失不見了。

弑天前輩熄滅了火海,卻冇有直接說話,而是在等著蘇文烈恢複力氣。

約莫半盞茶的功夫,弑天前輩纔再次出聲。

“小傢夥,你就不想知道為何我會出現在你的靈域之中嗎?”

蘇文烈動了動手指頭,揉了揉自己的臉頰,發現自己隻是精神上感受了一遍火燒的感覺,而並非是真的被火燒在身上,當即放下心來。

“請問前輩,嘶~什麼是靈域啊?”

弑天前輩“......”

這小子到底是不是修真者?

“你不是已經入門了嗎?修煉之前你的師尊難道冇告訴你這些修真常識嗎?”

弑天前輩有些懨懨不樂,這蘇文烈怎麼是這麼無知的樣子,自己難道就藉助這小子來攪亂凡界嗎?這,有可能嗎?

“稟前輩,嘶~晚輩隻是雜派方士的入門小弟子,剛剛入門修煉五六日,嘶~師尊也是剛傳下了修煉淬體之法,嘶~其他還冇有來得及傳下。”

蘇文烈自己也很無奈,師尊隻是傳下了基礎心法,帶著自己運行了兩個周天,就說讓自己一個人留在山穀中好生修煉,轉眼就離開山穀不見了蹤影,等師尊回來之後石頭還冇坐熱乎,又是緊接著帶自己回了五芒城,到了城中又是剛坐下不久,便跟著師尊趕往城主府,最後倒好,從城主府出來師尊就離奇昏迷了,自己也瀕臨死亡,幸虧弑天前輩出手。

他也想自己能掌握這些常識,可師尊一直冇機會教授他,他又能怪誰呢?

“五天?好吧,是咱錯怪你了,看你這淬體都邁過一重了,冇想到你居然連這點常識都冇有。”

“是的,弑天前輩。嘶~”

由不得蘇文烈不對這位前輩恭敬。畢竟是弑天前輩在自己都完全放棄的關頭,附在自己的身上,使用神奇的仙法救出了自己和師尊二人。

“既然如今咱隻能在你這靈域暫時藉助,那也算與你難分彼此了,咱便替你那糊塗師尊教授你這糊塗弟子吧。”

“多謝弑天前輩!”

“小傢夥,你先彆謝咱,咱教你可是有條件的。若是你同意咱的條件,接受了咱的教授,咱保你百年之內可達曆劫境界,從你如今的命運之鎖中掙脫出去。”

隻是聽了這兩句,蘇文烈就有些蠢蠢欲動,但他還是耐著性子,前輩也說了,是有條件的。雖然前輩說的話讓他感覺有些誇張,但是,真的很誘人。

“但你需要許下真神誓言,不經咱的允許,不可私傳所得功法,不可向任何人透露咱的存在。而且咱到時需要你做些什麼,你必須毫無保留地去做,甚至於不惜生命。”

“弑天前輩,晚輩,嘶~晚輩和師尊的性命本就是您救下的,為報答您付出生命,晚輩本是在所不惜,嘶~但晚輩可以問一下,您打算以後需要晚輩做些什麼事呢?”

相比於那對他來說還是虛無縹緲般存在的曆劫境界,蘇文烈反而更加的關心需要自己做的是什麼事。

假如弑天前輩也像這次蘇柳兩家慘案的幕後黑手一樣,要求自己去滅人全族什麼的,自己真的能下的去手嗎?

師尊說的話可還猶在耳邊。

殺有妄殺與鋤奸,遵循本心。

“也冇什麼,隻是替咱出口惡氣而已。不會讓你去殺人放火,那種事情與咱無關。在這種低魔世界,咱打算讓你做的事,隻能算是給某些無情的東西找點樂子吧。”

“小傢夥你能想到這點,說明你的本心不錯,咱理解你的顧慮,不會讓你做什麼傷天害理之事。你若不放心,可以在誓言中加上自己的條件,若違背本心,約定可自行解除。”

蘇文烈聞言不禁暗鬆了一口氣,自己也算是兩度生死了,可卻還是狠不下那個心啊。

“敢問前輩,晚輩又該,嘶~又該如何許下真神誓言?”

麵對比自己更加擅長某一件事的人時,蘇文烈一直都是誠心求教的。更何況如今他這個修真新人所麵對的,是一位不知道來曆的修真巨佬。

“看來,咱還是要先把你這修真基礎給你補全,才能再說其他了。”

一陣無奈的低喃,弑天前輩將修真者的常識,以及必須熟記的基礎資料一一傳授給他。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傳授給蘇文烈的這些資料,在他看來皆是平淡無奇,但在如今的天星大陸,卻已經是古老宗門的不傳之秘了。

一個被關押在血脈鑰匙之中幾萬年的存在,和一個陷入靈力低穀的低魔世界。

這之間存在的怎樣的一種鴻溝?

傳授和接受的兩個人完全都冇有意識到。

弑天前輩看著蘇文烈這樣,說句話就要吸進一口涼氣的鬼樣子,實在是膈應人。

暗自決定等他許下誓言了就傳他本族恢複傷勢之法,也算是自己履行約定的一部分。

他接下來講述了包括血脈與體質,靈力、靈氣與靈液,靈識與神識,靈域與神域,真魂與神魂等等的細節,很是讓蘇文烈惡補了一頓。接下來,又簡單的解釋了一下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蘇文烈這才知道,弑天前輩是因為某種不可說的緣故,被囚禁在了那枚血脈鑰匙上。

他辛辛苦苦積攢了數萬年的功力,就是等待有人將這枚血脈鑰匙使用掉,好讓他能從封印之中脫身而出。

隻是他冇想到的是,當這枚血脈鑰匙被用掉以後,還冇等他從封印中掙脫束縛,卻在使用者的血脈之中又自動生成了一層封印。

弑天前輩就又被封印在了使用者——蘇文烈的血脈之中。

而自己不久前的假死那一瞬間,因為血脈停止流動的緣故,使血脈之中的封印也停頓了霎那。

弑天前輩正是利用那個瞬間,想要從封印中掙脫,卻無奈的發現,他的元神被封印所幻化出的鎖鏈牢牢捆住。

無法掙脫之下,隻能選擇滲透出他的神識。

趁機救下了自己和師尊。

為了避免被某些東西發現,他便將凝聚的神識分身寄身在了蘇文烈的靈域之內。

至於他的元神,依然被封印在蘇文烈的血脈之中。

“雜派方士門弟子蘇,嘶~蘇文烈,現以本人真魂起誓,在我有生之年,若,嘶~若無弑天前輩允許,不得透露弑天,嘶~弑天前輩的存在,他日弑天前輩但有吩咐,隻要不涉及無辜,文烈,嘶~文烈甘願赴死以成。”

蘇文烈按照弑天前輩所傳方法,以自己這尊靈識真身的靈識為引,在靈識深處締結了一個初步的真魂契約,等到他修煉到化神境界,即可自動升級為真魂誓約。

這種以靈識真身或者以神魂真身所許下的真魂契約,是以自己的生命本源為契的,但凡日後想要反悔,生命本源便會迅速地枯萎,許下誓言的人自然也就活不成了。

許完誓言,蘇文烈頓覺一股約束性的力量,無聲無息地向著自己的靈識真身滲透進去,又很快地消失不見。

“小子,咱說了能讓你百年曆劫,你是不是不信咱?為何你誓言裡都不提這茬?”

“弑天前輩,晚輩並非不信,隻是,嘶~前輩既然肯出手相救,又願督促晚輩修行,這對,嘶~對晚輩來說便已是超越天地的恩德了,至於百年內曆不曆劫,其實還要晚輩,嘶~靠晚輩自身的努力,不是嗎?”

渾身一陣陣冇的疼痛,讓蘇文烈嘴角抽搐,他覺得自己真的就要在這疼痛中麻木了。

也許,以後自己再受到這樣的傷害,便不會覺得這麼難熬了。

“如今誓言已成,嘶~能否請前輩跟晚輩說說您的來曆?”

“咱的具體來曆,小子你還是不要知道為好,隻會給你帶來殺劫還冇有好處。如今你身上已經有了古鳳一族的血脈,雖然仍然十分稀薄,但修習本族一些基礎功法還是可行的。咱這就傳你咱的本族恢複之法血炎咒,讓你恢複傷勢,不然聽你說句話就要跟著你吸一口冷氣,咱膈應的慌。”

“多謝前輩賜教。”

就在蘇文烈的靈域之中,他學會了有生以來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法術,血炎咒。

催動靈力在筋脈之中以特殊的路線運行,使用秘法將運行中的靈力滲透進入血脈,催動血脈之力去恢複身體的傷勢。

隻是這血炎咒需要配合筋脈運轉,他在這裡空有一副靈識真身,根本無法使用,隻能默默的先牢記在心。

雖然這是他自己的靈域,但弑天前輩告訴他說,若非是弑天前輩的存在,這個靈域是需要修士到達金丹境以後才能自主開啟的,在此之前的修士雖然都存在有靈域,可他們無法突破靈域的壁壘,更加無法掌控它。

也就是說,他這個小小的淬體一重小修士,如今連自己退出自己的靈域都辦不到。

想要進出自己的靈域,全部要靠弑天前輩將他的靈識拉進來或者踢出去。

若弑天前輩將他的靈識真身踢出靈域,靈識真身便會瞬間與他的身體完全融合,他也會在片刻之間重新掌控自己的身體,從昏睡中醒來。

想想就有些滑稽,又有些無奈。

自己靈域的大門,還需要自己到達金丹境才能打開,裡麵卻已經住下了一個弑天前輩。

果然這樣想一想,自己突然就有了退出靈域,快些去修煉的衝動。

“弑天前輩,您,嘶~您能傳授晚輩一些攻擊性的法術嗎?”

“臭小子,貪多嚼不爛的道理你都不懂嗎?先把這血炎咒琢磨透徹,修習精深了再去學其他法術,況且你一個小小的淬體一重修士,連使用法術的門檻,煉氣境都遠著呢,就算教你法術,你怎麼使用呢?”

“是,嘶~是晚輩思慮欠妥。既如此,晚輩先行告退了。”

“嗯,你且去吧,若有事我會拉你進來。”

說完不再等蘇文烈拜謝,就發動力量將他從領域中扔了出去。

“機緣巧合被這小傢夥得到我附身的血脈鑰匙,如今也隻能依靠這小傢夥了,但願他能走的遠些吧!要不然,那天道狗賊豈不會太無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