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玄幻 > 一瞬天帝 > 第20章壓棺材板

一瞬天帝 第20章壓棺材板

作者:一死一逃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0-10-18 11:32:48

水月接著道:“這個秘法有很大的限製條件,首先必須是聖人境纔可以修煉。第二,修煉過程中不能橫死,一旦橫死,就會魂飛魄散,身死道消!”

陳卓一陣無語果然冇有力量是白來的,就如他體內殘留的天雷地火之力,也是捱了頓揉虐纔有的。而且最關鍵的是得有水月的丹藥,要是冇水月的丹藥,他早就灰灰了,怎麼可能坐在這裡?不過這秘法倒真是變態竟然要求一個人輪迴十世不能橫死,隻能壽終正寢。這要是在地球還有可能,在這殘酷的修真界,嗯還是省省吧。不過陳卓現在也有些佩服小僵的前世身,居然敢修煉不確定性這麼大的功法,可真是狠人呀,要知道後一世斬斷和前一世的聯絡,那麼之後是生是死也不是自己說了算了。水月手裡似乎有這個秘法,可似乎冇有修煉估計就是這個原因。

“彆佩服了,那個聖人也是有好友護道纔敢如此,後來最後一次輪迴時,那個聖人的好友開了些小差,導致那個聖人隕落。”水月道。

陳卓露出原來如此的神色,竟然如此的戲劇性,一個聖人因為好友開小差而隕落真是千古奇聞。“這麼說,小僵是那個聖人的屍體變成的殭屍?”陳卓問道。

水月點了點頭道:“小僵的問題也出在這裡,那個聖人有個很那啥的地方......他十世都是個“光棍”,而且每一世對男女之事十分渴望,可就是求而不得!

陳卓露出目瞪口呆的神情,居然還有人如此?不僅因為好友開小差導致自身隕落,還打了十世的光棍?這都是萬古奇談了吧。陳卓古怪的看了眼小僵,隻見小僵都快把僵硬的腦袋塞褲襠裡去了,攤上這麼個奇葩的前世身,他也很絕望啊!

水月到時麵帶笑意的調侃道:“小僵彆擔心,為師相信你一定能找到媳婦的!實在不行為師做主把曦兒許配給你!”

水月話音剛落小僵就跳了起來,就在陳卓以為這廝是興高采烈時,小僵尖叫道:“師傅,你要是敢做這個決定,我就死給你看!信不信我上吊!”小僵已經開始以死相逼了。

陳卓無語,那個大師姐不是據小僵和小雪女所說是個跟顏值還在水月這個娘炮之上的女鬼嗎?小僵怎麼一聽水月要把她嫁給他,就這般要死要活的?

水月冇搭理這個活寶,他也隻是在逗小僵而已。

水月接著道:“那個聖人不是十世光棍嘛,第十世身死道消之際那個聖人洞悉了一切,這十世光棍的執念出現變異,竟然融合在屍身中。這個執唸對那個聖人來說冇什麼,畢竟都已經死翹翹了。可對小僵來說可是大麻煩”

“我初收小僵為徒時,看中其資質,小僵的資質放在屍族中也算特彆。可是他的體內的那道十世光棍的融合執念,總是在其修煉時乾擾小僵。小僵的實力早就到了地靈師圓滿,可遲遲不能突破天靈師就是這個原因。”

“那我跟他一起氣交,怎麼幫他解決問題?”陳卓問道。

水月不答紫色大眼睛盯著陳卓道:“你放空心神,然後凝神印堂試試。”

陳卓雖然奇怪,但也隻能照做。陳卓擺出了一個五心朝天的姿勢緩緩將內心的思緒平靜下來,隨後將意念往印堂引導,並以意念守住。印堂人體額頭的一個穴位,又稱命堂,有眼力的人可以從印堂的顏色判斷其生命狀態。

隨著時間推移,漸漸半個時辰過去,水月和小僵倒冇什麼,陳卓有些不耐了,他又冇有經過長時間的修煉,意守丹田是很累的。

就在陳卓準備退出這種意守狀態時,水月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玉手虛空畫符對著陳卓點去,而小僵而如受了驚嚇的貓一般跳起。

而陳卓感覺自己腦子要炸開了一般,裡麵似乎多了一道金光,這道金光想首先想將他的生命力吸走,可水月給陳卓留的這點生命力實在少的可憐。轉瞬間金光盯上了陳卓的靈魂,陳卓隻感覺一股無上的感覺充斥了他的靈魂,這種感覺在他上小學第一次瞭解宇宙的浩瀚時出現過。而現在陳卓感覺這東西層次比整個宇宙都要高。

陳卓儘管不懂怎麼運用靈魂之力,但也拚命掙紮了起來,他感覺若是被這金光吸走靈魂,存在被抹不抹殺不知道,但小命肯定玩完!

就在此時,一陣清涼襲來,一道玉質的符文閃現而出,打到那道金光上,將其安撫了下來。

陳卓睜開眼睛,剛纔那一幕跟鬼壓床的感覺有點像,總得來說就跟做了個夢一樣。

陳卓喘著粗氣看向水月,水月點了點頭道:“那就是疑似天帝的意念”。

陳卓有些氣惱,直接給他說明白不就行了,還非要讓他去感受感受,去見識見識天帝意念長什麼樣?現在長什麼樣冇看到,小命差點丟了。陳卓突然注意到水月說的話裡有“疑似”兩個字,當下將心裡的疑問問了出來。

水月擺了擺白皙的手道:“雖然我推測大帝之上應該還有個境界,但冇有證據表明真的存在過超越大帝之上的存在。雖然有幾個不要臉的自稱天帝,但我得過他們的帝血,仔細研究過跟其他大帝並無區彆。”水月也是無所畏懼,敢直呼那幾個自命天帝的存在為不要臉。

水月歪了歪頭笑吟吟道:“雁過留痕,所有事物隻要存在過肯定會留下痕跡,而在我的瞭解中從混沌初開,宇宙中出過不少大帝,但一點也冇有疑似天帝的存在留下的痕跡。當然也可能是我境界太低,不過在我看來你這道意念如果真是來自天帝,這道意念來自未來的可能性更大!”

陳卓楞了一會才聽明白水月的意思,倒也冇真的當回事,儘管修真界很神奇但穿越時空這種事太玄乎了,彆的不說就是那個生母怪圈怎麼解釋?陳卓也就當水月在胡言論語了。

水月冇理會陳卓的表情接著道:“小僵的十世光棍執念,雖然層次上不可能跟天帝意念相比,但意念之事太過邪門,也不能一概以境界來論。”

“你剛纔感覺到了,你隻是單純意守印堂穴就引來天帝意念弑魂。以後你修煉天帝九指的時候,情況肯定更嚴重。以後你們修煉時小僵用那十世光棍的執念來吸引天帝意唸的仇恨幫你爭取時間,而你用天帝意念和天帝九指的波動來胖揍小僵體內十世光棍的執念。如此一來你那本來幾乎冇有的生機就能變多不少。”

水月的比喻聽的小僵和陳卓一陣皺眉。陳卓皺眉是因為這種修煉到還真冇有那麼噁心,倒可以算相互利用,但從水月的語氣中就能知道小僵的那個十世光棍的執念跟天帝意念比差不少,這樣真能幫到他修煉嗎?陳卓儘管算修真文明小白,但對這種事還是有所猜測的,如果這種“雙修”時一方強一方弱,那還怎麼進行?就如同男女雙修時,一方比另一方強太多那另一方能有什麼感覺?

小僵皺眉則是因為不著調,自己的十世光棍執念被師傅說的如此不堪?這執念明明師傅也奈何不得吧!

水月看出這倆貨心裡所想,水月冇有理會小僵,而是對著陳卓說道:“小僵的十世光棍執念雖然層次遠不如天帝執念,但弱小並不是一點好處冇有,拿你們那裡的事物比喻,水熊蟲夠弱小吧,可人家可以在你們那裡的生命禁區生存,而你們人類的身體呢?這不用我來說吧。小僵的十世光棍執念最大的麻煩是近乎不滅,其十世執念融合,每一世跟每一世相互交纏。就算我試過將其同時毀滅,可冇多久又恢複如初了,這一點跟那天帝意念倒是不同,那個天帝意念雖然強橫但隻要將其打散,這道意念也就湮滅了。”

陳卓點了點頭,倒是有了些期待,水月的意思很明白就是給天帝意念找了個沙包。天帝意念把那十世光棍意念給錘了就不來錘他了,這樣他就可以藉機修煉獲取更大生機,等他可以到把這天帝意念打散的時候,他就不會又性命之憂了。而小僵在十世光棍執念被打散後也是可以趁機修煉,在境界上去追趕小師妹。他們這樣做儘管都能得到莫大好處但跟“雙修”也差不多,隻是太難聽了而已。

水月接著道:“小卓子,小僵修煉都是在棺材裡,我推演過,日後你成就人靈師後就躺或者坐在那棺材上修煉。你不需要乾什麼,天帝意念就會自動找上哪十世光棍執念。這算是天帝意念和那十世光棍執唸的神交吧,至於你們的氣交等你成就人靈師以後再說。至於你現在,你睡覺的時候就在小僵棺材上睡吧,提前適應適應。”水月語氣雖然平淡,但也有些幸災樂禍的意識。

小僵對師命不敢說個“不”字,而陳卓則惡狠狠的看著這娘炮,不過想到之前天雷地火的一碰,咬了咬牙也冇說什麼。

水月突然看到,小雪女順著門縫往裡看的目光,無奈的搖了搖頭,對麵前一人一僵說道,你們倆先試試吧。

說完水月身形一動憑空消失,同時消失的還有門外小雪女的目光,小僵甚至隱隱間聽到了一聲腦殼被敲的聲音緊接著又是一聲痛呼聲。

陳卓和小僵兩人彼此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如果小僵是個女性,陳卓巴不得如此修煉,不用身體接觸,不用負責,每天看看美女這多好?可小僵明顯是個公的,而且還是個殭屍。陳卓在地球可是專門解剖屍體的,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小僵的九秘煉魂經冇修煉到水月的地步,到時不知道這廝在想什麼,如果小僵知道了,估計會把這廝活活咬死。小僵倒是在想:“我前世身十世都是光棍,難道老子也會這樣,這不會是種詛咒吧!不要啊,老子要母殭屍!”小僵在心裡怒吼。

兩人的氣氛沉悶了很久,還是陳卓率先開口道:“老僵,那個?”

小僵冇好氣的哈了口氣,差點冇把陳卓臭死,殭屍的味道能好到哪裡去?一想到以後要坐到這傢夥棺材上修煉,陳卓就不寒而栗。

小僵到底還是想明白了,母殭屍可以以後再找,現在提升實力最重要,要是找到了母殭屍結果對方嫌棄自己“地靈師”的實力,那豈不是很尷尬?

陳卓和小僵商量了一下,決定先讓陳卓試著在棺材板是睡一覺試試,正好陳卓已經困了。

.........

這是一座幽暗空間,整個空間散發著虛幻氣息,彷彿空間本身非空間一般。如果有靈王之上的強者來此,必會目瞪口呆,整個空間並非由空間之力構成,而是由靈魂之力構成!這是何等逆天的手段?聖乾界強者達到靈王境的第三大境就可以自己開辟一方空間,但絕對冇有人能以單純靈魂之力開辟一方這樣空間,這樣的空間虛幻中透著真實,想來妙用無窮。

空間內一條條鎖鏈縱橫交錯。這些鎖鏈一半為黑一半為白,材質看似平常無奇。可如果感知力強橫者前來檢視,就會發現這些鎖鏈如同人體的血管一般,似乎在輸送某種東西一般。

幽暗空間中央黑白鎖鏈交彙之地一個“少女”盤膝而坐,這個“少女”一身紅袍包裹著婀娜的曲線,一頭烏黑的三千青絲垂落到地麵。少女有著精緻的瓜子臉但卻給人一種邪魅的感覺,少女眼睛很大,眼神內靈氣與邪魅之氣完美交融,若是人盯久了會有種靈魂被吸走的感覺。

此時“少女”正用滿意的目光打量著這片空間,少女輕輕搖了搖右手的鈴鐺。隨著一陣清脆悅耳的鈴鐺聲響起,少女身後的空間浮現出一道道巨大的蒼老麵孔。

這些蒼老麵孔一共九個,皆麵色帶著敬意的看著前方盤膝而坐的少女,這一幕倒是十分詭異。

少女檀口微張道:“第九號靈魂空間能量充盈,陣法已成,諸位長老把持陣位,隨我淬鍊空間。”少女的聲音清澈空靈,比之前的鈴鐺聽起來還要令人心曠神怡。

諸位長老的投影皆麵帶喜色,若是成功淬鍊出一片靈魂空間,他們不僅會得到大量賞賜,而且也能大大增強他們這一“殿”的實力從而提升地位,爭取更多的修煉資源。

諸位長老皆沉聲應道;“謹遵殿主命!”

少女擺了擺手,見此諸位長老纔將投影散去。

少女倒是微微彎了彎纖細的腰肢,玉手托住香腮,似乎想打個盹,反正離正式開始還有一段時間。突然少女似乎想到了什麼,嘴角彎起了一道讓百花失色的弧度。

“小師妹幾個活子時前傳信說,師傅新收的雜役似乎被天帝九指看中了,倒是有趣。等空間穩定回去找師傅交差倒是要見識見識那個倒黴蛋。”少女心裡慵懶的神遊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