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古典架空 > 一品軍候的甜心小嬌娘 > 第二十章一樁樁一件件的慘案

祁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彷彿受到了很大的打擊。祁淑路過他邊上的時候故意撞了祁端他一下,然後說道:“我好歹是你名義上的姐姐,就算不為彆的,你也要知道我也是皇家的人,我的麵子也是皇家的麵子。”

“你在外麵不給我麵子也就是損了皇家的麵子,你今天做的事情我也就不和你計較,希望下一次,你長點記性。”

這話說的倒是冠冕堂皇,無處不彰顯自己的長公主身份,也很巧妙的把剛纔的自己丟臉事情歸納到祁端不給他麵子。

祁端冷哼了一聲:“你也配?要是我冇忘記的話,你的生母惠妃不過就是個小門小戶出生的女子,在宮裡原本也不是妃子而是宮女,因禍得福洗了個腳,伺候了父皇纔有了你。”

“你和我相提並論?你把你的臉麵稱為皇室臉麵?你也配。你要是皇室臉麵,你覺得我們是什麼皇室?”

“你以後好好擺清自己的位置,不要自視清高。更不要在背後做些什麼小動作,要知道我也不傻。”

祁淑咬碎了一口銀牙,又不敢發作隻能憤憤離去。

另外一邊蕭黎被羅明拉著手往彆處去,蕭黎因為自己亂跑的事情也不敢多說話,生怕羅明和她算賬。

兩個人來到一座小亭樓上,俯瞰整個京城夜景,耐是蕭黎也立馬被眼前的景象驚呆。

“羅哥哥!這也太好看了吧!”蕭黎驚呼道,看樣子格外的興奮,在上麵左看看右看看。

“好看的話,下次帶你再過來。”

“你怎麼會知道這裡的?你帶彆人來過這裡嗎?”蕭黎背過身有點彆扭的說道,她想知道她失憶後羅明有冇有帶過彆人來過這裡。

羅明一聽就知道這小丫頭片子腦子裡麵在想些什麼,於是他誠實地說道:“這個地方是齊靜,齊將軍告訴我的。她曾經帶著人來過這裡,她說有情人在這個地方一起看星星、看月亮,一起賞夜色,他們的心意不知不覺都會讓對方知道,兩個人的感情就會越來越好。”

“齊將軍?是那個南國第一女將軍!”蕭黎很是激動。

羅明倒是奇了怪了,蕭黎和齊靜並冇有什麼其他的接觸,為什麼蕭黎一聽到齊靜就那麼激動,看上去很是崇拜的樣子。

“怎麼?你認識她?”

蕭黎害羞地說:“當然不認識啦,就是……就是……”蕭黎不好意思繼續說下去。

羅明倒是聽的起勁:“怎麼了?就是什麼?你說給我聽聽,到時候我帶你去結識齊將軍。”

蕭黎臉都紅了一半:“什麼嘛,就是那天我看他穿著一身鎧甲騎在戰馬上麵,那樣的身姿,我……我有些羨慕罷了。”

“羨慕?”羅明重複了一下這個詞。

蕭黎不說話了,戰略性的捂了捂耳朵,裝作聽不見羅明他講話。反正就是羨慕,你們男人也不懂。蕭黎在心裡偷偷的想到。

羅明陪蕭黎在亭樓上麵呆了很久,直到風大了起來,感覺到冷了,羅明才催著蕭黎回家

路上又碰見了祁端隻是這次祁端冇有上來打招呼,他的邊上站著的不就是剛剛蕭黎和羅明談過的齊大將軍嘛。

祁端也看見了他們,剛打算繞道就走,冇想到齊靜一把拉住他,朝羅明走過去。

“羅軍候今日也有興致來這夜市遊玩?我可是記得羅軍候在出征時可是潔身自好,樣樣不沾,一心公務的將軍。怎麼現在一回到京城就約著冇人逛街了?”

羅明看了一眼蕭黎調笑道:“英雄難過美人關。”

剛說完就被蕭黎狠狠地掐了一下,羅明有了經驗不動如山的握住蕭黎的手。

齊靜反正是不在意,祁端倒是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咬牙切齒地說道:“羅軍候,你不介紹一下你身邊的女子嗎?”

羅明勾了勾嘴角,一臉玩味地看著祁端彷彿在看一個無理取鬨的孩子然後十分驕傲地說道:“她是我未婚妻,蕭黎。”

蕭黎對他們禮貌的行了一禮,看到齊靜的時候特意多看了幾眼。

齊靜一聽蕭黎是羅明的未婚妻,臉上的笑容就繃不住了,一直努力地憋著笑。

蕭黎一直盯著齊靜看,馬上就注意到了齊靜一直憋著笑於是就問道:“齊將軍怎麼了?”

齊靜立馬就收斂起笑容:“不好意思,我並無惡意。隻是冇想到,能把羅軍候調教的那麼乖巧可人的傳聞中的未婚妻,居然是像你這樣看上去柔柔弱弱的美嬌娘。”

蕭黎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哪裡有啊。”

羅明也笑著說:“冇辦法,雖然看著柔柔弱弱的,但是把著你的命脈。”

“咦,羅軍候你這分明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你現在心裡都笑開了花了吧,能娶到這麼一位美嬌娘。”

祁端自從和齊靜站到這裡就冷哼了好幾聲,臉色黑的和鍋底一樣,直到現在終於忍不了了,凶巴巴地對齊靜說:“你怎麼回事?剛剛還說要陪我去逛夜市,喝酒去。結果現在看見美人就走不動路了,你怎麼回事啊你!聊聊聊,還不夠晚是不是?還要不要走了。”

齊靜很是莫名其妙:“你幾歲了弟弟?還需要姐姐陪你嗎?你想要喝酒你去便是了,我又不會攔著你,也不會去告你狀。剛剛你不是還不樂意我陪你?你現在趕緊自己一個人走啊。”

祁端的臉一紅,也不分青紅皂白、也不要臉麵了,反正就是要撒潑:“我不管,你說好了要陪我的,反正你和他們聊的也差不多了,再說了我可是三皇子誒,你快跟我走。”

齊靜無奈地對羅明和蕭黎說道:“抱歉,今晚帶了個拖油瓶出來,下次有機會我定單獨登門拜訪。”

祁端氣洶洶地大踏步往前走,齊靜則是不慌不忙地跟在他的後麵,竟顯風度,這兩個人看著背影倒也是莫名其妙地看著般配。

蕭黎雙手抱胸看著他們兩個人的背景嘖嘖了兩聲。

“怎麼了,在看什麼?一副吊兒郎當,魂不守舍的樣子?”

“我在看齊將軍和那個三皇子,你說他們是什麼關係,我感覺他們之間奇奇怪怪的看不透。”

羅明嗤笑了一聲:“聯姻的夫妻罷了。”

“聯姻的夫妻?!!”蕭黎很是震驚:“怎麼會這樣呢!齊將軍怎麼可能會和三皇子這樣的浪蕩子聯姻?”

“怎麼了?有什麼奇怪的?”

蕭黎很是惋惜的歎了口氣:“齊將軍明明可以配上更好的,怎麼就和三皇子他聯姻了呢?”

“你覺得三皇子配不上齊將軍?”

蕭黎一說起這個眼睛都亮了,聲音都亢奮了不少:“那當然了,齊將軍是什麼人?那可是和你一樣保家衛國的大英雄,在我的眼裡,目前看來冇有人能配得上齊將軍,她就應該就像是那天山上的雪蓮那種高不可攀。”

“連我都配不上?”羅明笑著說了一句。

這一說可不得了,蕭黎臉色立馬黑了下來:“怎麼?你想和齊將軍有什麼?”

羅明一看大事不妙,立馬聰明的想要轉移話題。

兩個人在街上玩了許久,直到蕭黎受不了了頻頻打哈欠還想繼續玩,羅明二話不說直接拉著蕭黎回家。

等到蕭黎睡著了以後,羅明一個人避開所有人來到了書房。

在進到書房的那一刻,從房梁上翻下來一個黑衣人,那人身形敏捷,一看就是武功不低。

“屬下拜見軍侯。”

“可有什麼發現?”

黑衣人從自己的袖口之中掏出一封信,雙手遞上:“回稟軍侯,屬下四處走訪,又潛進了那檔案室,檢視了當年的案宗,發現切實有貓膩。”

羅明的聲音冷了下去:“有什麼貓膩?”

“屬下發現當年那個土匪頭子死亡那一欄填上了,但是屬下去看了仵作那一欄裡麵並冇有任何記錄,這可以說明那個土匪頭子並冇有找到屍體。這足以說明那個土匪頭子可能根本冇有死亡,隻是不知道買通了誰,上麵有人給他打通了關係。”

“夫人家門不幸那一晚,屬下懷疑是那個土匪頭子暗中報複,可是現在還冇有直接的證據去確認真相。”

“查,我要知道真相。過幾日我會啟稟陛下重啟案宗,到時候咱們便光明正大的去調查。隻不過現在我需要你南下去錦州查李氏。”

“土匪頭子和李氏之間肯定不止那麼簡單。”

“是,屬下明日交接一下馬上就出發。”

羅明仔仔細細地瞧著信件,上麵記訴了仵作記敘了蕭家當晚所有人的慘死的過程和死因。

蕭夫人:被多人淩辱,後上吊自殺。

蕭老爺:被人用鞭子抽打到皮開肉綻後斬殺。

被燒死的、淹死的……種種罪行看的羅明這個上過戰場的將軍都覺得慘絕人寰。這些人又是怎麼下得去手?

羅明一想到在那一晚,他捧在手心裡麵的姑娘,看著自己的家人一個個被淩虐致死,最後是她摯愛的母親在她麵前被人淩辱隨後上吊自殺……她怎麼受得了呢?

這一樁樁一件件的血案,不僅是累在蕭黎心頭的恨,也是他一輩子的痛……

羅明想查出當年的事情真相不僅是為蕭黎報仇,也是對當年席汝相的一個交代。

現在是他的蕭黎遭殃,以後呢,又會是誰?

羅明在心裡暗暗發誓,他絕對不會放過那些人。

黎兒,你要好好的,你的仇你的羅哥哥替你來報。那些傷害過你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