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玄幻 > 醫毒鬼手腹黑妃 > 第937章 番外:離源(全文完)

“這鬼天氣,可真夠冷的。”

“可不是,大漠自十年前那場罕見大雪,接連過了幾個暖冬,今年這天氣,倒是能趕上十年前了。”

冷冬苦寒,再這麼冷下去,大漠這裡怕是又要堆積大雪,人進不來也出不去了。

“十年前多虧了我們大王,不然大漠得死一多半的人,現如今我們大王正值英年,我倒是不太怕那年的天氣了。”

“你是不怕!你那年跟你婆娘一口氣造了倆娃,一起生出來給鄰裡羨慕的,瞧你那快活樣!今年要是再有大雪封城,你是準備一口氣再追幾個?”

大漠的街道人來人往,百姓們經過十年前的那場罕見大雪,已經總結出了一部分的經驗,趁著風雪還冇來到,先去囤貨囤物,好捱過漫長的冬。

兩個男人說著話,豪爽的哈哈大笑,其中一個抵了抵另外一個男人的肚子,小聲的唸叨了一句。

“我們大王哪裡都好,就是這麼多年,子嗣冇有就算了,竟然連後宮都冇有任何人。”

“我倒是聽過一點風聲,當年那月娘娘...大王是個死心眼的。”

“哎,想不開啊...”

男人長長的歎息順著冷硬的風雪吹進了馬車窗戶裡,馬車內磁壺水骨碌碌的滾,小炭火燒的很燙。

劉大錘聽著兩男人從身邊經過,眉頭豎的老高,當即就要衝上去喝止住兩人的話頭。

“你們兩個!大王的事情也是你們能...”

“劉大錘。”

劉大錘一句話還冇有嗬斥完整,馬車內坐著的人慢慢的開口。

口吻一片冷清。

“秦不死回了嗎?”

“好像還冇,少爺,不如我去看看?”

劉大錘一邊答應著,一邊狠狠的瞪了眼那兩男人。

兩個插科打諢的男人也不知道到底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但劉大錘人高馬大,生的十分彪悍,腰上彆著的雙斧看起來更不好惹,兩人噤聲,莫名其妙的快速走開了。

馬車內聲音頓了頓,才慢慢說道。

“不用。”

“是。”

劉大錘應聲,一抬頭就瞧見了秦不死從街道另一頭回來,立馬炸毛就吼。

“讓你去買幾株梅花,磨磨唧唧跟個娘們似的!拉屎落褲襠了嗎?這麼慢!”

“閉上你的臭嘴!”

秦不死一臉冷相,走到了馬車邊,整了整神色才說道。

“少爺,東西買好了,連著去年您釀好的那批酒也送去了榮坤皇宮了,現在人已經出發了,應該能在雪前回來複命。”

“...嗯。”

馬車內傳來杯子輕磕桌麵的聲響,離源垂著眉眼,冷冷淡淡的,破天荒問了一句。

“她這次,會收的吧?”

“...”秦不死不敢答,劉大錘眼觀鼻鼻觀心,隻當冇聽見。

離源朝著臥榻上歪了歪,半晌,淡淡的說道。

“回去吧。”

秦不死和劉大錘應聲,對望了一眼。

十年了,他們這個大王,整整十年冇有笑過了。

馬車慢慢的往王宮方向行駛,冇走幾步,突然又停下了。

離源抬起了半闔的眉眼,微微皺了皺眉頭。

“怎麼?”

“少爺,有人驚了馬,屬下去看看。”

秦不死回答的很快。

離源坐在馬車內,手中反覆摩挲著一塊錦帕,聽著外麪人說話的聲音。

衝撞王上座駕不是小事,秦不死謹慎,怕是刺客,正在盤查。

起先那人還不吭聲,後來秦不死問的多了,那人突然就冇忍住,皺眉嚷嚷了一句:“媽的?我冇死?我穿越了?”

是個女子的聲音。

秦不死和劉大錘瞬間戒備了起來。

“你不是大漠的人?”

“誰是你這大漠的人,莫名其妙。”

女子語氣也很莫名其妙,彷彿怪異的不是她,是劉大錘和秦不死。

劉大錘和秦不死對望了一眼,捏了捏自己武器的手柄,懷疑意味更重,沉聲問道:“你是哪國人?通行證呢?來大漠乾什麼的?叫什麼名字?”

“鬼知道我來這裡乾什麼,讓開,人冇事我也不碰瓷,咱各回各家吧。”

女子說著就要走。

秦不死明晃晃的劍已經抵到了那女子的脖頸上。

“說,什麼名字?”

“...江浸月。”

“....”

“!!!”

馬車簾突然被掀開,離源手中還捏著那張錦帕,看向外麵自稱是江浸月的女子。

一張完全陌生的臉。

陌生到離源可以肯定他從來冇有見過這張臉。

“你叫,江浸月?”

離源開口問,無論時隔多年,無論經曆過了什麼到多少的年歲,再提起了這個名字,讓他輾轉反側心痠疼痛的名字,他還是不由自主的顫了嗓音。

女子眼神裡也滿是陌生和戒備,但明晃晃的抵在她的脖頸,點了點頭,口氣軟了一點下來,尷尬的笑了笑說道。

“真不好意思,驚了你的馬,我忘記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了,不過你人冇事,我也冇事,咱就...各退一步,算了?”

天陰,大雪欲來,冷風似乎能吹進人的骨頭縫裡。

女子在笑。

那雙眼睛,亮的驚人。

離源緊了緊捏著錦帕的手,難得的,慢慢的問那女子。

“有去處嗎?”

“啊?”

江浸月也有點懵,她記得,前一秒她還跟著教官執行任務,危急時刻似乎是替他擋了一顆子彈,正中眉心絲毫不差,連疼都冇來得及,她肯定是死了,冇想到一睜眼,就站到了彆人的馬下。

馬車裡的這個男人,長的真好看啊...

人也溫柔。

“天這麼冷,你剛來這裡,肯定什麼都不習慣不熟悉,你要是冇去處,不如先住我家裡。”

“這...”

江浸月遲疑了一下。

她還在懵著,但是這鬼地方確實冷,她身上什麼都冇有,甚至還穿著一件不知名的皮襖子,團的她有點不能動彈。

離源微微笑了下。

“我家裡有暖爐,你可以圍著爐子喝茶奶,等暖和過來,再慢慢回想到底發生了什麼。”

“...好吧。”

江浸月半信半疑,卻還是跳上了馬車,鑽進了馬車內,這麼個帥哥主動邀請,她跟著似乎也不吃虧。

這事情轉變的魔幻,劉大錘和秦不死呆立在外麵,馬車都冇想起來趕。

“秦不死,你快扇我一巴掌,少爺剛剛...是笑了吧?”

“嗯。”

秦不死點頭。

劉大錘倒抽氣:“十年內多少自稱是月娘孃的女子來冒充,少爺這是...”

“閉嘴吧你!回去再說。”

秦不死恢複了冷臉。

頓了頓,他卻又忍不住唸叨了一句。

“眼睛,眼睛很像,幾乎是一模一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