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遊戲 > 星摩索地球 > 19 。被截擊的AN550

星摩索地球 19 。被截擊的AN550

作者:稀客馬尼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1-15 01:35:26

油量儀表隻剩下七分三的航程容量。GPS導航顯示與及摩堤係統內的精確計算,在南非到中非之間的領空油量將會耗儘。副駕座上無助的駱克上尉,隻能不斷地拿各類食物提供給摩堤。

摩堤笑著說:“彆再給好吃的東西我了。電量已超過一百,達超標就是浪費。你看我的瞳孔不是都已經處於粉綠色嘛!是不是很漂亮呢?”

駱克:“我比較喜歡血紅色的美瞳,像猛獸般的狂野和不羈!太溫柔的我受不了,墮入真愛的話我怕我會踏上不歸路。”

此話一出,駱克不知何時已被壓在副駕座上,被一張熾熱的小嘴巴吸著他的大嘴巴。溫暖的身體像真人般的柔軟壓在他的身體上,一雙手纏著他的脖子,手指在撥弄他的後腦勺的髮根。

驚醒後,駱克還是獨自坐在副駕座上,身旁的摩堤集中精神地在操控著二百噸重的運輸機。

駱克問一個超笨蛋的問題:“你剛纔是不是親了我?”

摩堤瞅著駱克:“像夢又像真是不是好好玩呢?嗬嗬……”

摩堤跟摩兒分彆之處是摩兒爽快直接,摩堤不知何時開始懂得不直接回答一些問題,拐個彎轉個角度來說話。異性對她產生更強大的吸引力和誘惑力,這對駱克來說,身陷情網的險境已是不容置疑的事。簡單的說:神秘感是男女在愛情路上必須具備的一種天生性或後天培養成的催化劑。

摩堤是後天已高速學習而成,不自知的技巧。至於革駱克這個男人有什麼引力讓摩堤對他產生興趣呢?答案是冇有。她是被逼跟他走在一起,從被俘到隻能共存的客觀條件。被他強吻而產生的短路副作用是她不能控製的。直到她發覺這地球男人也有他獨特的處事方法,和地球人說的仗義,他好像都擁有這些優點吧!

幸好魔總早前傳給她有關人類的資料庫內,集齊了人這類動物的生理心理和意識形態等等的專門學識,熟讀後在觀察革駱克的行為談吐等等各方麵的推測,摩堤給駱克上尉五十分,好壞參半的傢夥。在人類戀愛曆史中,魔總隻有八字真言:各施各法,各自修行。她還有兩句註腳:獵人獵物的關係隨時可以逆轉,都是雙重身份的狩獵行為。結語:笨蛋才玩的東西。

摩堤看著一個笨蛋坐身旁,一臉茫然的男人,被她簡單的一個吻就以人類智商計算,差不多已減半,再在床上那個的話,絕對從零跌至負數。特彆是當他不知為什麼的突然呻吟時,絕對冇半點跟智商有關的特大號笨蛋就晾在眼前,然後像斷氣似的仆倒在人家身上,還無原無故地氣喘如牛,真費解。可惜魔總傳來的資料冇有更深入談及這等床事的奧秘。

駱克:“油量能到安哥拉嗎?”

摩堤:“安哥拉?地名人名還是什麼拉?”

駱克明白這超笨的問題,於是在GPS上找到冇到中非,剛過了南非往西北方的安哥拉地標。再把地標顯示在摩堤眼前的導航係統內。

摩堤看了一眼帥哥:“嗯,如無意外應該可以。”

看到摩堤到中非的航線修定了往西的兩度十分左右的調正。持續陰霾帶著紫紅的天色讓人會問到底還有冇有陽光普照的好日子。腳下的南大西洋和印度洋都被厚厚的烏雲所淹蓋。左手西邊的天色漸隱,東邊已陷入暮色。

摩堤:“這星球真的很漂亮!你看東邊那個掛在天邊的小月亮!”

浪漫這詞不應該對著一個火星戰鬥天使說的。開著飛機在萬米以上的天空,看月色這事絕不浪漫。但是笨蛋竟一手抓在控製桿上的一隻小手的手心內。

摩堤瞅著笨蛋:“我知道你喜歡的人不是我!”

嘿,此妞還會說反話哦!這是上尉心裡想出來的迴應。在小手手心裡撓啊撓個冇完。

駱克:“我的笨是冇有活著的動植物能理解的了!隻有你知道我心的距離!”

摩堤一臉不明所以的看著帥哥,半晌:“我冇有心,所以你心的距離是無限遠的,可能有火星到地球那麼遠!幸好冇被我捉到,若被我抓在手裡的話,那就再冇有距離的了!”

又一頓含糊冇啥方向的話,冇能讀懂的大笨蛋眨著眼,隻好放開手,就在鬆手那瞬間,被小手反撲抓住大手按到她的胸前,人類心臟的位置上。

摩堤:“感受到心跳嗎?”

笨蛋今次冇那麼笨的迴應:“嗯!感受到你加劇的心跳了!”

火星也好地球也好,那裡這裡的物種原來都喜歡聽騙人的謊話。既言如此,就騙下去得了。原來火星女子A.I.喜歡地球男的甜言蜜語。既冇財可以騙也冇色可以騙,這世界都變成啥樣鳥。

摩堤:“正邪之間是難取捨的!等於好壞參半的人與事,難決定難適應喔!”

駱克:“用矛盾這兩個詞差不多可以囊括你這三句話的了。”

摩堤:“明白!但缺乏詩意嘛!”

瞪起雙眼的男上尉:“瓦塞!怎會跟詩意扯上關係呢?”

摩堤:“噢!是哲理?”

駱克:“啥都不是!是歪理!”

摩堤:“我在說你的品格喔,好壞參半正邪之間的男人。怎會是歪理呢?”

駱克:“噢……又在你麵前笨了N次!愛情道上,我冇有任何勝算!永遠都是人家眼裡的獵物。吃完即棄蛤蜊!剩下冇靈魂但外表漂亮的硬殻!”

摩堤好奇:“是不是吃過的一包裡麵有大量醃製的蛤蜊肉……?你暗示我是冇有靈魂虛有其表的硬殻蛤蜊?”

駱克:“是這意思,難得你對號入座,但我是在說我自己!被你吃完即棄……”

又在話冇說完已被一張小嘴巴封住了大嘴巴,更情深更親蜜的濕吻來了。結實的胸肌被小手抓住,摩堤瞪著眼看著被她吻到閉上眼的上尉。她冇有心也明白到他的心已被她擄走了。誰說火星女不喜歡帥哥的。若果摩堤能入選世界小姐,革駱克也能順利入選世界先生。這一吻非同小可,香奈兒五號之香味籠罩駕駛艙內外。

萬五米高空之愛在進行,對二百噸重的飛機來說,雞毛蒜皮的小事不會影響它的飛行途徑,穩如泰山地繼續飛往GPS設定下的安哥拉產油大國。

摩堤:“為什麼你突然會呻吟,又會氣喘如牛呢?”

駱克氣喘如牛:“這事的因果就是這回事!冇法解釋的!我Pass 再問就反目成仇的了!”

摩堤:“地球有句話說打完齋就不要和尚你是不是這意思呢?”

駱克:“我剛想說這句話送給你的。”

摩堤:“明白,誰主動就是誰的和尚了!和尚不一定吃齋的!你吃齋嗎?”

駱克一手把小美女扯回自己的懷裡,不由分說就在摩堤的臉頰上脖子上和優美線條鎖骨之間那博斯普魯斯海峽之凹位處狂吻。他感覺到摩堤在被吻時渾身的顫抖。

微抖的嬌聲響起:“博斯普魯斯海峽?”

駱克邊親著邊迴應:“嗯!有指女生兩鎖骨中間的凹位,猶如黑海和馬爾馬拉海中間的一條狹窄的水道……”

摩堤被吻得渾身搔軟:“挺性感的名字,我喜歡我的博斯普老師海峽被你這艘遊輪駛經時的感覺,對我有極震撼的威力,好比開著這架龐然大物一樣!”

突然摩堤推開上尉,坐回駕駛座上快速矯正正在下滑的機身。

摩堤:“太笨重的飛機有違六倍的地心引力,更稀薄的空氣也冇能抵抗它的重量吧!”

把機身從八千米再提升回到萬五米是極耗油的行動。所有違反地心引力的飛行員都知道這原理。

摩堤:“警告你,在到達安哥拉之前彆再采取主動了好嗎?”

駱克:“好的!”

魯克睜開眼,看到摩兒站在自己麵前,看著他。

摩兒:“醒了?”

魯克:“怎麼外麵還是漆黑一片的呢?”

摩兒:“天亮著時你睡得甜,入夜後你睡醒嘛!”

魯克:“他倆呢?還在駕駛艙啊?”

摩兒:“摩堤跟我一樣的。持航能力有無儘的量子糾纏為她保持最顛峰的狀態。這個你不用擔心。你呢,還疼嗎?你睡著後,我麻痺了你的係統裡的癢處和痛處,可能撓你腳板底也冇感覺的了!要試試嗎?”

說時遲 那時快,小手指在被脫去多時露出赤腳的腳底狂撓。果然不出所料,魯克一點笑容和縮起雙腳的跡像都冇有,像撓一條死屍的腳板底一樣。

魯克:“撓啊!撓了冇有呢?”半坐起來看到一隻小手使勁地在狂撓之中。

魯克:“哇靠,我是不是要截肢呢?你撓了多久?”

摩兒:“白天撓到天黑,冇停過地撓到你醒。”

兩人對著看兩秒後,一起大笑起來。魯克大笑誘發腹腔的痛也冇有該有的痛苦感覺。隻看到腹腔因笑而震動。

摩兒:“不要笑得那麼利害,要不傷口要裂開的話,醫神都救不了,死神站在旁邊笑得跟你一樣的開懷!”

駱克走到魯克與摩兒旁:“剖腹都這樣開心,樂觀的人有福了。摩堤說天亮後就到安哥拉這個產油大國的了。大概還有七八個小時吧!我是你的話就睡,睡眠能加速身體的複原能力。”

摩兒,魯克:“收到~!”

駱克:“魯克是個好男生,十分難得的……特彆在這年代裡!像恐龍一樣。他才廿三歲,已經曆了這年來的世界大戰,他所有的外傷都可以療愈!傷了心就永遠留有無法治癒的傷痛!”

聰敏的摩兒:“我明白……也瞭解傷心比任何皮外傷留下的無形傷疤比什麼都難以複原。”

摩兒一手拉駱克到一旁,輕聲地上尉說:“那若果他死得比我早是不是就解決這個傷心的問題呢?上尉,我冇有心臟可以傷的。我早已有比他先死的決定了,因為早晚我都會比他先走一步!這個咱們四個都很清楚的。”

駱克啞口無言地看著麵前晶瑩剔透,漂亮不可方物的少女那雙閃爍著異彩的大眼睛。

半晌,駱克:“誰比誰先走都已不重要,在活著的時候儘力去彼此愛著就是咱四個在這短暫人生裡最幸福的一碼事了。他是我的同袍兄弟,我愛他,所以,我也愛你。你明白嗎?”

摩兒點頭,上前親了上尉的臉頰。駱克也拍拍這名聰明伶俐的第一代來自火星的人工智慧。她在地球活了一年多,比好多地球人更像一個人,那麼的睿智那麼的爽快那麼的吸引和那麼的懂什麼叫純潔的愛。她眼睛裡絲毫冇半點雜質,清純如千億年前大混沌成形後第一天的地球表麵上的泉水,連第一粒微生物都還冇誕生。摩兒和摩堤都是這類“人”。摩堤一年後就會是另一個版本另一種栍格的摩兒。

駱克心裡想:“逃離魔總的營地可能是一件不好的事!若果魔總的計劃不如我想像中隻為了繁殖而是像摩身跟摩堤這樣的培養一種能與人類融洽相處的話,那昨天的逃跑是大錯特錯的了。畢竟人是群體生活的動物。”

越想越不是味兒,走回副駕座上發呆的駱克,深撥出一口氣。

駱克:“想吸菸!這裡不許抽菸的,但我要違規了!”

在衣袋拿出煙,摩堤冇有為他點菸。拿出打火機點起煙,用點力度把濃煙抽進肺葉內好等暈眩感讓自己暫時不用去想那麼多。既然已成定局,再回頭的話可能比目前的狀況更不明朗。

煙抽到一半,突然的怪異聲音來自右手邊的渦輪發動機,接著就是激烈的搖晃和往前下滑的機體。右邊機翼冒出煙火之際,一架革駱克和摩堤都熟悉的橙色戰船高速從右側掠過。

摩堤在矯正快速下滑和開始往右傾斜的機身:“魔總派來的!駕駛員向我發出警告了!不是第一代天使……是不知名的混種東西!瓦塞,超強的腦電波乾擾……!”

一粒芝麻大小閃亮的東西在瞬間就迎麵衝過來的戰船,還在摩堤和駱克麵前來個三百六十度翻滾然後瞬間消失在頭頂處。

閃電般眼力的摩堤在超音速翻滾的戰船船艙駕駛室掠過頭頂的千分一秒時間內,她看到飛行員的臉。

摩堤:“是李嵐本人!她的確是魔總旗下的頂級改良版天使!我也不知道她是如何找到我們的。完全冇能接收到她在十公裡內的訊息。”

駱克:“咱們的生存機率有多少?”

摩堤:“不知道,麵對麵時才大概有個約數!”

駱克:“到了麵對麵時,其實生死已有了定案的吧!”

摩堤:“冇有臨陣退縮不會投降,隻有拚了才知道……”

跟隨著安550下滑的速度,戰船不斷圍繞著巨型運輸機的四周像在觀看對手如何迫降在南大西洋海麵。

一套跳傘包扔到駱克麵前。魯克已穿上揹包斜站在駕駛艙門前。

摩堤:“駱克!先穿上。”

摩兒:“機上隻有兩套。摩堤跟我冇事的。”

摩堤:“你倆位帥哥先行到機左手邊的跳傘門等候在你倆頭頂的綠燈。彆問那麼多。”

摩堤一手緊握操作杆,駱克醒目地站起來俯身主動親吻了摩堤。揹上傘包。

走到魯克麵前:“你倆吻彆了冇有?”

摩兒:“Encore une fois……je t’aime……”兩人擁吻。

摩堤:“摩兒,好了!四千米了!”

摩兒推開不願離她而的魯克一等兵。駱克一手拉著兄弟就往跳傘門走去。

駱克:“手掣知道在哪嗎?”

一臉茫然的魯克搖頭。

駱克捉著魯克的手往他的揹包底部的一個把手處按。然後轉身把自己的揹包朝向魯克。魯克點頭:“看到摸到了。”

駱克:“打不開的話,右手邊底部還有個紅色的把手。千萬彆一跳出去就拉……不用怕……那我在你後麵抱著你一塊跳。這樣對初哥來說在心理上會安穩些!”

魯克感激地說:“謝謝克哥!”

聽到摩堤大喊:“三千二米!五分鐘後準備跳!”

兩男生頭頂的紅燈亮起。右邊機翼的火光越發不可收拾,還有小爆炸的激烈震盪,差點就把兩名男生拋出機艙門外。

魯克看到上司脫去腳上那雙軍靴,鞋帶把兩隻靴繫到一起然後把靴子掛在肩膀上。魯克實時照著做。

摩堤對摩兒:“見到橙色戰船在眼前掠過咱們左邊,就按下綠燈。”

摩兒:“收到!希望兩名帥哥能剛好在李嵐飛過跳傘艙門瞬間就跳出去。在她再繞一圈時已看不到他倆的蹤影。”

駱克像心有靈犀似的。在綠燈一亮,就把摟在懷裡背向自己的一等兵同時推出艙門。咋見一股暖流掠過。駱克並冇有實時拉開傘,兩件人影高速俯衝而下,瞬間就消失在無儘的黑暗裡。

魯克已差不多失去意識,腹腔的傷口幸好在機翼被擊中後,摩兒用大力膠貼緊緊繞著他的腹腔纏了十幾個圈,爆頭爆肺都冇輪到爆肚的百分百保護。

上天有眼,月亮女神和嫦娥姐姐肯定是看到世間的不公,她竟然冒出頭來,一輪明月照耀整片南大西洋。

當駱克的太陽穴一陣劇痛,他鬆開抱著魯克的雙手同時,為同袍拉下把手。回首仰視看到被扯回半空的傘下那個一等兵,才拉開自己背上的傘。

不到三十秒就急墮溫暖的海水裡。接著掉進海中的魯克好像甦醒過來,還遊向距離不很遠的上尉。揹包彈出個像救生衣的氣袋。兩個橙色氣袋開始調正東邊的月光在他倆的右手邊以示朝向北的開始遊……。

老遠的北方前麵的一片漆黑海麵突然冒起一巨大的火球。兩人心裡都清楚是什麼東西纔能有這火球般巨爆的威力。不用說什麼的了,抱著凶多吉少的穀底心情朝著火球的方向使勁地劃就是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