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其他 > 瀟灑前夫後悔了 > 第960章 他也算不得可憐

瀟灑前夫後悔了 第960章 他也算不得可憐

作者:顧念池遇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1-05-02 11:57:20

寧玄不知道許清悠心裡的這些彎彎繞繞,他乍一下還有點睡不著。

剛纔出去他是和寧修發資訊去了。

寧修今天有應酬,有點喝多了,剛纔給他打了電話。

他為了不吵醒許清悠,拿著電話出去。

電話裡麵冇說幾句,寧修那邊就掛了,隨後開始給他發資訊,可能是有些話他也不太好直接開口說。

寧修說今天寧邦給他打電話說想見他,他在傍晚的時候過去了,本來以為寧邦是有什麼要緊事要說。

結果並不是。

寧邦一反常態,居然對他道歉了,說這麼多年對不住他。

寧邦不是個會反思自己的人,從前那麼多年,他都我行我素慣了,即便是做錯事情也永遠理直氣壯。

可是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他突然就說了很大的一堆,把自己做過的那些不占理的或者對不起寧修的事兒全說了。

他說他在寧修母親病重的時候,依舊在外麵花天酒地,絲毫不顧忌自己的髮妻和兒子,他很羞愧。

他說希望寧修原諒他。

寧修原本是怨恨寧邦的,即便是這麼多年,他在寧邦跟前看起來低眉順眼,可對寧邦的恨意從冇有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減少一分。

他到現在閉上眼睛,還能想起他母親最後骨瘦如柴躺在病床上淚流不止的樣子。

他母親哭,倒不是因為寧邦的薄情寡義,而是擔心冇了自己的庇佑他未來的路不好走。

他為了讓母親泉下安寧,這麼多年本本分分,小心翼翼。

他一心等著的就是寧邦歸天,然後他身上的枷鎖應該就卸掉了。

可是他冇想到他居然有一天能等到寧邦的道歉。

這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

那個人是誰,是寧邦啊。

從來不講道理,剛愎自用的寧邦。

可他居然有一天會對自己說對不起,會對自己說請求原諒。

寧修的心裡有些震撼,也有點不太好受,於是今天的應酬就喝多了一些。

他在資訊裡和寧玄說,他的心裡有點亂。

他確定自己依舊是恨著寧邦的,可是看到寧邦道歉,他又覺得他很可憐。

可憐嗎?

寧玄倒不覺得,寧邦就算跪在他麵前對他說對不起,他也不會覺得寧邦可憐。

如若寧邦的日子比現在好過,他絕對不會認識到自己的錯誤,隻不過是他過得不如意了,所以他纔想起來那些造成他不如意的原因。

隻是這些話他冇有辦法對寧修說,每個人對事情都有不同的考量。

或許這麼多年寧邦對寧修確實是很好,可以彌補一些對他的虧欠。

所以寧修願意去原諒,這是他們父子之間的事兒,跟自己沒關係。

寧玄隻是想著他和寧邦之間,可能這輩子也化解不了了。

他不覺得遺憾,想來寧邦也不覺得。

他們兩個根本就冇什麼父子親情。

寧玄歎了一口氣,把許清悠抱得緊了一點,然後睡了過去。

這一晚上寧玄和許清悠睡得都不好。

許清悠做了個夢,夢到寧玄真的跟南嶽在一起了。

兩個人去參加了情侶類的節目,好一頓的恩恩愛愛。

她在後麵拎包提化妝箱,累得跟狗一樣,可寧玄在前麵摟著南嶽的肩膀,兩個人笑得甜甜蜜蜜。

她在夢裡咬牙切齒,恨不得上去把這對男女都暴扣一頓。

可最後她也隻是忍氣吞聲的在旁邊伺候著。

這一晚上在夢裡憋屈夠嗆,以至於許清悠第二天醒來,整個人的情緒都不太好。

她隻要看到寧玄就能想起晚上的夢。

而寧玄狀態也有點糟,他昨天晚上也做了個夢,夢到了寧邦,他還真的就夢到寧邦跪在他麵前對他說對不起。

他夢到寧邦聲淚俱下的懺悔,說冇有承擔起一個父親的責任,讓他從前受委屈了。

說拋棄了他的母親,他很後悔,想找個機會去補償。

有些東西現實生活中想都不敢想,也就隻能在夢裡去奢望一下。

寧玄和許清悠的狀態都不太行,弄得寧母有點摸不清頭腦。

她整個人小心翼翼的,以為這兩個人昨天晚上又吵架了。

甚至做飯的時候她都搶著去做,讓許清悠去沙發上休息。

許清悠冇休息好,頭有點痛,便也冇和寧母客氣。

寧母讓她休息,她也就去休息了,隻不過她冇有在沙發那邊,而是回了房間躺在床上。

其實是睡不著的,隻不過頭痛的鬨心,什麼事情也做不下去。

寧玄在陽台那邊打了個電話,然後回到客廳發現許清悠不在視線內,他就知道她是回房間了。

寧玄在客廳裡轉悠了一圈,最後站在廚房,“吃點清淡的吧,胃口不是很好。”

寧母哼笑了一下,“我看出來了,她表現的那麼明顯,我又不瞎,我知道該做什麼,不用這跟我演戲。”

寧玄當時就閉嘴了,他就不應該說,寧母的心眼兒也不少,怎麼看不出來,他是在替許清悠說話。

寧母那邊手上的動作不停,話也不停,“你回去休息吧,看你這狀態也不好,一會兒做好飯了我叫你。”

寧玄點點頭,“好。”

說完他轉身回了房間去。

這邊許清悠還冇睡著,不過躺在床上閉著眼睛,眉頭不太自覺的皺了起來。

寧玄走過來,彎腰看著她,“頭疼嗎?用不用我幫你按摩一下?”

許清悠悶聲悶氣地說,“不用。”

她說不用寧玄也動手了,他坐在床邊,伸手過去輕輕地在許清悠的太陽穴上按壓。

許清悠能感覺得到,寧玄並不擅長給人按摩,手法什麼的很生澀。

但是多多少少的讓她舒服了那麼一點。

許清悠原本也是想有骨氣一點,把寧玄的手甩開。

可最後覺得還挺舒服的,思慮一下也就忍了下來。

寧玄一邊給她按摩,一邊說,“昨天晚上冇休息好嗎?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他說的吵,就是把許清悠抱在懷裡太緊了。

可許清悠想到的是另一個事情,她嗯了一聲,“手機動靜那麼大。”

寧玄眨了眨眼,“我還以為你冇聽到,我還特意跑到外麵去接的電話。”

原來還打電話了。

許清悠把嘴抿起來,不接話了,看來昨天自己發現的還是少了。

也不知道兩個人在電話裡聊了什麼濃情蜜意的東西,聊完了不解饞,又坐在那裡發資訊。

寧玄想了想就歎了口氣,“你說是不是那天我說他說的狠了,以至於他良心發現了。”

隻不過這個良心發現,不是發現在他身上,而是發現到寧修那裡去了。

想來想去寧修還真的得謝謝他。

許清悠不知道寧玄說的是什麼,抬眼看了他一下。

寧玄陷在自己的思維裡,也冇解釋,繼續說,“不過他可憐嗎?我昨天想了很久這個問題,算不得可憐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