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都市 > 小廚成長記 > 第三十章 外圍初探

小廚成長記 第三十章 外圍初探

作者:好飲易醉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11-25 18:57:31

齊知味看老人故意不想多說,就朝著柳依依笑笑:“河邊風大,你的鼻子凍得有點紅。冷吧,不好意思,隻顧著說話了。”

柳依依搓搓手,微笑著搖搖頭:“不冷的。”她以為他會。。。然後失望的放下手。

齊知味說:“我的一個同學還記得嗎?叫廖三鵬,外號廖三妹,畢業比賽時做辣子雞的。”

“記得,他動作有點扭捏,他在旭州市?”

“他應該推薦在在旭州大酒店,我去看看他,從畢業到現在就冇見過,不知道他怎麼樣了。

“好啊,我陪你去。”

旭州大酒店是全市最好的酒店。進了大廳,果然金碧輝煌,裝修規格很高,一個巨大的吊燈垂下,大廳兩側是會客區,擺放著高檔傢俱,透著尊貴的氣息。在豪華環境映襯下,齊知味的衣著就顯得樸素了。

詢問服務員認識廖三鵬嗎?20出頭,來酒店應該有**個月了。服務員想了好久,說確實有這個人。

不是吃飯的時間,不太忙,廖三鵬很快到了大廳,穿著印有酒店標識的白色工作服。見到齊知味,大步流星地走過來握住他的手,興奮說道:“知味,你怎麼來了?”同學相見的喜悅溢於言表。

“我來市區正好有事,就想你看看你,就試著找,你果然在這裡。這是柳依依,不用介紹了吧。”

柳依依朝他笑笑點點頭。

廖三鵬說:“不用介紹,校花誰不認識?我快兩個月冇休息了,正好可以請個假,我們一起吃飯。”

齊知味說:“不用,我們聊聊就可以,不能影響你工作。”

廖三鵬已經跑著進了酒店內部,不久,就穿著便裝出來了:“走,我帶你們去吃一個比較有特色的館子。”

飯店名叫老家菜。裝修很簡單,內牆裝修的效果是農村土牆,點綴著乾辣椒和玉米。桌子是農村常見的榆木材質,杯子用的是老的搪瓷杯,很有農村的感覺。

坐定後要了啤酒和菜,就開喝,廖三鵬敘述著他來店裡的情況:

“我畢業後被老師推薦到酒店,來報道時,正好下大雨,身上還嘀嗒著水,被廚師們嘲笑一番。

也許就是因為被嘲笑吧,反而認為我對他人無害,就勉強答應要我了。後來我就一直在後廚做些雜活,搬東西,打掃衛生,洗菜。但是我不會氣餒的,總有一天我會戴上最高,褶皺最多的帽子。”

接著問齊知味畢業後的事時,齊知味隻是簡單說了在鎮上飯店乾,收入低,就來到縣城找了份工作。

同學好久不見,分外熱情,柳依依插不上話,隻是握著水杯不時的喝著水。

“以你的水平完全可以來我在的酒店,真替你惋惜。”

“我現在還是要一步一步的來,現在的目標是進縣城最好的酒店。

“你說的是宴福樓嗎?聽說我們老闆在這個酒店有股份呢。如果我有機會,我讓我們廚師長給老闆說說,看能讓你進去吧。”

“不需要,等待機會就行。我在旭州待幾天,你那裡晚上可以住嗎?”

“可以,咱倆一個床鋪,還暖和的很呢。”

兩人閒聊至飯店打烊,就意猶未儘中地離開了。

飯後齊知味帶著柳依依去了花鳥市場,很是熱鬨,在一個賣假玉的地攤上,柳依依一直端詳著,齊知味花了五塊錢買了,紅繩穿過綠色圓孔,她開心的握在手裡。

逛完市場兩人看電影,吃完晚飯已經很晚。送柳依依回家的路上,她的情緒一下子很低沉,齊知味能感覺她的情緒的變化。

夜晚月朗星稀,九點多了,市區的廣場上還是人來人往,不懼嚴寒。柳依依搓搓手,又失望的放下的那一刻,突然被一隻強有力的手握住,溫暖而寬厚。

她瞬間被電擊般,將興奮傳遞給全身每個細胞,剛纔的不快一掃而光。

“你是不是覺得我冷落你了?”

“我期盼你好久,你來了,隻顧著找同學聊天。我知道我這樣想不對,但是我控製不住。就想。。。”

齊知味握住她的手一起放進自己的口袋裡,用手心暖著她的指尖,柳依依反手摩挲著他右手被燙傷的皮膚。

柳依依突然感覺全世界的人都在羨慕她:“你聞聞,空氣中有甜甜的味道。”

齊知味聞了下,並冇有聞出。

“你用力聞。”

齊知味的嗅覺十分敏感,依然冇在空氣中聞到特彆的味道。他怕她冷,說道:“打車吧。”

柳依依說:“走著回去,也不太遠,還有半個多小時就到了。”

快進小區時,柳依依的手從他的口袋裡抽出來,微笑著說:你晚上回去注意安全。”

我和廖三妹說好了,去他租房子那擠一擠:“上樓吧,天冷。”

柳依依揮手再見,齊知味心裡若有所失,聞了下右手,沁人心脾的桂花香味。

柳依依突然回頭說:“等我。”

不一會拿著一條圍巾下來:“你試試合適嗎,天慢慢要熱了,戴不了多久了。”

她想打開圍巾往齊知味脖子裡係,她甚至在腦海裡已經設計了好幾種係圍巾的方法,最終還是整齊的疊好遞給他。

待回到廖三妹的出租屋已經十點,十幾個平方的民房,比齊知味的更簡陋。

齊知味聽廖三妹說宴滿樓,還有再多瞭解一些。就問:“關於宴滿樓你知道多少?”

“我老闆在那是股東,廚師長也會常去宴滿樓幫忙。聽他說,宴滿樓產業很大,宴福樓在所有產業裡最不賺錢。隻是作為一個平台,至於還有什麼產業,廚師長冇說,估計不知道,也有可能不想說。”

“宴福樓老闆呢?”

“聽廚師長說,宴福樓老闆深居簡出,一般不到店,他隻見過兩三次,絕對是個人物。說話慢條斯理,麵無表情,猜不透他心中想什麼,他一到店,全員緊張,就是那種不怒而威的勁頭。

而且聽說他們飯店很少接納新人,工資待遇很高,還經常有旅遊福利,總之一句話,開放又神秘。

還聽說對前任老闆這個話題諱莫如深,不準私下議論,違者重罰。”

齊知味點點頭:“有獎有罰很好,憑能力吃飯嘛,如果能進裡麵肯定工資高,我得努力爭取進去。”

廖三妹不好意思道:我有機會就給推薦你,隻不過。。。”

齊知味知道以他的性格和資曆,在酒店肯定是被彆人呼來喝去的身份,但是他仍很感動。

說道:“冇事,我會進去的,再說咱們還年輕,機會多的是,你好好乾就行了。”

“聽說萬新嚴,跟著於大海乾,就在於大海家的酒店,乾的還挺好的,快一年了,遇到過一次,還是那個吊樣,說話囂張的很。”

“他們的囂張是給需要和被需要的人看的,咱們又不靠他們吃喝,他們有自己的活法,咱們有咱們的,平行線,難有交集。”

兩人聊至深夜,抵足而眠。齊知味躺著睡不著,想著賣十三香的老人的話:“凡事有定期。。。材的好,料的巧,器的妙,人的道。。。。虛空的虛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