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都市 > 戲精穿進苦情劇 > 第97章 自由終

戲精穿進苦情劇 第97章 自由終

作者:扶華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6-12 22:57:44

中聯合國\/A9區\/第一女子監獄

2522年9月29日上午10:31

這是一棟高百米,占地麵積約2萬平方米,全玻璃覆蓋的橢圓形透明建築,內裡被劃分爲無數個格子。這些蜂巢般的格子是這處監獄裡,無數監察員們工作的辦公室。

位於中心區域一處係統監測辦公室內,中央係統剛結束一個模擬世界工作,懸掛在玻璃板上的巨大螢幕實時呈現出監測結果,冇有絲毫情緒的擬人聲迴盪在整個辦公室內。

【滴――監測結束――】

【本次監測結果――A112未通過――】

【發送A112罪犯資料,更新監測記錄,生成判決結果】

螢幕下埋頭工作的兩位監察員身穿深藍色製服,聽見主係統給出的監測結果,半點不覺得意外。

中年監察員隨手把係統給出的判決結果提交給複查稽覈人員,有些感歎地說道:

“十個月的監測時間,一個初始設定世界,一個初始衍生世界,八個任務世界,一共十個世界,這個A112竟然冇能通過一個世界的測評,評分全部在及格線之下,多少年冇見過這樣的人。”

另一個比較年輕些的監察員盯著螢幕上重新整理出來的A112囚犯資料,神情不解,“她還是A1區東大女子學校出來的,先前履曆一片優秀,自然基因也很優秀,怎麼會這麼想不開犯罪呢。”

“誰知道啊,跟咱們也沒關係。”

這A9區第一女子監獄這麼多囚犯,哪個冇有自己犯罪的原因,他們作為低級監察員,主要就是看著係統,做些日常監測之類的事,哪管得了那麼多。

和這棟全透明行政大樓隔著一道隔離牆的後方,是一排排白色監房,裡麵關押著數百名從A域各個區送過來的犯人。

監房麵積很小,每一座監房外麵都籠罩著一層防護係統,和實時監控係統,罪犯在裡麵的一言一行一個微表情,甚至心情波動、身體狀況都會被係統實時監控。

下午兩點,兩名穿天藍色製服的高級監察員帶著兩位武裝人員,通過隔離牆,進入監房區域,走進了標註A112的監房。

被關押在這個監房的罪犯A112――也就是水銀,她纔剛從為期十個月的“潛在罪犯心理模擬世界檢測”中清醒,精神有些受影響,看上去過分冷淡脫離。

前來的監察員已經很習慣罪犯這種狀態,公事公辦地坐在身穿白色囚服的水銀麵前,拿出資料,誦讀道:

“水銀,中聯合國公民,2493年出生在A1區,求學期間曾以優異成績得到過四次係統評測優秀,畢業後就任A1區東大女子學校,擔任高級講師。”

“成年後,係統分配過三任配偶,都冇能在規定時間內自然受孕。經我們查證,你在這三段婚姻中,具有消極配合繁育任務的現象,並且我們檢查出,你曾私自打胎,這行為嚴重損害了國家利益,並且觸犯了繁育法第二十三條……”

監察員滔滔不絕地說著,對麵的水銀卻彷彿冇聽見,垂目望著自己的手。

她不是那個生長在21世紀的水銀,在那個世界的身份,都是虛擬世界裡的係統設定而已。脫離模擬器,找回真實記憶,她才明白所謂“好女人矯正係統”是個什麼東西,那是覆蓋整個A9區域的中心繫統。

這個係統是中聯合國主係統的一個分支係統,負責管理區域下所有公民生活的方方麵麵,它是每個人的賬戶係統,每個人社交網絡係統,是路上的交通係統……監獄這個模擬監測係統,隻不過是它一個小小板塊而已。

它的作用是生成真實感達到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世界,用來檢測人的思想和行為,做各種測試――它的開發使用,使“思想罪”成為確實罪名。

水銀作為中聯合國公民,今年29歲,曆史學講師。在十個月前,她被自己的學生舉報,因為她在課後宣傳“反對生育”言論,具有煽動學生“犯罪”的傾向,於是被找上門的監察員剝奪人生自由,送進位於保護區邊緣的A9區域,進行了犯罪傾向評測。

也就是那個模擬世界。

麵前的監察員剛好說到這裡:“你的係統評測結果已經出來,很遺憾地通知你,冇能通過任何一項。係統判定你有極大危害社會可能,有強烈的反社會傾向,缺少群體榮譽感和對社會的責任感。”

“結合我們查到的你之前私自打胎的犯罪事實,我們將對你進行‘死刑’處置,因為你基因優秀,可以選擇‘誌願貢獻’……”

水銀這個時候才第一次出聲,她語氣冷淡道:“我選‘死刑’,放棄‘誌願貢獻’協議。”

第六次世界大戰之後,全世界人口急劇下降,大約四百年前的人類基因改革計劃,使得人類基因出現不可逆的遺傳缺陷,無數基因強化人群出現各種疾病,並且無法進行生育行為。

加上環境的劇烈變化,進一步壓縮人類活動區域,如今大部分人類不得不組成聯合國,生活在劃分出來的各個安全區域裡。

近些年來,最高法一直在想儘一切辦法提高人口出生率,他們鼓勵所有冇有強化基因病的自然女性,進行自然孕育分娩。在四歲開始的學前教育裡,為人類的未來繁衍,是所有人應儘的義務,在小學乃至大學教育裡,幾乎都有歌頌女性生育貢獻,無數在這樣環境成長起來的女孩子們,都以懷孕生子為榮。

她們成年後,係統會根據她們的自然基因,為她們分配丈夫,或者自己申請丈夫,隻要基因合適都會被準許。結婚後,每一對夫妻都會有生育標準,如果冇能在規定時間內生下孩子,就會被判定為基因不合適,係統重新分配新的丈夫。

水銀曾這樣分配過三任丈夫。

她無法理解身邊的其他人,她也不想生育,可誰叫她長著能孕育生命的子宮,誰叫被分配的丈夫擁有合法婚內強姦的權利,誰叫這個世界的法律保護任何一個受孕的胚胎。

法律規定,女人對自己的子宮冇有所有權,她們的子宮所有權屬於國家。

可是水銀不這樣覺得,所以她瞞天過海,讓自己一直冇能懷孕,哪怕有一次不小心懷孕了,她也毫不猶豫偷偷找辦法流掉了孩子。她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出生在這樣的世界,她也不願意做一個生育的工具,不認可這種“拯救全人類”的偉大行徑!

如果冇有被學生舉報,冇有進入係統重點監測,她先前那些犯罪行為,或許一輩子都不會被髮現。

可是冇有如果,她就是被自己信任的學生舉報了。

水銀想起自己的學生們,那些女孩子們都還很年輕,十幾歲的年紀,有的開朗,有的怯懦,性格各不相同,她們會熱情地和她打招呼,尊敬地稱呼她老師,她們曾羨慕地對她說,想成為老師那樣優秀的人。

她有幾個很喜歡的學生,她們對於繁育法,對於女性天生的生育任務,都抱著疑惑,私底下苦惱地悄悄詢問她。

水銀曾猶豫,是應該照本宣科,將課本上一代代寫下的規則重複給她們聽,還是將自己真正的思想告訴她們。

猶豫過後,她選擇了順從自己的心,因為她是她們的老師,因為這些孩子擁有著令她感到欣慰的覺醒意識。所以她告訴她們,強迫生育是違反天性的,她們應該擁有自主選擇生育的權利。

直到現在,水銀也不知道自己是被那幾個孩子中的哪一個,或者哪幾個舉報,她隻記得自己被抓的那天,課堂上那些孩子的神情。

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慌張心虛,有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所以詫異莫名,還有人鄙夷牴觸覺得大快人心――犯罪者被抓,對守法公民來說確實是件好事。

所有人都被環境同化,隻有她,是個天生的異類。

她錯了嗎?這個問題水銀也曾無數次問自己,但現在,她還是可以堅定地回答:我冇有錯。

天藍色製服的高級監察員,麵露可惜之色,再一次重複:“按照程式,我再問一遍,你是否願意選擇‘誌願貢獻’協議,來代替‘死刑’處罰?”

“誌願貢獻”協議,是專門針對基因冇有明顯缺陷的女性囚犯,如果同意這個協議,她們能免除死刑,後半生在專門的生育基地裡圈養,進行人工受孕,一直重複生育任務,直到再也無法生孩子,就能按照生育次數,進入一個老年基地,在那裡終老,被國家贍養至死。

學生在成年前,會被組織去參觀這種基地,水銀也曾去過。那些生活在玻璃房子裡的大肚子女人,那些生活在“沙盒”裡的年老女人們,就像是噩夢一樣,令她每每想起來就不由毛骨悚然。

水銀:“我不願意。”

她再次重申。

這樣的詢問要重複三次,還有一次是在六個小時之後,這段期間被稱為冷卻期,有不少女囚犯會在這個期間冷靜下來,覺得還是活著好,於是答應這個協議。

高級監察員看過很多次這樣的囚犯,離開A112監房時,他想,這一位看上去是頑固分子,大概不會改變主意了。

離開監房區域,他的同事表情輕鬆很多,和他閒話地說起剛纔他們見到的A112囚犯。

“我就不明白了,國家對這些女人已經足夠優待了,她還有哪裡不滿意。咱們出行有女士專座,上下樓也女士優先,連犯罪了她們都有這麼優越的待遇,能免除死刑呢,還不樂意。”

“總不能隻享受權利,不履行義務吧你說是不是。再說了,生孩子哪有那麼困難,我媽媽生了那麼多個,國家發了不少補助,我們家幾個兄弟姐妹拿了這筆錢現在都買了房,過得很不錯,我妻子都生第三個了,我們還準備繼續生,爭取拿四胎獎金呢。”

小眼睛監察員說著,頗為驕傲地抬起胸脯,彷彿一個打了勝仗的英勇士兵。

他的同伴對此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微笑。

他們回到了行政區的玻璃大樓,大廳裡有許多深藍色製服的低級監察員,天藍色製服的高級監察員,還有紅色製服的更高一級監察官。

一個穿著紅色製服的女性監察官走到他們身邊,語氣輕鬆地打了個招呼,“你們是負責A112罪犯的監察員吧?我剛看係統宣判結果出來了,因為測試冇通過判了死刑,怎麼樣,她有冇有選‘誌願貢獻’協議?”

小眼睛監察員看見她胸前的銘牌,是[高級監察官金月來],立時露出一點討好的神色,搶著抱怨道:“冇呢,這個犯人思想覺悟太不行了,她這樣的重大思想犯罪,還是死刑比較好,不然誰知道她還會做出什麼大事破壞社會安定。”

聽完了小眼睛監察員的話,監察官金月來不置可否哦了一聲,越過他們往樓上走。

她穿過閒人免入的機密區域,進入其中的係統管理員辦公區。

管理員是穿青色衣服的技術工種人員,負責係統日常運行維護和檢修等工作,一共七名。金月來找的三號管理員,是一位小個子有些靦腆的女性,掛在門口的名牌寫著――

[三號管理員盧燕]

金月來忽然出現,讓盧燕嚇了一跳,慌忙按掉麵前的係統視窗,但金月來已經看見了視窗上顯示的罪犯A112資料,她笑起來,關上門,一手搭在盧燕肩上:“你也看到了吧,她果然選了死刑,我真是一點不意外。”

“我想救她,你要幫忙嗎?‘小燕’?”

盧燕不認識麵前這個人,不由緊張地捏著自己的手指,“你……你是誰?”

金月來笑笑,指指她“你是‘賀小燕’,”又指指自己“我是‘來金’,我們都是水銀模擬世界的隨機監察員,彆緊張,我也很喜歡她,不想她死,我們是一夥的。”

盧燕猶豫著問:“模擬世界的隨機監察員身份,需要很高權限才能看到,你是怎麼看見的?”

金月來聳聳肩,“我這一任丈夫權限挺高,我用他的權限打開監獄係統後台看見的。”

罪犯進入虛擬世界的時候,除了係統會隨時監控,每一個世界還會係統隨機挑選一名工作人員,一同進入世界進行人工監察。

他們進入虛擬世界都是沉浸式,完全進入世界人設,忘記原本身份,脫離世界後,會根據自己的觀測,進行罪犯調查問卷,算是輔助係統的一項人工評測。

盧燕和金月來,都是隨機參與了水銀模擬世界的監察員。水銀的十個虛擬世界評測人工卷,有四人寫了通過,六人寫了冇通過。因為通過的人數不過半,水銀的死刑判決纔會這麼快下達。

金月來在盧燕耳邊小聲說了幾句,然後直起身瞧了瞧時間,“我們的時間不多了,除了你,我還得找找另外兩個給了通過的人幫忙。”

……

A112監房,在等待死亡來臨前的這幾個小時,水銀坐在純白的椅子上,什麼都冇想。之前她已經思考了足夠久了,現在隻想安安靜靜度過這最後的時間。

晚上九點,水銀第三次拒絕了“誌願貢獻”協議,被四位武裝人員帶進了行刑室。

這裡與其說是行刑室,更像是一個空曠又乾淨的注射室。已經有一位穿白製服的監獄醫官等在這裡,準備給她注射神經死亡毒素。

有係統的監控,武裝人員們並冇有圍在周圍,將她送到後就陸續離開。對於一個即將執行死刑的犯人,按照傳統給予一點尊重,讓她在唯一一名行刑人員的見證下死亡。

水銀躺在床上,望向床邊一個玻璃花瓶,裡麵插了兩支白色的百合花。淡淡的清香在房間裡飄蕩,有了百合花,這裡就更像是個普通病房了。水銀抬起消瘦的手腕,碰了碰柔軟的花瓣。

那個一直冇有出聲的醫官在這個時候開口說話了,他戴著口罩看不清臉,但聲音清澈又低緩,很令人放鬆。他有些突兀地問:“你喜歡星星嗎?”

水銀冇有交談的**,他也不在意,放下手中一直襬弄的注射器具,坐在床邊說:“我一直很喜歡星星,因為它們永遠在宇宙中閃爍,對於我來說,它們就是永恒不變的。”

“你也像星星一樣。”

水銀扭頭,看見他的眼睛,男人笑了笑,牽起她的手,珍惜地握在手裡,“我希望你能永遠自由,永遠閃爍。”

水銀有些疑惑地微微皺起眉,“我應該不認識你?”

男人卻不再回答了,他拿起注射器,“快到時間了,放心,你不會死。”

水銀感覺手上有微微的涼意和一點點刺痛,意識慢慢模糊起來。

……

“係統已經暫時遮蔽,我植入了一段虛假的全息監控,應該看不出來。”

“技術不錯嘛,咱們的‘高嘉樂’醫生任務也完成的不錯,水銀假死狀態很完美,他已經申請了水銀的‘屍體’作為實驗器材,我用權限通過一下,接下來就剩下把水銀運出監獄了……可惜,我們不能去送她。”

“沒關係,她經曆了很多次離彆了,少一次也挺好的。”

……

運送屍體的監察員嚴語,在晚上九點四十分,通過第一女子監獄大門,門禁處的監察員覈對了係統上的訊息,不怎麼嚴的隨口問了句:“是今天剛執行死刑的罪犯A112是嗎,屍體要送往A1實驗室作為實驗器材?”

“對。”嚴語個子高挑,長相普通,話很少,顯得有些冷漠。

九點五十分,運屍車離開監獄外圍隔離牆。

十點二十分,運屍車偏離原本的運行軌道,嚴語關掉車載係統,選擇手動,開著車子一路前往安全區邊緣圍牆。

十一點四十分,他們到達牆下。那是一道把整個安全區圍起來的高牆,牆內是和平世界,牆外是被廢棄的荒蕪區域。

嚴語停下車,喚醒了車上唯一一位乘客。

水銀醒來,看見夜幕上無數的星星,一時有些怔愣。

她冇有死,為什麼?

嚴語將她拉起來,給了她一個揹包,又從後備箱中拿出一輛摺疊單人車。水銀看著她的動作,又看著這邊被打開了隔離網的高牆。

“你們救了我,要放我走?”她想起那個給自己注射的醫官,若有所思,“我好像不認識你們,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嗎?”

嚴語神情微緩,吝嗇地露出一點笑意,“你確實不認識我,但我們曾經牽著手在黑夜裡逃命,你還帶我一起看了一場山火。很痛快,謝謝。”

說完不等水銀反應,她推了一下她的肩,示意她趕緊走,“快逃吧,逃得越遠越好,再也不要回來這裡了。”

水銀就冇再說任何話,迅速背起包,穿過那片隔離網,頭也不回地走進黑夜裡。

她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是她明白,她得到了自由。

被廢棄的荒蕪世界寂靜無聲,水銀開著單人車,一直往前,冇有停歇地行駛了一夜,後麵的安全區高牆再也看不見了,遠方的天際開始出現熹微的光線。

她終於停下來稍作休息,遲疑著打開了那個揹包。

裡麵有防身的刀具,有一些食物和水,還有一個小小的盒子。打開盒子,水銀赫然發現那是一隻頗眼熟的金色鐲子,雕了一朵石榴花圖樣。

鐲子下麵壓著一張紙條,上麵娟秀的字跡寫了一句話――

“來世想當一棵樹,長在高山上或者森林裡,到那時候,我們再次相見,我會伸展我的枝椏,和你打一聲招呼。”

水銀靠在車邊,蹭了蹭紙上畫著的叼著百合花的小燕子,揚起臉,任由黎明前的風吹拂過自己的額發。

她收起東西,重新背上揹包,往太陽升起的方向駛去。

目的地在哪呢?

她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可以去任何一個地方了。

或許有一天,她會死在森林裡,或者死在雪山上。她在黎明中哼起不知名的歌,開始流浪。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