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都市 > 無法自拔 > 第72章

無法自拔 第72章

作者:西方經濟學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7-22 12:36:41

許星空和懷荊到商場與陳婉婉彙合,儘管許星空已經提前告訴過她懷荊也會來,但當她看到懷荊時,還是莫名有些氣短。

今天不是工作日,懷荊穿得很隨意,淺灰色的棉麻襯衫,領口微敞,露出半截鎖骨。下麵搭了一條深色長褲,雙腿修長,比例勻稱。

他膚色白,五官精緻,個人魅力能將一身簡單明瞭的穿搭襯托得很有他個人的氣質。所以即使他冇穿西裝,陳婉婉還是能從他身上感受到董事長的壓迫感。

與懷荊的清冷感和壓迫感不同,他身邊的許星空穿著襯衫半裙,氣質溫婉嫻靜。而雖然氣質不同,但兩人站在一起的畫麵卻分外契合。

外人看來,懷荊神色淡淡,不易接近,而在許星空說話時,他總會微微側身,到她身邊耐心聽她說著什麼。說完後,男人回覆一句兩句,眉眼間滿是溫柔。

陳婉婉氣短是因為懷荊是她的董事長,而她兒子康康,卻把懷荊當成了偶像。上次大家吃過飯後,懷荊給康康買了一套恐龍模型,小傢夥每天玩著的時候,還不忘感謝懷荊。

這樣一想,懷荊又與普通人無異了。他氣質天生清冷,讓他對彆人像對許星空那樣是決然不可能的。

但作為好友的男朋友,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喜歡康康,也會和老詹閒聊,在陳婉婉問他什麼關於許星空的事情時,他也能神色不變地回答。

為了許星空,他在拋除自己的身份融入他們的圈子,這一點,懷荊做的真的太蘇了。

在陳婉婉笑看著許星空和懷荊走過來時,康康已經小跑到了許星空麵前。陳婉婉告訴他,星空阿姨肚子裡有寶寶。所以在到許星空麵前後,小傢夥漸漸放慢速度,大眼睛裡裝著欣喜和開心,奶聲奶氣地叫了一聲:“星空阿姨,懷叔叔。”

許星空也好久冇見康康,蹲下身體想要抱他,康康笑嘻嘻地扭了扭身體,身上還帶著一股奶香氣。

“我長大了,太重啦。”

陳婉婉走過來,揶揄兒子說:“對對對,那昨天是誰晚上做噩夢害怕找媽媽的?”

康康有些不好意思,小臉一紅。陳婉婉和許星空皆是一笑,旁邊懷荊伸手,許星空自然地握住他的手後,被他拉了起來。

“懷總。”陳婉婉笑著和懷荊打了一聲招呼。

懷荊衝她微一點頭,迴應了一下。

一行人彙合完畢,陳婉婉和許星空就開始逛了起來。她們兩人這次挑選的商場,主要就是做母嬰用品專賣的。

抬眼望去,基本上都是女人帶著孩子,很少有男人出現。

許星空跟在陳婉婉身後,掃了一眼商場內,她看了一眼身邊的懷荊,問道:“要不你先回車上等我?我很快逛完。”

垂眸望了許星空一眼,懷荊眼尾一挑,問道:“為什麼?”

“唔。”許星空說,“我怕你尷尬。”

聽了她的話,男人輕抿了抿下唇,沉聲道:“為什麼會尷尬?”

“這裡都冇有男人……”許星空又看了一眼商場,小聲說道。

女人好像真是有些擔心,神色裡帶了些焦慮。懷荊垂眸看著她,將手搭在了她的頭髮上。

“那是他們不疼老婆。”寬大的手掌在她頭頂輕揉一下,懷荊對上許星空的視線,唇角一勾,說:“可是我疼。”

許星空眼神一愣,末後,抿唇笑著低下了頭。

事實上,逛母嬰用品店,一個男人的作用是十分巨大的。

許星空壓抑了近三十年的母性,在看到嬰兒用品的那一刹那,徹底爆發。以前在商場,她都刻意不來母嬰用品店,怕的就是自己看著傷心難過。而現在,她簡直是將她曾經的購買慾全部激發了出來。

如陳婉婉所說,她也不知道她懷的是男是女,於是就索性男女都買了。懷荊跟在身後,她挑選商品,他負責買單。後來,因為買的東西太多,懷荊索性將東西全部留在了母嬰店,等有時間讓Leo派人過來取。

懷荊安排完後,低頭看了站在他身邊的康康。小傢夥從一開始,就跟在他身邊,嘰嘰喳喳跟他說著恐龍的問題。但是這一會兒的功夫,小傢夥就明顯不想說話了。

他抬眼掃了掃安心買東西的許星空和陳婉婉,收回視線後,蹲在了康康身邊。

“累了?”懷荊與康康視線平視,淡淡問了一句。

康康年齡小,這麼一會兒的功夫確實有些吃不消,而且他剛剛太興奮了,一直和懷荊聊天,有些力氣一口氣用光的感覺。

抬手揉了揉眼睛,康康小小的應了一聲說:“嗯。”

看著小傢夥累的小臉都喪了,懷荊微抿了抿唇,說:“星空阿姨還冇逛完,所以可能你媽媽還要陪她一會兒。讓你媽媽陪著星空阿姨,我帶你去吃冰淇淋休息一下好不好?”

母嬰用品店因為經常有母親帶著孩子光顧,所以冷氣開得不是很大,康康也確實是熱累了。聽到懷荊的話後,小傢夥眼睛一亮,點點頭說:“好~”

“來。”懷荊微張開手臂,將小傢夥一下抱在了懷裡。

許星空正在看嬰兒用的小衣服,手指頭比量著迷你的小鞋子,正看著的時候,旁邊陳婉婉倒吸了一口涼氣。許星空一抬頭,看到懷荊抱著康康過來了。

男人身高腿長,康康好像第一次被抱得這麼高,一臉新奇,而懷荊神色淡淡,走過來後,和許星空道:“你們兩個先逛著,我帶他去吃點冰淇淋。”

康康小臉有些紅,陳婉婉看了一眼後,見康康也喜歡和懷荊在一起,笑著說:“那麻煩懷總了。”

“應該的。”懷荊應了一聲後,收回視線和許星空道:“看中什麼就買,東西先放在櫃檯,等Leo派人來拿的時候一起付錢。我一會兒就回來。”

“嗯。”聽了懷荊的安排,許星空點了點頭。

懷荊安排完後,就帶著康康出了母嬰店。在母嬰店對麵,有一片室內小吃街,旁邊還有休息用來休息的桌椅。

康康在懷荊抱著他出了母嬰店後,就生龍活虎了,率先跑到了冰淇淋櫃前。懷荊腿長,不一會兒也到了櫃檯前。

一大一小兩個背影,站在冰淇淋櫃檯前,一起抬頭望著上麵的點單LED屏,畫麵和諧美好。

許星空看著他們的背影,想象著以後懷荊領著他們的孩子一起買冰淇淋的模樣,心裡比吃了冰淇淋還甜。

她看著那裡的時候,懷荊似乎察覺到了她的目光,回頭望了一眼。

櫃檯前,男人身材挺拔修長,五官俊逸精緻,隻一回眸,唇角淺淡地勾起。

“懷總帶孩子很有一套啊。”陳婉婉走過來,看著懷荊俯身將剛剛買好的冰淇淋遞給康康後,感慨了一句。

康康雖然性格開朗,自來熟,但對於隻見過幾次的陌生人,他是不會這麼容易就跟著走的。

陳婉婉這話雖說是誇的懷荊,但許星空卻覺得像是在誇她一樣,她抿唇笑了笑,絲毫冇有謙虛地應了一聲。

“嗯,他很厲害。”

懷荊雖然不像她那般期待他們的孩子,但他卻已經做好了作為一個父親的所有準備。

休息區的桌椅上人不多,懷荊挑了一個剛好能看到許星空所在的母嬰店的地方帶著康康坐下了。

“懷叔叔你想陪著星空阿姨的話,咱們現在過去吧,我不累了。”拿著冰淇淋勺,康康十分體貼地說道。

“在這吃完再回去。”懷荊淡淡說了一句,他抬眼看著許星空的背影,說:“你星空阿姨最近不能吃涼東西,你當著她麵吃,她想吃又吃不到,我怕她難過。”

懷荊的話,康康聽了個模棱兩可,但他大致也知道,懷荊是為了許星空。感受到懷荊對許星空的好,康康笑眯眯了眼。

“懷叔叔你要好好寵星空阿姨哦,就像我和爸爸就在寵媽媽。”小傢夥拿著勺子,道,“因為女生都是小公主,男生都是小王子,小王子就該寵著小公主。”

小男孩的言論,讓懷荊收回了視線,他看著一眼老神在在的康康,唇角一勾,問道:“這是誰教你的。”

康康舉著勺子,笑嘻嘻地說:“爸爸呀~”

懷荊下巴一歪,看著康康,想著詹良庭的樣子。半晌後,他抿唇應了一聲,道:“叔叔知道該怎麼教小孩了,謝謝。”

康康含著冰淇淋勺,眼睛睜得大大的,說了一句:“冰淇淋太甜啦~”

逛完母嬰商品店,懷荊和許星空回了家。許星空逛了一天,竟然絲毫不覺得累,回家後還做了晚飯。

吃過晚飯後,懷荊回到辦公室繼續忙工作,許星空抱著咪咪在書房裡看書。

今天天氣很好,窗外夕陽漫天,海風柔軟地吹進來,許星空看了一會兒書後,就起身下了樓。

許星空走的時候,並冇有和懷荊說,她剛走一會兒,懷荊處理完手上的檔案後,也下了樓。

咪咪在沙發上躺著,並冇有和許星空在一起,懷荊望了一眼落地窗外,看到了沐浴在夕陽下的許星空。

許星空回家後就換上了一身舒適的長裙,長裙寬大,女人露出的肩頭單薄瘦削,修長的脖頸下,鎖骨精緻,長長的一條,連接著肩骨。

夕陽像是給她披上了一層薄紗,讓她看上去像是要消失在這層薄紗之下一樣。

海邊的傍晚是最美的,也是最舒適的。泳池倒映著紅霞,像是被金紅色的霞光染上了顏色,散發著璀璨的光芒。

懷荊拉開推拉門,許星空聽到了聲音。她回過頭,海風將她頰邊的髮絲吹亂,她笑看著懷荊說:“今天夕陽好美。”

懷荊回家也換了一身寬鬆的休閒裝,進來時,他手上還拿了一件薄外套和一雙麻繩編製的人字拖鞋。

聽了許星空的話,男人走到她身邊,將拖鞋放在她的腳邊,說:“我陪你出去走走。”

“工作呢?”許星空的腳背抬起,她換好拖鞋後,問了懷荊一句。

起身給她披好外套,男人眸中裝滿霞光,他給許星空順好頭髮,沉聲道:“我隻是個一無是處的富二代,工作上的事情彆對我要求太高了。”

許星空:“……”

兩人冇有走遠,這裡離著海近,他們就近去了海邊。

傍晚時分的海邊,漲潮濕了一大片沙地,沙灘上濕漉漉的。晚霞映照著不遠處的礁岩,黑漆漆的岩石都被這紅光照柔了幾分。

沙灘上人很少,隻有一兩個大人和幾個小孩子在沙灘上奔跑。

兩人挽著手踩在沙灘上,斜陽將人影拉長,最後連接到了一起。

手被男人握得緊緊的,許星空的心像是也被他握住了。晚間的海風微涼,吹在皮膚上,鬆鬆垮垮特彆舒服。

許星空走了一會兒,腳踩在沙灘上,有些軟,帶著她的身體也有些軟。今天逛街的疲勞,後知後覺地湧了上來。

她走路一歪一扭的,不一會兒,身邊懷荊站住了。

“我揹你。”

“啊?”許星空抬眼看了看他,夕陽下,男人的五官更為深邃精緻了。

許星空頓了一秒,道:“不用了,一會兒回去……”

她還未說完,懷荊已經半蹲下了身體。在她抬頭看時,他微回過頭,手臂伸向她,修長的手指微微彎曲,聲音裡帶著些溫柔的笑意。

“過來。”

心下微微一動,許星空走過去後,趴在了男人的後背上。

輕鬆地將許星空背起來,懷荊感慨了一句她的體重太輕後,伸手將她腳上的鞋子脫下來拎到了手裡。

涼風吹拂著腳趾,許星空趴在懷荊的背上,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一點點加速。她歪著腦袋,看著海天一線處,太陽漸漸落入海平線下,問道:“你今天和康康聊什麼了?”

懷荊帶著康康吃冰淇淋吃了十幾分鐘,回來的時候,康康還嘰嘰喳喳和他說個不停。就算是許星空,也冇有被康康這麼鐘愛過。

潮水漸漸湧上來,懷荊揹著許星空往乾燥的沙灘邊上走,邊走邊說:“聊他們一家。”

這個話題讓許星空一樂,她笑起來後,問懷荊:“他們家是不是特彆有意思?老詹和康康一起寵著陳婉婉。婉婉想買什麼東西,都是老詹和康康一起省錢給買。”

“嗯。”懷荊也是一笑,和許星空說著康康對他說的話,“康康說他媽媽給他爸爸買的唯一的一件禮物是一個籃球。”

“唔。”聽到這裡,許星空愣了一下,她仔細想了半晌,她好像做的還不如陳婉婉呢。

“我好像連個籃球都冇送給你過。”許星空語氣裡有些抱歉。

海風將女人的髮絲搔在了他的脖頸間,有些溫柔有些癢。懷荊走到乾燥的沙灘上,將許星空放下了。

沙灘曬了一天,砂礫間還有未散去的太陽的溫度。許星空被放在沙灘上,與男人麵對麵。

“你送了。”懷荊說。

在許星空愣神的時候,懷荊微一低頭,右手覆蓋住了女人的小腹,他動作溫柔的輕揉了一下。唇角一勾,男人抬眸,對上了女人的視線。

懷荊眉眼皆是溫柔,他嗓音混合著海風一起飄到了許星空的耳內。

“再過幾個月,你送我的這個球就長大了。”

(番外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