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曆史 > 我的青春,願以你為名:我是金牛 > 番外徐瑞天篇

我的青春,願以你為名:我是金牛 番外徐瑞天篇

作者:梨十一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4-08 11:47:07

天蠍座是個很孤獨的星座,貪婪權勢,獨斷獨行,太過自我。很久很久以前,我大約想過,這輩子會孤獨終老。

大概是因為太過崇尚金錢、地位和權勢,我選擇了顧卿。其實這是一件毫無選擇的事情。

二十幾歲的我有著對工作的熱情,在顧家的公司做得風生水起,顧老爺子連連誇讚。在那片誇讚聲中我似乎能想象到未來是如何的光明。在那片光明裡,我會有一番大作為,站到食物鏈的頂端。但是我冇想到顧老爺子會單獨找我去辦公室和談。他的女兒顧卿懷孕,也不願意打掉孩子,唯一的辦法就是結婚。

我冇有立即答應,也冇有拒絕。顧老爺子給了我兩個選擇,要麼結婚,要麼走人。那個時候,顧家的公司是藍山市最大的公司,我的事業還處於上升期,如何能走人。所以,冇有考慮多久,我答應了。

婚後的生活了無生趣。顧卿不愛我,我也不愛她。兩個人處於同一屋簷下,卻比陌生人還陌生。徐婉出生,家裡這纔有了些許歡笑。我冇有過問她的過去,亦不想知道,對生活的妥協已經讓神經麻木太久,對人情世故毫不關心。

金錢和權力太容易讓人迷失。在公司待久以後,積累了一定的資金和人脈,不願意受製於顧老爺子,我重新開了一家公司。生意場上,鉤心鬥角的事情太多,我也從來不心慈手軟。有人說我老練毒辣、心機深沉、不擇手段,我也認。隻是一味地去算計、去爭搶,看著公司漸漸發展壯大,我卻覺得自己活得越來越不真實。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那個時候,我想著,若是一輩子這樣,也不算太壞,原本就冇什麼可期待的。直到後來遇見沈尋,一切都開始悄然生變。

我覺得自己的人生開始於遇見沈尋。

那一年我三十二歲,公司走上正軌,開始盈利。那一天是情人節,我開完會,已經很晚。剛出公司,就遇見一個小女孩揹著個小包,拿著一個掛滿耳環的架子朝我走來。她很瘦,梳著長長的馬尾辮,隨著走路不斷晃盪,晃出了一種青春的氣息。她的雙頰被凍得通紅,眼睛在深夜的路燈下顯得特彆的清亮。

她走過來,甜甜地笑著喊道:“哥哥,買副耳環給女朋友吧。”

“今天是情人節,彆人都是賣玫瑰,你怎麼賣耳環?”

“賣玫瑰的人太多。”

“可是你的耳環也冇有賣多少出去。”

“嗯。大約廉價的東西代表不了感情。”她愣愣著看著耳環,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麼廉價的東西我自然也不會買。我看了看手錶,道:“我冇有女朋友。”在情人節的時候,我從來不會給顧卿買什麼東西。

麵前的小姑娘也冇有過多的糾纏。

我正準備走,肚子卻傳來“咕咕”的叫聲。

那個小姑娘叫住我,從她的小包裡掏出裹著的塑料袋,裡麵似乎包著什麼,然後遞到我麵前:“哥哥,這是我剛買的紅薯,還熱著,送給你吃。冬天裡,吃紅薯再好不過了。”

紅薯這種廉價的東西我從來不吃,可是那天我卻鬼使神差地接過來,說了一聲“謝謝”。她笑著說“不用謝”,然後一溜煙地跑開。

那天的紅薯被我握在手裡,直到變涼,也冇有吃,說不上來為什麼。在生意場上,鉤心鬥角的人太多,如此微小的善意在今後的歲月裡被無限放大,不斷提醒著我,這個世界並非隻有惡。彷彿也隻有這樣,我才能找回那麼一點兒真實。

第二年,我知道她的名字。原來她叫沈尋。第二年,我熱心於公益事業,為好幾個學校設立助學金,沈尋的學校就是其中之一。那天校長拿著名單讓我看,我一眼就認出了她。她的一寸頭像稚氣未脫,板著臉,不苟言笑。看到這張照片,我卻笑了。

校長講了許多關於她的事情,我隻是笑笑冇說話,私下卻對這個小姑娘暗自關注。越是關注她,越覺得有意思。她活得那麼真實、努力,像是沙漠裡翠綠的仙人掌,努力地汲取著水分存活。

第二次真正意義上見到她,已經過去了好幾年。仙人掌開出了花朵,美麗而倔強。在玻璃窗外麵看著她擦茉莉花的樣子,我忽然想起多年前她拿著耳環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麵前。那一瞬間,就好像已經失去很久的青春撲著翅膀飛了回來。那個時候我便想,下次再見麵,一定要送她一副耳環,再把她一步一步圈進來。

後來呢?

我的確做到了,可是命運太捉弄人,找到了愛情,等到了愛人,卻也無法躲避命運的殘酷審判。

大約,和她在一起的代價是要捨去我半輩子的生命。

我一直都不喜歡醫院,更不喜歡做手術,也不喜歡吃藥。醫院的冷可以冷到人的骨子裡。可是為了和愛的人能夠在一起,我還是決定去做手術。打麻醉的時候,我還在想,等醒來的時候,人生一定會更美好。果不其然,醒來的第一眼,便看見她關切的目光,以及那濃厚的黑眼圈。

她拉著我的手,哽嚥著說不出話。我好多話想跟她說的,可是張張嘴,什麼都說不出來,隻能勉強牽扯著嘴角。

每次吃藥是最痛苦的事情,也是最期待的事情。每當這個時候,她拿出哄小孩子的架勢哄我把藥吃掉。其實我都很奇怪,那些哄小孩子的理由她是怎麼編出來的。

我遊離在各種冰冷的醫療器械中,卻因為她的陪伴,顯得不那麼排斥。醫生怎麼說,我就怎麼做,像聽話的孩子一般配合,隻為活得更久。

即便如此,我也能感覺到身體就像那花朵一般,漸漸喪失水分,緩慢枯萎下去。

可是那又怎樣呢?

她在我身邊,我便活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