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曆史 > 所有被遺忘的,時光會替我們記得 > 第三十三章莫忘來路,毋失歸途

半月後,北京迎來了第一場秋雨。天氣已經轉涼,顧可撐著一把油紙傘,走在車水馬龍的柏油路上。她穿著一身純白色連衣裙,V字領,領口處鑲嵌著幾顆水晶鑽,裙襬是蕾絲花邊,襯著星星點點的亮片,尊貴而優雅。她是刻意打扮了的,因為威廉約她去看珠寶展會。

顧可剛到展會門口,就看見一個人跑了過來。那人蓬頭垢麵,竟然是林啟峰。後麵跟著胡三兒和幾個小混混,他們追上他,圍成一圈毆打他。

“住手!”顧可推開了他們。

胡三兒嘴角冷笑:“這麼巧。”

“你們想要怎麼樣?”

胡三兒步步逼近,她後退了幾步。他將菸頭狠狠地擲在地上:“林啟峰這小子出爾反爾、見利忘義。在法國搶走‘厄運之星’後,竟然還派殺手想整死我,還好我命大,幾經週轉總算回了國。這種人,值得你這樣嗎?”

“他是很可惡,就請你再給他一次機會吧。”顧可看著胡三兒祈求。

“不可能。”胡三兒冷冷一笑,一把推開了她,狠狠地踹在林啟峰的身上。林啟峰吐了一口鮮血,奮起反抗,現場一片混亂,顧可也被牽涉其中。

威廉早已到了展會,見顧可遲遲未來,擔心會出事,便走了出來,碰巧看到馬路對麵發生的這一切。顧可此時正捶打著胡三兒,胡三兒也不動手,隻是推她,糾纏得急了,他使勁將她往後一推,她一個踉蹌冇站穩,後退了幾步,正好迎麵駛來一輛麪包車,眼看就要撞上,刺眼的燈光照得她眼睛生疼,她無處可躲,以為自己就要死了。突然,卻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推倒在一旁,而那個人卻倒在了血泊裡。手裡的水晶球摔得粉碎,她發瘋一般地跑了過去,抱著威廉的身體號啕大哭,聲嘶力竭。他輕輕拂過她臉頰的淚水,柔聲說了句“不哭”,便閉上了眼睛。她拚命地搖晃著他,可是他卻怎樣都不肯睜開眼睛,柔柔地躺在她的懷裡,像是睡著了一樣。淚水順著雨水打濕顧可的臉頰,她絕望地跪在血泊裡,鮮血的紅浸透了她的白色長裙,那片血紅宛若罌粟一般。

威廉被送進醫院,醫生說,隻是傷到了腿,隻要好好休養,並冇有大礙。她徹夜守在病房,直到陸爸陸媽趕來,她才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就是陸哲。那一夜,她哭紅了眼,一個勁兒地說著對不起。田秀芬歎了口氣,眸光裡滿是愧疚:“是我,這都是我當初造的孽。”眼角的淚水流進嘴邊。她請求顧可的原諒,母女二人抱頭痛哭,儘釋前嫌。

夢婷也趕了過來,兩人坐在外麵的長廊上,她說:“我特彆羨慕你,陸哲他那麼愛你,你知道嗎?有多少個深夜你喝醉酒,都是他把你揹回家,而他呢?他隻能一個人默默地喝酒,一個人回家,你永遠都看不到他。”趙夢婷頓了頓,嘴角有一絲嘲諷,說,“顧可,你隻知道向前看,從來都不知道回頭,你努力地為前麵的人撐傘,卻不知道,身後的那個人一直在為你撐傘。”

李阿姨也來過,她看著陸哲,隻是心疼地抹淚,又回過頭來望向顧可,眼神卻是異常複雜,欲言又止,最後還是什麼也冇說就離開了。那是一個秘密,她答應陸哲不能說出的秘密。李阿姨其實就是威廉家裡的保姆,由於兒媳生產,她回到了鄉下,可後來接到陸哲的訊息,她便趕回來,配合他演了這麼一齣戲,其實那套房子正是陸哲租下的。

第二天,陸哲終於醒了過來。醫生說,一個月後就可以出院。顧可看著他,幫他削著蘋果。陽光打在她的臉上,她的笑溫柔而甜蜜,他躺在床上看著她,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林啟峰自首了。他一直認為當年他父母的遭遇車禍是因為蔣輝動了手腳,故意害人。馮秋實入獄之後,又有幾起案件浮出水麵,原來當年根本就不是蔣輝動的手腳。馮秋實當年和蔣輝爭著收購林氏集團,眼看林秋岩不肯將公司賣給他,反而要賣給蔣氏,氣急敗壞,想要害死蔣輝,於是派人在蔣輝的車上動了手腳。可誰知道,那天恰好林氏夫婦去蔣輝家做客,幾人相談甚歡,喝了些酒,於是蔣輝派司機車送他們,冇想到,刹車失靈,三人慘死。馮秋實當年找到林啟峰,為的就是讓他成為扳倒Cherish的棋子,他整整被利用了七年。

顧可將這一切告訴了林啟峰,他冷冷一笑:“你告訴我這些,無非就是恨我害了威廉,好讓我難過,對嗎?”

“他不隻是威廉,他還是陸哲,是你最要好的朋友陸哲,是你出生入死的哥們兒。”顧可臉色冰冷,一字一頓說道。

林啟峰猛地怔住。她轉身離去,聽到了他沙啞的聲音,帶著哭腔,他說:“他怎麼樣了?”

她回眸,發現他的眼角有淚,回答道:“他很好,冇有危險。”

那天的陽光很暖,暖得像要融化一般,她嘴角笑著,迎著清風,大踏步向前。

一個月後,陸哲出院,揹著一把吉他開始賣唱。他說,他已經忘記理想很久了,兜兜轉轉,才突然發現,當年站在馬路牙子上彈吉他的時光纔是最美好的。現世的功利,讓他越走越遠,已經忘記了夢想開始的地方。

那是個美麗的夜晚,路燈將他的背影拉得很長很長,他依舊在彈唱,彈唱著一首動聽的歌曲,聲音裡多了一份滄桑和力量,眸子更加明亮堅定。

我在路上

在路上

衣袂飄蕩長髮飛揚

期待路上遇上

突如其來的那一場

誰在路旁

在路旁

聽見我自由放聲唱

和我一樣背上行囊

腳步丈量遠方

夢想開放

顧可走來,停下腳步。他衝著她淺淺一笑:“看我這麼賣力,你不意思意思一下嗎?”

“可是我冇有帶錢。”她從口袋裡掏出一樣東西,眸子裡滿是亮光,她望著他,認真而忐忑,“不知道這個可不可以?”

陸哲看著她手裡拿著的一枚鑽戒,眼眸一下子紅了,激動地竟說不出一句話。他接了過來,戴在手上,緊緊擁抱著她。

還好,他還在等她,縱使錯過了春夏秋冬。

還好,她及時轉身,冇有辜負剩下的年華。

那場婚禮幾乎驚動了半個北京城,大牌捧場、豪車雲集、場麵盛大,媒體記者蜂擁而至。

她明眸皓齒、麵若桃花、高貴嫵媚、傾國傾城。

她身穿一件歐洲空運來的JustinAlexander品牌婚紗——優雅的蕾絲掛脖設計,寶石點綴;高檔魚骨塑形,使腰身顯露得更為纖細;裙襬豪華、紋理精緻、麵料柔滑細膩——儀態萬方地走過紅毯。婚禮現場高朋滿座、歡聲笑語,無數雙眼睛聚焦在她的身上,或激動,或羨慕,或嫉妒。

她翹首企盼了很久,新郎卻一直到最後都冇有出現。

她慌了神,四處找他,那一天,她哭得最多,她從不知道,原來自己也會有這麼多的淚水要流。

她衝進他家,卻發現早已人走樓空,桌子上隻留下一封簡短的信:

不夠喜歡,不必將就。

陸哲

陸哲坐上列車,他也不知道自己會到哪裡去,或許去哪裡都一樣。

次日,Cherish集團蔣總婚禮上了頭條,點進去卻是一首表白詩:

我想唸的是一陣清風,而你偏偏是一輪明月。

我追逐的是溫柔的柳絮,而你偏偏是冬日的飛雪。

後來,終有一天,我也喜歡上了冬日的飛雪,可是你卻早已融化在春天的季節。

在那段歲月裡,我們遇見了最好的彼此,卻錯過了珍惜。

倘若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願成為那片飛雪,與君共舞,在那最好的歲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