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仙俠玄幻 > 神武仙蹤 > 第三千三百六十四章 太荒

神武仙蹤 第三千三百六十四章 太荒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0-09-28 08:53:25

星空深邃,月光皎潔。

葉辰立於峰巔,靜靜仰看蒼緲。

映月月光,能見他眉心處,有一縷烏黑氣縈繞不散。

“永生永世,萬劫不複。”

上個天道的詛咒,至今猶在耳畔迴盪。

歲月如刀,已荼毒他一萬多年。

滅!

隨他淡淡一字,眉心永恒光綻放,強行斬滅了烏黑氣,舊紀元的遺物,終是在今夜,徹底化作曆史塵埃,為破詛咒,他也耗費了一萬多年,終功德圓滿。

“孃親。”

月夜寧靜,小娃娃的夢囈聲,奶聲奶氣。

葉辰笑的溫和,肉呼呼的小傢夥們,看著都喜人。

轟!

驀的一聲轟鳴,打破了夜的沉寂。

而後,便見玉女峰的上空,演出的異象,雷電聚集。

“荒帝劫?”

太多帝被驚醒,隔著虛無遙望玉女峰。

乃姬凝霜,該是夢中頓悟,東荒女帝道成圓滿。

“能否進階。”

眾帝多捋了鬍鬚,老實說,不怎麼確定。

“也不瞧瞧她是誰家的媳婦。”

“這可不好說,封位荒帝一事,葉辰並未參與。”

“老夫看好東荒女帝。”

議論聲頗多,都已揣手成看客。

老一輩的至尊,基本都知瑤池的傳說,上個紀元,無出帝異象,都能逆天成帝;這個紀元,多半也能締造一段神話,葉辰家的妻,各個巾幗不讓鬚眉。

葉辰已拂手,將姬凝霜送離大楚。

還是天荒,宇宙的邊荒,自古,便富有傳奇色彩,帝荒在那獨戰五帝、葉辰在那聖體大成,而東神瑤池,也是在那證道成帝,似有腐朽化神奇之偉力。

荒帝級雷劫,曠古爍今。

東荒女帝亦是後來居上,逆天進階荒帝。

對此,葉辰毫不意外,見了荒帝劫,便知能突破,如這等事,也無需他作弊,他家的小九,是很優秀的,單論修為,這麼多媳婦,就屬她最出類拔萃。

“得,全了。”

眾帝乾咳,天道之下,五尊荒帝齊了。

所以說,還尋思成荒帝者,就莫再想了,冇機會了。

那日,葉辰墮入了沉睡。

這一睡,便是悠悠百載。

百年間,他家的小娃娃,一個不見長大,因他的封印,不止封了孩子的修為與境界,還送了他們永恒。

以此,來夯實根基。

第一百零一年,他睡醒了,立在山巔頗久。

“這逼格,一萬年都追不上了。”

謝雲一聲唏噓,這輩子怕是都冇可能了。

葉辰神眸深邃。

伴著謝雲一語跌落,他的混沌輪迴眼,漸漸散去了。

所謂散去,便是化於無形,再無那雙逆天的眼。

“浪費,不要給我啊!”

熊二咧了咧嘴,真個暴殄天物。

龍爺瞥了這貨一眼,給你?給你能用的上?

此話不假。

天道的混沌輪迴眼,誰都用不了。

嗡!

說話間,葉辰聖軀一顫。

永恒的一瞬,他褪去了聖體血脈,再無特殊血統,體內璨璨的聖血、金色的帝骨,都恢複了最原本顏色。

葉辰心中多感慨。

他非先天聖體,是後天得成。

自當年神窟融辰戰本源,至今已有一萬多年了。

一萬年的春秋。

一萬年的冬夏。

是聖體血脈,助他一路高歌;也是聖體血脈,陪他一路締造神話,如今褪去,怎能不感慨。

“不要給我啊!”

司徒南也冒出了頭,嘖舌不已。

龍爺側眸,也送了他一個斜視的眼神兒。

天道的輪迴眼,外人用不了。

天道的聖體血脈,外人一樣用不了,強融必死。

“他,終是踏出了這一步。”

人王捋了鬍鬚,一話,頗多深意。

與其說葉辰褪去了血脈,倒不如說他返璞歸真了,至一定級彆,血不血脈的,實則已無所謂,對戰力的加成,可忽略不計了,聖體血脈雖霸道,但也是一種枷鎖,這一點,很多人在成帝時,便已知曉。

“前所未有的輕鬆。”

這,便是葉辰如今的感覺,恍似脫下了一身負重。

他的血脈、本源與神藏,則魂歸天地。

萬眾矚目下,葉辰盤膝而坐,如神明,寶相莊嚴。

三日,未見他動彈。

至第四日,他凝練了一柄無形的劍,自斬了一刀,這等自斬,斬的非修為,而是聯絡,與此宇宙的聯絡。

冇錯,他斬斷了他在宇宙的印記。

那一瞬,他不再是天道。

那一瞬,他也不再是此宇宙的人。

而女帝、神尊、帝荒、帝尊以及東荒女帝的身上,則都綻放了最為璀璨的光輝,葉辰自斬,不再是天道,他們卻成了新天道,五尊荒帝,聯合成天道。

“這,是啥個操作。”

太多人疑惑,棄血脈他們理解,咋還褪去了天道。

“此宇宙,最高不過荒帝巔峰。”

“他棄血脈、斬印記、褪天道,自是為更高的境界。”

“這般說,就通俗易懂了。”

眾生皆明悟,若如此能進階更高修為,自是值得,道無止境,已為荒帝巔峰的葉辰,已有資格超越荒帝,他,會走出一條...這個宇宙從未走出過的路。

葉辰出了恒嶽宗。

與他一道的,還有東荒女帝。

行走中,姬凝霜也褪去了仙體血脈,血脈迴歸原本。

“果是近親。”

葉辰喃語,抬了手,將一縷還未散儘的瑤池本源,拈在了手裡,瑤池仙體與上個天道,是有某種關聯的,說其出自天道、說其與聖體是近親,也冇啥毛病,這也是兩種血脈互換肉身,就會互開神藏的原因,隻不過,相比荒古聖體而言,仙體先前便缺了一種力量,或者說所有血脈都不具備,隻聖體有。

隻因聖體,纔是天道的嫡傳。

這些,皆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新的紀元已是新的開始。

兩人入了宇宙最峰巔。

女帝、神尊、帝荒與帝尊,都已在那了,曾經的天道、新的五天道,於縹緲擺了茶桌,是敘舊也是論道,相互間,都有某種關係,任何力量都無法抹滅。

“那,是大佬們的聚會。”

不少至尊揣手,貌似隻有看的份兒,根本上不去。

足九日,此局才散。

臨走前,神尊與帝尊,還找葉辰約了一架。

同階對戰。

無人知成敗。

隻知,神尊被掛樹上了,小神尊被踹成了一坨。

隻知,帝尊也被掛樹上了,小帝尊也成了一坨。

為此,齊嫿與夢魔還跑去玉女峰,給葉辰一頓好罵。

打就打唄!

偏偏打那個部位,這若上了床,乾點啥嘞!

“咋冇把帝荒揍一頓嘞!”

冥帝頗感遺憾,搞不好,也會把小帝荒踹成一坨。

當夜,冥帝就被錘了。

帝荒已是天道,冥帝想的啥,他門兒清的。

“老夫想看的是,他與女帝乾仗。”

玄帝捋了鬍鬚,也是一個極不安分的主。

“去哪打?床上?”

“嗯,英雄所見略同。”

“該是驚天動地。”

話題扯開,不正經的人才,都會不自覺的紮堆兒。

葉辰走了,出了宇宙。

自複活之後,這是他第一次出去,是尋刑字小娃、尋趙雲,也是尋趙雲家的宇宙,還有便是...永恒仙域,有太多未知,需他一一探尋,隻為解開疑惑。

宇外虛妄,還是那般浩瀚枯寂。

即便他成了荒帝,即便位列最巔峰,依舊望不穿。

虛妄深處,他默默駐足。

若未記錯,趙雲他們家的宇宙,先前便是在這的,奈何此番再來,那個宇宙又不見了,多半是五尊天道,又把宇宙挪走了,至於又挪哪去了,鬼曉得。

找尋的路,是極漫長的。

足尋了一千年,都未見宇宙的蹤影。

倒是尋到了虛妄河。

他一路隨行,也曾真身入河中,如今他荒帝巔峰,已有這個資格了,相比當年哪!他與趙雲何其的尷尬,稀裡糊塗被捲入河中,到了連站都站不穩的。

這條河,他跟了一千年。

千年的歲月,他就躺在河中,靜靜的參悟。

“原來如此。”

千年終結,他一聲喃語。

虛妄河的秘辛,他已得了幾分真諦。

他未再跟,漸行漸遠。

宇外浩瀚無疆,他背影略顯孤寂,不知走了多少年。

崢...!

不知哪一日,永恒仙曲響徹。

昔年,需他曾與女帝合力彈奏,引出過小娃。

此刻,他一人便可做兩人事。

荒帝巔峰大神通,無論走到哪,都能入女帝的夢。

隻可惜,彈琴千年,也未見小娃來。

宇外,靜的讓他頗不習慣,好似,一切都歸寂了,不見刑字小娃、不見趙雲、不見虛妄花、不見棺中人,亦不見兩尊魔,彷彿無邊的黑暗,就隻剩下他一個活人,走走停停幾千年,連不明生物都未見。

人為尋到,造化卻有。

來宇外第九千個年頭兒,他化身成了永恒。

第一萬年,他終是超越了荒帝。

諸天宇宙史上,他該是第一尊太荒境。

他足千年未動,隻仰看虛無。

超越了荒帝,自有超越荒帝的眼界,似是望見了秘辛,是有關永恒仙域的,永恒的國度,能隱約望見了,但距此,無比的遙遠,比虛幻的夢還更加遙遠。

“永恒之門?”

他收眸,喃喃自語,眸光也變的明暗不定。

“咱回去吧!”

混沌鼎溜煙兒跑出,上竄下跳。

老實說,不怎麼待見宇外虛妄,到處都黑不溜秋,還是諸天好,人才紮堆,有事兒冇事兒還能找人聊聊,有不少女帝器,還等著它泡呢?這是大事兒。

葉辰不語,瞥向了一方。

足有三五瞬,他才邁開了腳步,入虛妄更深處。

那裡,有一片魔海。

魔海中,藏著一個老相識:虛妄魔。

因他降臨,魔海翻滾,一縷縷魔霧洶湧,該是虛妄魔,感知到了強大的存在,此番,所表現的是忌憚。

也對,他已非太荒境。

當年一戰,自斬了一刀,還險些被打滅了。

“前輩,彆來無恙。”

葉辰淡淡道,看了魔海,又環望了四周。

確定隻虛妄魔,未見虛無魔。

“是你。”

虛妄魔一驚,似認出了葉辰,當年隻準荒帝圓滿,如今再見,竟已超越荒帝,竟已是太荒境,這特麼的,他開掛了?進階的速度,也未免快的太嚇人。

震驚之餘,還有憤怒。

當年若非葉辰,他與虛無魔多半已滅了小娃。

那一戰,他們輸了。

也是那一戰,他跌落了階位,不止跌下了太荒境,還落了一身的傷,也是無法抹滅的那種,至今未複原,偏偏在這節骨眼上,遭遇了太荒級彆的葉辰。

想到這,他轉身便遁。

打?打毛線,他一人可戰不過葉辰。

“哪走。”

葉辰一語枯寂,伸手探入了魔海,捉出了虛妄魔。

“給吾...滅。”

虛妄魔一聲暴喝,祭了魔海,吞天滅地。

錚!

葉辰未動,體內斬出了一道永恒光,劈開了魔海,連帶虛妄魔,也一併劈翻了,一路橫飛虛妄足八萬裡,那廝也是荒帝不假,奈何初階,遠非他對手。

啊...!

虛妄魔怒嚎,頓的變了形態,成擎天巨魔。

葉辰無視,一腳踩了下去。

這一腳,足夠分量,踩崩了虛妄魔軀,隻剩元神,就這還想逃,被混沌鼎強勢鎮壓,任他魔威毀天滅地,也掙不脫封印,一縷縷的元神,被強勢化滅。

“門在哪。”葉辰淡道。

他口的門,指的自是永恒之門。

也隻有跨過那道門,才能真正到永恒仙域。

“汝,永遠也不可能知道。”

虛妄魔獰笑,許是知道活不成了,自不會吐露秘辛。

葉辰未曾言語,直接搜魂。

遺憾的是,虛妄魔的元神深處,有一道詭異禁製,所屬太荒級彆,觸了那禁製,虛妄魔便開始分崩離析,元神寸寸崩潰,伴著獰笑聲,化了一片虛無。

這就尷尬了。

好不容易逮住個活的,灰飛煙滅了。

葉辰默默轉身。

若這一段旅途,那他,便是一個虛妄的遊客。

無人為他記錄之光。

無儘的歲月,他如一隻遊魂,浪蕩在無邊黑暗中。

奈何,想尋的人一個都未尋到。

人間蒸發了?

葉辰不止一次這般問,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也可能是虛妄太浩瀚,而他所走所知,皆冰山一角。

“永恒之門。”

他的喃語一路相隨,想知的秘辛,隻有去永恒的仙域,才能真正解得開,問題是,他不知那座門在哪。

趙雲多半知道。

可那貨,也不知跑哪浪去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