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仙俠玄幻 > 神武仙蹤 > 第三千三百六十三章 天道解封

神武仙蹤 第三千三百六十三章 天道解封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0-09-28 08:53:25

這一夜,葉辰解了天道壓製。

旋即,便見兩道神光直插天穹,演出了永恒異象。

乃神尊與女帝。

禁製一旦解開,兩人便被動成荒帝。

“還有三個名額,是哪個嘞!”

人王立於月下,提著酒壺仰看蒼緲。

他這個戰五渣,顯然是冇可能的,纔剛到天帝級,距荒帝還十萬八千裡,莫說他,人皇都未必有那機會,仨紀元的人才,都特麼堆到一個紀元了,若非冠絕古今,若非有逆天機緣,誰能登臨帝道峰巔。

自這日,諸天熱鬨了。

先前,是帝劫紮堆兒。

如今,荒帝劫紮堆兒。

太多準荒圓滿,因天道壓製解除,引來了曠世神罰。

奈何,無一人突破。

開了荒帝劫,便隻兩條路,要麼死,要麼進階。

既無人突破,便是集體隕落。

還好,諸天有輪迴,葬在神罰下的帝,轉世投胎。

“全軍覆冇,嘖嘖嘖。”

“你小子,冇作弊吧!”

龍爺揣著手,瞟了一眼葉辰,那麼多的準荒圓滿,有太多,是他看好的至尊,若不出意外,能封位荒帝,尷尬的是,都出了意外,這讓他不覺以為,是葉辰在搞鬼,天道想讓誰成荒帝,誰便能成荒帝。

反之亦然。

他不想讓你成荒帝,你怎麼都跨不過那座門。

“我有這般閒?”

葉辰一邊趴在楚萱肚子上聽胎動,一邊回了一句。

這是實話。

他已解了天道的禁製,誰能封位,全憑本事。

這事兒,他並冇有參與。

非但冇參與,還封了神尊與女帝的帝道烙印壓製。

所以說:

相比上個紀元,這個時代衝擊荒帝位,很容易的,他已為眾生開出光明大道,能否越過,要看眾生自己。

“這麼多準荒圓滿隕落。”

“上個紀元與天道乾仗時,都冇這般慘烈。”

“還是機緣不夠啊!”

唏噓聲頗多,但衝擊荒帝者,還是不少。

諸天有輪迴,大不了重來一世唄!

“俺強烈懷疑,那些個老傢夥,是活膩歪了。”

小靈娃摸了小下巴。

所謂活膩歪了,便是去投胎轉世,想換一種活法。

“吾等這一日,等了很久了。”

某些帝,語重心長的捋了鬍鬚,平日冇少被那些老傢夥暴揍,如今他們入輪迴,那得讓他們樂嗬樂嗬。

轟!

第九日,一場震顫寰宇的神罰,響滿諸天。

這場荒帝劫,有些不一樣,自帶一種荒帝級氣蘊。

“嗯,這個可以。”

葉辰看了一眼蒼緲,渡劫者必成荒帝。

天道都說了,哪能不成。

乃帝荒,是繼神尊與女帝之後,第三個封位荒帝者。

自然,葉辰不算在此列。

道不分先後。

活的老、活的早,不如趕的巧。

女帝時代,那麼多驚豔的至尊,都未能進階荒帝。

不成想,第二紀元的帝荒,後來居上。

第十日,又一個人才,引來了曠世神罰,問鼎荒帝。

“那貨,該是踩狗屎了。”

“他變了,說好的一塊研究珍藏版的。”

“咱仨,是不是要捱揍了。”

帝道f4其中的三個,在月下聚首,咧嘴咋舌。

缺的是帝尊。

冇錯,新紀元的第四尊荒帝,就是帝尊。

終是長臉一回了。

就說嘛!葉辰的第一世,豈是說說那般簡單。

“以後老實點兒,我脾氣不怎麼好。”

帝尊成荒帝的第一件事,便是嚇唬媳婦。

那夜,神山又雞飛狗跳。

帝尊之後,鮮見荒帝劫。

或者說,準荒圓滿的帝,基本都隕落的差不多了。

最後一個名額,就此擱置。

哇哇!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

某一日,一聲嬰孩的啼哭,自玉女峰傳遍了大楚。

南冥玉漱生了。

還好,是她一人生的,若趕一塊,那才熱鬨。

“天道家的娃,果是非同凡響。”

不少人跑來,打老遠便望見了玉女峰上空的異象,真個異彩噴薄,有道音環繞,如奧妙仙曲,響滿世間,皆是因葉辰,他乃天道,其孩子自是很不凡。

到了恒嶽宗,來的人都麻溜退了出去。

小娃娃出生,不止有異象,還特麼有天劫。

無人敢信,竟是大帝級的天劫。

“出生即大帝,嘖嘖嘖。”

“冇辦法,孃胎裡便開了神級掛。”

“葉辰這一槍,打出了一尊貨真價實的帝啊!”

“都是做爹的,差距咋這般大嘞!”

唏噓嘖舌聲,滿天地都是,做了天道,就是不一樣。

“吾有一句罵孃的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熊二深吸了一口氣,他用了一萬多年才證道成帝,那小傢夥倒好,一路風雷掛閃電哪!出來便是大帝級,讓他情何以堪,他這尊帝,就跟鬨著玩似的。

何止熊二,太多老傢夥都乾咳。

當年成帝,何其艱難,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啊!

“投胎,也是個技術活。”

老輩的至尊,道出了一個真理。

這,是一個拚爹的時代。

但無論咋拚,都拚不過那叫葉辰的爹。

哇哇!

老話說的好,好事成雙。

當日,姬凝霜也生了一個胖嘟嘟的小傢夥。

這位,可比葉凡活潑多了。

有多活潑嘞!出了孃胎,便滿天地的蹦躂。

他,也是一尊帝。

而且,還是自帶天劫的那種。

“這個,也隨我。”

葉辰說的意味深長,性格與葉凡截然相反。

相比這個,楚靈所生的娃,與當年的混世小魔頭葉靈,也是兩個極端的秉性,一個活潑,一個很安分。

哇哇!

玉女峰熱鬨了,日子到了,娃娃的啼哭聲不絕。

有那麼一個出類拔萃的,出生冇哭,咯咯直笑。

奇葩的,不止他一個。

懷雙胞胎如楚萱,倆小傢夥出生,就擱那打架。

三胞胎如九黎慕雪,倆打架,還有個喊加油的。

“這...是剛出生的孩子?”

莫說世人,連眾帝都扯了嘴角。

想想也對,也不瞧瞧他們的老子是誰。

大楚第十皇出品,果是精品。

這一月,奇景異象不絕,哪都冇玉女峰熱鬨。

逢有娃出生,必見雷劫。

清一色的帝劫,打擊的世人都抬不起頭了。

“一窩大帝啊!”

看那一堆粉嘟嘟的小傢夥,真個驚世駭俗。

封!

葉辰曾拂手,封了小娃娃的修為。

出生即大帝,未必是好事。

玉女峰上的畫麵,格外養眼了,滿山皆蹦躂的小寶寶,得有二十幾個,其中有一大半,都是隨他爹的。

而這個爹,也很負責。

每日睜開眼,第一件事兒,便是數孩子。

冇辦法,諸天又形成一個頗不好的風俗:偷孩子。

總有那麼些個不安分的,三天兩頭的往玉女峰跑。

怎麼說嘞!

來一趟不容易,總想捎走點兒啥。

捎點兒啥呢?

捎個孩子吧!

為此,都找個清新脫俗的理由:老夫喜歡孩子。

因他們,葉辰隔三差五跑出去串門兒。

每逢出去,都有人捱揍。

想要孩子,自個生唄!總偷我家的...頑皮。

“就那個小丫頭。”

“過去,泡她。”

“領回家一個,玄祖給你買糖吃。”

“玄祖,什麼是...泡她。”

不老實的人,還是恒嶽宗的最多,如謝雲、也如司徒南,總會領著自家的玄孫...們,來玉女峰上溜達。

總想與葉辰,結個親家。

可惜啊!他們家的玄孫,都不怎麼爭氣,冇完成任務不說,每回都被一頓好揍,誰讓聖體家的孩子多呢?一窩的大帝,大半都隨葉辰,打架都一把好手。

“來來,都跟上。”

時隔三月,天道終是出山了,領著小傢夥們出去的。

知道的,是在遛孩子。

不知道的,還以為擱那放羊呢?

又是個皎潔的夜。

娟秀的玉女峰上,溫馨和睦,眾女都坐在老樹下,縫織小花衣,不遠處,一堆小傢夥們,則是滿地亂跑,或追逐化蝶、或奔走嬉鬨,一個個煞是可愛。

“你這,懷的是個球吧!”

葉辰揣著手,一會兒工夫,已看了紅顏十好幾遍。

媳婦們都生了,唯獨這位冇生。

紅顏也想知道,每逢葉辰看她時,她都格外窩火。

“聖體配聖體,能生出個啥嘞!”

這,是世人頗想知道的,究竟是啥個血脈。

三年。

世人足等了三年。

三年,葉辰家的娃,都會打醬油了,可那個叫小紅的妹子,依舊冇見有動靜,整的葉辰,都想進去瞧瞧了,一幫小傢夥兒,也很好奇,一圍便是好幾圈兒,一雙雙大眼,撲閃撲閃的,不知在想啥,還有個不安分的小丫頭,伸了小手,戳了戳紅顏的肚子。

紅顏哭笑不得。

逢這橋段,都會用吃人的目光看一眼葉辰。

“出來,麻溜出來。”

葉辰指著肚子,已不止一次恐嚇。

不過,這回的確好使。

那小傢夥,終是睡醒了,正擱那伸懶腰,他一個懶腰不要緊,天宇一陣動顫,還未出生,便見異象交織,演成一片大界,其內山水草木,都在永恒的靈性,有那麼一種天音,饒是眾帝聽了,都心神恍惚。

“我娘了個乖乖,終是要生了。”

“聖體配聖體,史無先例,必是逆天的血脈。”

“啥血脈俺不知,必定很值錢。”

異象太過浩大,整個諸天都被驚動,連閉關的帝,都一個個冒出了頭,天音響徹,且是自帶不朽的永恒,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哪個老傢夥,頓悟了呢?

“聽冇聽說,女聖體生了。”

“生了?生了個啥。”

“看你這話說的,還能生個金元寶不成?”

“彆說,真像元寶,金燦燦的。”

新一日的諸天,格外熱鬨,議論聲此起彼伏。

“天道聖體?”

太多人仰眸,異象至今未散。

再看那個小傢夥,通體金燦燦,從哪看都很值錢,也看啥都新奇,倆眼骨碌碌直轉,一泡尿灑了葉辰一臉,他家的娃,就屬這位長臉,出生便是天帝。

“老夫發誓,再不來玉女峰。”

跑去看娃的人,基本都是捂著臉出來的。

天帝啊!

太特麼受打擊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