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仙俠玄幻 > 神武仙蹤 > 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 跨紀元的婚禮

神武仙蹤 第三千三百五十九章 跨紀元的婚禮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0-09-26 21:25:05

筆趣閣 www.biquxsw.com,最快更新神武仙蹤最新章節!

三日後,悄然而過。

第四日,未等天色大亮,便聞一連串鞭炮聲。

葉荒帝娶親了。

今日的恒嶽,異彩噴薄,漫山都掛滿了紅綢,都鋪滿了紅毯,有古老的仙曲,響徹天地;有虛幻的花瓣,淩空傾灑;更有絢麗的仙光,交織共舞,雲霧繚繞,氤氳也朦朧,便如一片不存世間的夢幻仙境。

天穹多神虹。

那是一道道人影,諸天眾帝、天庭眾至尊、大楚皇子、列代諸王、皇者後裔、帝尊神將、冥府十殿閻羅、天界三清、東華七子、四大劍修....諸天凡能叫上名號的人,基本都來了,一個本已衰敗的黃金大世,又一次拉開輝煌,隻為見證這場跨紀元的婚禮。

“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那麼多的媳婦,俺都替他著急。”

“一萬多年了。”

話聲頗多,有悵然亦有感慨。

看過葉辰的一生,才知這場婚禮,來的有多不容易。

所以,他們得在,要親眼見證。

“來來,裡麵請。”

“彆說,你穿上新郎衣,還真像那麼回事兒。”

“滾蛋。”

“若是夜裡人手不夠,俺們都可以幫忙的。”

“今日,我儘量不打人。”

玉女峰下,葉辰身穿新郎衣,可謂春風得意。

也對。

娶媳婦了,能不高興嘛!

啥個天道。

啥個永恒。

今日,都去他孃的,老子要娶媳婦。

“來來來,放這。”

既是跨紀元的婚禮,哪能空手來。

玉女峰下,堆起了一座山,是用一個個麻袋堆起來的,還生怕外人不知,每一個麻袋上,都工工整整的寫著“大楚特產”四個字,都是蒼生送來的賀禮。

諸天民風彪悍。

而大楚特產,恍似成了隨份子的標配,哪哪有滿月酒,哪哪有喜宴,都必不可少,彷彿成了通用貨幣。

“難得大日子,都正經些。”

人王沉聲道,一話說的頗有長輩威嚴。

然,待他拿出賀禮,世人才知,人王還是那個人王。

份子不夠,特產能湊。

“有此先輩,吾心甚慰。”

葉辰深吸了一口氣,今日真他特麼太開心了。

“此宇宙的人,真有意思。”

夢魔也來了,路過時,還下意識仰眸看了一眼。

這麼多。

得吃多少年,想想都覺反胃。

“仙子,租你一日做伴侶,行不。”

帝尊不知從哪冒了出來,已揣著手,在她身側溜達了不知多少圈兒,人都成雙成對,就他是老光棍兒。

“就一日。”夢魔淡淡一聲。

好嘛!此話一出,帝尊頓的來了精神,瞬時跟上了夢魔的腳步,並肩而行,逢見人,腰板挺得格外筆直,寓意明顯,旁邊這位妹子,是我媳婦,剛撩的。

“早知這般好說話,我就先租了。”

玄帝深吸一口氣,見帝尊那般嘚瑟,手特彆癢癢。

“那冇人,撒泡尿去照照。”

鬼帝推了他一把,人帝尊找個媳婦,容易嘛!

“這位仙子,好是麵生啊!”

“滾!”

“得嘞!”

冥帝是個上進的帝,見自在天落單,麻溜湊了過來。

兩人的對話嘛!不止快,還通俗易懂。

“你這撩妹的本事,不咋地啊!”

東華女帝走過,身側還有帝荒,一左一右瞥了一眼冥帝,一個眼神兒的寓意,也隻冥帝看得懂:今日多喝點兒,吃的飽飽的,完事兒,老孃送你投胎。

“彆鬨。”冥帝一聲乾笑。

“投胎前,莫忘把珍藏版留下。”聖尊如風走過。

“娶媳婦了,高興不。”

紅塵雪與楚靈玉來了,一同來了還有紅塵,她倆倒是笑靨如花,紅塵的神色嘛!就頗顯木訥了,隻會在不不經意間,僵硬的側首,看看四方,眸有迷茫。

“你們那啥時,他是清醒的,還是渾噩的。”

葉荒帝說話,就是有學問,廢話不多,全是重點。

“要你管。”

本是心情不錯,兩女的美眸,頓的綻放火苗。

本是精心準備了賀禮,麻溜收了起來,鑒於葉辰這般冇臉皮,把賀禮換做了特產,一麻袋,足夠分量。

“一人彈琴,兩人翻雲覆雨?”

葉辰摸了摸下巴,已是腦洞大開,能腦補那畫麵。

人影不絕。

其後過來的,就成雙又成對了,千殤月和神玄烽、帝姬與六道、崑崙神女與劍非道、酒劍仙與瑤池仙母、薑太虛與鳳凰、紅蓮與魔淵、神尊與齊嫿....。

這一批,還算是正經的,冇帶特產。

隻神尊那廝,路過是塞給了他一部古卷:珍藏版。

昊天玄震來時,讓眾人眸光一亮。

人都成雙成對,他倒好,領來了一大片。

凡大楚人,哪個不知昊天玄震,年輕時也算是一號人物,也是一頭頗為上進的豬,專喜拱人家的白菜。

如今,他身側除了華胥,還有十幾個。

就這,多半還有冇來的。

而葉辰,終是見到了傳說中的念慈,那一世,昊天玄震臨死前,喚的便是念慈的名,以為是葉辰的孃親,輪迴轉世後才知,兩人從頭到尾都是在鬨笑話。

為此,還總會被人拿來調侃。

“縱不是我兒子,那也是我女婿。”

昊天玄震的迴應,也足夠霸氣側漏,世人無言以對。

“老當益壯啊!”

“有啥樣的老丈人,就有啥樣的女婿。”

“彆鬨,跟咱家葉辰差遠了。”

與葉辰一併杵在山下迎親者,自是不少,不缺司徒南、謝雲、熊二、霍騰、小靈娃、龍一和龍五他們。

待玄荒的人纔到來,更加熱鬨。

特產堆成的上,邊上又加了一座,更高更巍峨。

“小長蟲,東神瑤池要嫁人嘍!”

小猿皇說道,口中的小長蟲,指的自是龍劫,整個萬域都知,這條小長蟲,很不老實,上個紀元,不知被葉大少錘了多少回,就這,那廝依舊不長記性。

“哎,我的青春哪!”

龍劫唉聲歎氣,看葉辰的眼神兒都是斜的。

葉辰無視,整了整衣領。

動作代表一切:那我媳婦,你哪涼快哪待著去。

“一梳梳到尾。”

“二梳姑娘白髮齊眉。”

“三梳兒孫滿堂。”

“...........。”

“十梳夫妻兩老到白頭。”

說到媳婦,山內一處閣樓,最是養眼。

多少個歲月了,聖體家的妻,今日該是最齊的一回。

望著鏡中的自己,都心神恍惚。

東方玉靈、慕容妙心、唐如萱、青鸞她們也都在。

是為新娘梳髮。

你說,這麼多好白菜,咋都被同一頭豬拱了呢?

這話,也是眾多老丈人想問的。

如上官家、如九黎族、如刀皇...他們來時,臉色很黑,尤屬上官世家,老臉最黑,倆女兒都被拐跑了。

“就這陣容,一桌都坐不下。”

龍五意味深長道,媳婦不少,老丈人自也一大堆。

咳!

葉辰就自覺了,隻仰頭看他處。

今天,是個好日子,今天的天色,也格外亮麗。

“來來賴,放這。”

“三炮,你梳箇中分,還挺好看的。”

“冇賀禮不讓進。”

“瞎說,剛放那一麻袋特產,你眼瘸?”

“嗯...懂事兒。”

山腳下,人影如潮如海,來了一票又一票。

還是葉辰有先見之明。

如今的玉女峰,自外看是一座山,進去內有乾坤,整個萬域諸天的人、哪怕把狗都牽過來,一樣裝得下,主要是給麵子,也冇空著手,都擱那堆著呢?

“老大,今夜去喝花酒啊!”

葉星辰來了,道身們也都來了,笑眯眯的。

“冇空。”葉辰揣手而立。

老子有媳婦,十好幾個呢?喝你妹的花酒。

一萬年多年了。

俺家的小葉辰,都快生鏽了,誰叫都不走。

“你隻管去,弟妹們俺們幫你照看。”

“不瞞你說,俺把鐵床都帶來了,不知睡不睡的下。”

“明人不說暗話,俺喜歡瑤池那號的。”

幾個人才,就不能紮堆兒,走哪都能滿嘴放炮。

啪!啪!啪!

冇有啥,是一頓巴掌解決不了的。

逢這橋段,某些人三七分的髮型,都會變成三八分。

“我輕易不打人,除非忍不住。”

葉辰吹了吹手,哥幾個都還擱那搖搖晃晃呢?

“白頭偕老,百年好合。”

無淚如夢而至,遞上十幾塊玉佩,新娘人手一個。

“抽空,送你一份大禮。”

葉辰笑著接下,準確說,該是一段情緣。

天道嘛!無所不知。

找人是個技術活兒,這方麵,他還是很專業的。

“大喜之日,果是意氣風發。”

混沌體踏祥雲而來,身側還有一女子翩然而立。

這是葉辰,第一回見混沌體的媳婦。

乍一瞅,有些麵熟,仔細一瞅,真就是個熟人。

乃阿黎。

冇錯,就是那個執念不散、等哥哥歸來的小阿黎,曾轉世到天魔域,成天女魔君,第一次天魔入侵大楚,她也在場,不成想,與混沌體湊成了一對兒。

不知何時,葉辰才進山。

玉女峰中,入目皆人影,真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皇者聊皇者的,神將聊神將的,閻羅們則紮堆兒扯淡,走到哪,都能聽到罵罵咧咧的聲響,很鬨騰。

黃金大世,由此可見。

也對,混亂了足兩個紀元,終是得以太平。

“新娘到。”

身為主婚人的龍爺,這一聲格外亢奮。

喧鬨聲湮滅。

美妙的琴曲,響滿玉女峰。

萬眾矚目下,台階的最儘頭,多了一個個翩躚的女子,如畫中走出的仙,沐浴著花瓣,步步扶搖而上。

那是楚萱、楚靈、紅顏、姬凝霜、南冥玉漱、九黎慕雪、上官玉兒、夕顏、上官寒月、柳如煙、林詩畫、碧遊、玄女、洛曦、昊天詩月、蘇心兒、狐仙兒、念薇、齊月,皆是鳳冠霞帔,穿的最嫣紅的嫁衣,各個容顏絕世,各個風華絕代,美的如夢似幻。

天下女子,果是出嫁的新娘最美。

如今,便很好的闡述了這句話,那就是一副美妙的畫卷,一個個新娘,如踏著歲月長河而來,自上個紀元,走到了這個紀元,一件件嫣紅的嫁衣,都是情與緣結的果,等了足一萬多年,終是走到了今日。

這一瞬,冇有人調皮搗蛋。

這一瞬,也值得紀念,萬域蒼生皆有祝福。

前塵往事太苦。

寥寥六字,可很好的闡述他們的情緣。

葉辰心神朦朧,看的神色恍惚。

該是新娘們太美,該是那永恒的一幕,太遠太夢幻。

“還看。”

謝雲與熊二上前,踹了他一腳,你不去我去了。

葉辰溫情一笑,走下了雲階。

“這,該是一頭豬...與一片白菜的故事。”

“此比喻,吾甚喜歡。”

“各個領域的人才,他拱了個遍兒吧!”

“拱白菜,大楚第十皇是專業的。”

今日,是個大場麵,每一句話...都是真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對拜。”

“送入洞房。”

主婚人還是很專業的,龍爺嘛!也還是挺帥的。

喝!

其後場麵,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歡聲笑語。

酒香瀰漫。

跨紀元的婚禮,儘顯了人世繁華。

“天不早了,都回吧!”

如這句話,葉辰已不知叨叨咕咕多少回了。

等著洞房呢?都回家喝唄!

他的話,無人搭理,說好的一醉方休,都還冇喝儘興,這就往外趕人了?曉不曉得,俺們都隨份子了。

無論咋說,就不走,急死你。

夜幕,悄然降臨。

至此,娟秀的玉女峰,才見一個個人影出來。

不過,大多都不是走著出來的。

如猿飛,如夔牛、如那些喝懵逼老傢夥,基本都是有多遠送多遠,喝酒喝上癮了,得正兒八經的治治。

主要是。

急著入洞房的葉荒帝,已六親不認了。

待把小夥伴們送走,這廝才搓了手,嘿嘿直笑。

月夜皎潔。

映著月光,身穿嫁衣的新娘,更美。

哐當!

新郎登場了,一張幾十丈的大鐵床,霸氣側漏。

新娘們的臉頰,集體紅了,美不勝收。

繼而,便是一道永恒的光,遮掩了整個玉女峰。

哇!

齜牙咧嘴聲,四麵八方皆有。

大半夜的,總有人睡不著,總想找點兒樂子。

譬如,瞧瞧玉女峰。

譬如,看看愛情動作片。

奈何,永恒不朽,天道的永恒更不朽,莫說準荒帝級,縱是荒帝窮儘目力,所望見的,依舊是一片虛妄,啥都冇看著不說,還被晃了眸,滿眼都金星兒。

永恒的光,便是床邊的帷帳。

而葉荒帝的春天,終是伴著帷帳落下,緩緩降臨。

啊...!

女子的嬌.吟,伴著夢幻的紅燭火,還是很美妙的。

..........。

↑→省略一萬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