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仙俠玄幻 > 神武仙蹤 > 第三千三百五十七章 不能走嘍!

神武仙蹤 第三千三百五十七章 不能走嘍!

作者:六界三道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0-09-22 17:27:13

三年,葉辰恢複了些許記憶。

某一日,他立在恒嶽山的門前,看了很久很久。

都知他在找尋記憶,無人叨擾他。

“不老的恒嶽。”

時隔無儘的歲月,他又抬了腳,如當年第一次來,順著山門前的石階,一步步走了上去,走的神誌不清,連他自己都不知,他如今走的,是當年的路。

路過小靈園時,他驀的駐足。

園中有虎娃,有張豐年,也有一隻呱呱叫的小鷹。

“大哥哥。”

虎娃起身,依是那般憨厚。

而張豐年的笑,也永遠都那般的溫和。

葉辰一笑,默默抬腳。

他又成一個遊客,走上了恒嶽宗,走一路看一路,恍似古老畫麵曆曆在目,每一處,都好似有他的身影,映的是歲月與滄桑,都在永恒中,化作不朽。

“給他放點兒血,還是冇問題。”

暗中有人跟隨,總少不了司徒南、謝雲和熊二。

“來,看那。”

龐大川拽了三人,遙指了一下玉女峰。

完事兒,仨貨便溜冇影兒了,玉女峰是個好地方,玉女峰上的人,也各個都漂亮,此刻,都在瞅著他們,一雙雙美眸,都綻放了火苗,不跑就得捱揍。

“來了。”

葉辰方纔踏入靈丹閣,便見徐福笑著迎了上來。

怎麼說嘞!來個擁抱該是不過分。

葉辰抬手,一手將笑臉相迎的徐福扒拉到一邊兒了。

真...他孃的尷尬。

徐福黑臉,咋一點兒麵子都不給嘞!

葉辰不語,隻看齊月。

上個紀元的記憶,貌似並未恢複,但他第二世的記憶,卻在隱隱約約間,一點一滴的刻入了他的意識。

“朕有生之年,必開疆擴土,造萬世王朝。”

這,該是他第二世,說過的最豪言壯語的一句話。

而他此刻所看的女子,便是他第二世的皇後。

“回來了。”齊月嫣然一笑。

“記得你嫁給朕時,隻十五歲。”

葉辰抬了手,撥開了齊月灑落的一縷秀髮,輕輕撫摸著那張臉頰,與記憶中一模一樣,還是那般的美。

很懵逼有木有。

徐福有點兒愣,這特麼哪年的事兒。

“媳婦都在恒嶽呢?這般撩妹,不好吧!”

小靈娃坐在房頂嘀咕,抽空還看了一眼玉女峰。

“泡妞兒,他是專業的。”

聖體家的妻都是看客,單手托臉頰,看她家相公撩妹,都開明的主,曾說過無數次的話,至今依舊作數:葉辰有多少女人,她們不在乎,隻在乎那個人。

平平安安就好。

前塵往事太苦,可不能再相忘江湖。

“十...五歲?”

齊月玉口微張,徐福不知,她亦不知。

我...嫁過你嗎?

這是哪年的事。

曾經的某年某月,我們有過一段姻緣?

葉辰笑著,牽了她的手。

齊月怔怔,就那般傻傻的跟著,更不敢刺激葉辰。

哇擦!這就拐走了?

徐福挑眉,成了天道,拱白菜的方式都不一樣了。

天曉得葉辰回玉女峰時,是哪一日。

可他,卻成了一尊傀儡,也如一尊雕像,靜靜立在那,紋絲不動,神色略顯木訥,空洞的眸,時而會閃過一絲迷茫,自始至終,都拽著齊月的手不放開。

“叨...叨擾了。”

齊月掙紮一下,欲轉身離去,這局麵未免太尷尬。

可葉辰的手,怎麼都掰不開。

“進了玉女峰,可就不能走嘍!”

上官寒月嘻嘻一笑。

眾女也上前,挽回了齊月。

若非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故事,他家的葉辰,又怎會這般的不捨,縱在木訥空洞中,也不願放開她的手。

那夜,葉辰坐在了老樹下。

還是那般呆,不言也不語,像極了紅塵六道。

這一坐,便是三年。

三年春秋冬夏,他的眸有深邃一分,多了一絲清明。

月夜寧靜。

他默默起了身,一步步走出了恒嶽。

無人跟著。

他的妻子們也一樣,有那麼一段旅途,是專屬他的。

“老夫掐指一算,再回來時,還會帶一個。”

暗中不知有多少老傢夥,語重心長的捋了鬍鬚。

葉辰再現身,是春秋古城。

那,也有一個女子,正坐在桃花樹下畫畫。

畫的乃葉辰。

這得有多魂牽夢縈,才能描繪的這般栩栩如生。

她,是蘇心兒。

曾有那麼一段往事,他在追發狂的玄皇之女,她在湖中沐浴,南冥玉漱的一掌,將他打入了那個湖泊。

恩怨由此而來。

然,他們的緣分,貌似更久遠。

還是輪迴牽絆。

他的第三世,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盜,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將一個柔弱的女子,拖入了一片黑暗的山林,女子無助的嘶吟,是一篇悲離而哀涼的葬歌。

如今,他又來了。

亦如一隻幽靈,來的悄無聲息。

“聖...聖主。”

蘇心兒忙慌起身,忙亂中藏了那副畫。

葉辰不語,僵硬的抬臂,僵硬的牽了她的手。

“看吧!又一個。”

“所以說,都看好自家的媳婦。”

“彆讓他拐走了。”

暗中的話語,此起彼伏,大半夜的,總有那麼幾個人才睡不著,縱是不紮堆兒,一樣能隔著虛無扯淡。

一個人的旅途,化成了兩道背影。

蘇心兒傻傻的,到了都不知所以,葉辰走哪,她就跟到哪,倒是想走,某人的那隻手,比鉗子都結實。

“進了玉女峰,可就不能走嘍!”

玉女峰的老樹下,多歡聲笑語,又多了一個。

而葉辰,又成最木訥的那個,隻不過這回是立於峰巔,如石刻的雕像,璀璨的星輝,映出了他的永恒。

還是三年光陰。

第四年,才見他走出山巔,一步步踏空而行。

“凡人踏空,他該是第一個。”

“凡人天道也是天道,他之意念,便是天地意念。”

“聽我的,看好自家媳婦。”

不正經的老輩,又溫馨提示了一番。

不過,鮮有人搭理。

葉辰雖木訥,但他所找之女子,都是有故事的。

這點,無人反對。

第三個女子,與他的故事,整個諸天都知。

是念薇。

上個紀元屬星月宮,轉世後成若天朱雀的外孫女,算起來,還是轉世謝雲的妹妹,曾在葉辰進階準帝時,與太初神火獻祭,助葉辰融出了混沌火,也助葉辰逆天進階,後纔有通冥帝荒,鎮壓洪荒作亂。

亦如蘇心兒。

他與念薇的緣分,也始於輪迴。

第五世的他,就是個貨真價實的人渣,妥妥的負心漢,高中的狀元,卻忘了初心,讓一個女子在桃樹下,足足等了他一個甲子,到了,都未等到那個他。

古老的姻緣,遲了一萬多年。

羽化仙王一笑,九天玄女也一笑。

那場獻祭,他們皆是見證者,一個保葉辰,一個是誅仙劍控製來殺葉辰,那片天地,成就是兩段情緣。

花瓣散漫。

葉辰與念薇的背影,也是無比的溫馨。

“若念薇已嫁人,豈不尷尬。”

“有緣有分有血淚,他們是命中註定的。”

“謝雲,你妹妹被拐走了。”

大半夜睡不著的人,還是一抓一大把。

“進了玉女峰,可就不能走嘍!”

繼蘇心兒之後,又一女子的臉頰,映出了片片紅霞。

再三年。

葉辰的永恒光輝,普照了諸天。

他的不朽天音,也響徹了三個歲月年輪。

這次,他走的很遠。

諸天太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足跡,無人叨擾。

朱雀星,他默默駐足。

“小狐狸,他來接你了。”範統笑道。

終是狐仙斬了尾,九世無怨亦無悔。

終是狐仙種了情,九世隻記他的名。

那個九世的祝福,早已刻在了他的靈魂裡。

一萬年了,他來了。

一萬年了,她淚眼婆娑。

自此,足有百年未見葉辰出山,靜靜躺在雲團上,睡的寧靜安詳,每隔上三五日,便會有至尊前來檢視,這尊凡人級天道,貌似沉睡的有點兒太久了。

誰看都無用。

連荒帝都冇有,誰都看不透他的天道。

然,宇宙的變化在持續。

這尊凡人天道,該是有潛意識,在潛意識中修複宇宙,本就有傷痕,他修不了,但與天道大戰所造的痕紋,卻在漸漸癒合,速度雖緩慢,卻在默默進行。

尷尬的是,百年來依舊無人進階。

在神尊與女帝看來,該是天道壓製了蒼生。

並非葉辰本意,他並無清醒神智。

又是一個百年終結,芸芸眾生習慣了葉辰的沉睡,也前所未有的安逸,他是天道,仙人也好,凡人也罷,有他便是有信念,整個宇宙是他都默默護佑。

夜空深邃,碎星如塵。

今夜的月,格外的皎潔,月下的玉女峰也甚是夢幻。

眾女的白髮,皆已迴歸原本顏色。

不過,沉睡的葉辰,卻始終冇有要醒來的征兆。

“不應該啊!”

“總覺有一把鎖,在鎖著他。”

“是什麼嘞!”

帝道F4聚首恒嶽,隻不過,並未上玉女峰。

想了很多年,纔想通這件事。

而這個猜測,也得到了神尊與女帝的認可。

的確,有那麼一把鎖。

準確說,是一個可怕的詛咒,上個天道的詛咒。

那個上蒼,該是恨透了葉辰。

它的詛咒太可怕,無視天道大輪迴,這也是葉辰,足一萬多年才複活的原因,可它還是小看了蒼生意誌,將獻祭天道,又重新拉回人間,縱如此,也掩不住詛咒存在的事實,無人能看出,隻葉辰渾噩。

他如今的狀態,像極了一個活死人。

“哎!”

“冇辦法了,用特產吧!”

“皮又癢癢了?”

總有不安分的人,總想喂葉辰特產。

逢這橋段,都免不了一頓罵。

聖體家的妻,不是與你鬨著玩兒,那是真打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