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曆史 > 馬陵傳 > 37 試奇毒王力救三將 克蘇州飛將伏二虎

馬陵傳 37 試奇毒王力救三將 克蘇州飛將伏二虎

作者:臨風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2-21 18:55:05

古人雲:

慈烏尚反哺,羔羊猶跪足。

人不孝其親,不如草與木。

卻說張妮、郝郡楠見來了王力,俱拜道:“還請神醫救了我二人夫君,願當牛做馬以報恩情!”王力慌忙扶起二人,看向侯帥幾個,去把了脈,心中猶豫,卻是為何?原來王力已知此毒名曰開腿亡,原取自西南樹木汁液,又合毒蛇惡蟲、異花敗草糅合而製,方子不同,解藥亦是不同——卻是表麵症狀都是教人發熱失神,傳言中此毒者,內裡分有三痛,一曰骨痛,二曰肉痛,三曰脈痛,中毒者雖知,身子卻昏沉,如何應答?既不知藥方,又哪有解藥?

王力猶豫間說了此事,張妮聽了,拿來那枝箭道:“神醫,此箭乃是那李金宇的,想是一般的毒。”郝郡楠道:“不若再問問那矮子。”不多時,王鐵樹押來段大猛。段大猛性剛,嘴裡叫罵,隻要赴死,忽見王力在此,那王力一家世代行醫,頗有仁名,便罵道:“莫不是你們逼王神醫上山!”王力無奈道:“將軍錯矣,實為官司逼迫,不得已如此。”段大猛跺腳道:“蘇州那群狗官,恁地一個賽華佗,卻交與草寇了! ”張妮大怒,拔出尖刀,指在段大猛麵上,劃開一道血痕,道:“那李金宇的毒快與我說了,佛眼相看,不然麪皮揭了你的!”段大猛冷笑道:“大丈夫唯有一死!”說罷挺胸,隻等張妮動手。

張妮眸子惱得猩紅,心念丈夫,拿出箭來,道:“此箭正是那李金宇的,奶奶要你亦消受一番!”竟要拿此箭去戳段大猛。王鐵樹也因記掛謝順、曹崇坦,不加阻攔。眼見得段大猛將要中招,卻看王力站出,攔住張妮道:“萬萬不可,此人是個鐵性好漢,豈能如此害他,縱然身痛,他又豈會說出口。”張妮不語,兀地大哭道,“既如此,妹妹且拿我試毒罷了!若侯帥不能生了,俺也一道去地府陪他!”段大猛看了這情形,心中隱隱不忍,開口道:“你也是好個女子,怎能屈身從賊,玷汙了祖宗清白?”孟子程道:“將軍莫不知濰州的事?你麵前這婦人便是人稱赤眼巾幗的張家村莊主張妮,那躺著的就是她老公降天龍侯帥。”

段大猛聽罷,大叫一聲“罪過”,躬身道:“原來是兩位好漢,若是李團練知了,也不必使他那手段了!”王力見他有迴心之意,又問可知李金宇的藥方。段大猛搖首道:“俺不懂毒,隻曉得李團練常拿青蛇取毒,故有此號。”王力隻把頭搖,就請王鐵樹取來布條,教張妮幫著捆在自己臂上。張妮知她意思,忙攔住要替她試毒。王力推辭道:“好姐姐,你不知其間奧妙,隻怕誤了你,且我亦頗知毒理,待試了再合方子。”說罷取下箭頭,微微在指上一點,湧出血珠兒,藉著燈,點在紗上。郝郡楠扶住王力,隻覺身子微微發顫,張妮盯著血跡,已然發黑,又看王力,麵色發白。王力道:“是骨痛,快去我藥囊中抓那赤青色的藥草,此曰‘紅背竹竿草’,可鎮此毒。”孟子程慌忙去取了來,王力接過藥草,咬一口含在嘴裡,神誌稍回,又要紙筆,強撐著寫下藥方,道:“止方子能解毒,且速去,可救三個性命。”正是:

神醫推王力,絕術濟仁心。

試毒捨身日,清風撫杏林。

原來王力本是體弱女子,在蘇州時受了驚嚇,又是路途勞累,如今中毒雖淺,卻難擋得,竭力寫完方子,一頭倒下,郝郡楠慌忙一把抱起。張妮取過方子,如蒙天救,也不顧段大猛,拿了餘下的紅背竹竿草,抽身就走,剛到門外,回身拜了一拜,道:“勞煩郝妹妹用心照看王神醫。”疾奔走了,招呼來李明、趙梓晗兩個,就去庫房裡取藥煎了。眾頭領聞說侯帥三個有救,陸續前來看望。待到次日,三人漸漸膚體紅白,飲食漸進。侯帥、曹崇坦中毒尚淺,已可言語,惟謝順中毒時長,隻尚說不出話;王宇琪亦得王力醫治,右臂也動彈得。陳明遠、莊浩都來拜謝王力救命之恩。王力麵色尚白,中氣不足,道:“且破了官軍……救楊哥哥……”董恩惠、何瓊二人端來粥飯,喂王力吃了。婁小雨亦帶病前來,王力見婁小雨尚在害病,又開一方,教她調養,至此全山寨無人不服王力。

陳明遠教擺宴慶賀,與焦明武等人接風,再著小膳祖馬玥、女易牙張玉一二人照看謝順、曹崇坦、侯帥夥食,好生調養。莊浩又問段大猛如何,王鐵樹道:“仍押回去教小嘍囉監守,倒也是個烈漢,若是願入夥卻也好。”陳明遠教人請來,以禮陪話,訴說大義,段大猛思慮了,道:“江湖上常傳兄長大名,今個一見,其言非虛,小將願降!”陳明遠歡喜,隻待破了李金宇的人馬。

翌日清早,伏路小校來報:“朝廷遣步軍太尉段常接應糧草已到,李金宇又在山下搦戰。”陳明遠道:“今日之戰,務必擒住那廝,早些往蘇州發兵去救楊家兄弟!”遂點起兵馬下山,於泊前空曠之處擺開陣勢。隻見李金宇與段常並立,那段常聽聞李金宇射傷了馬陵幾員將佐,也欲立功,思索道:“如今賊人有中毒的,又無解藥,定不敢傷我,天教我成功!”乃持刀躍馬出陣,大叫道:“昔日梁山草寇關勝亦為我帳下小卒,量爾等一群後起之徒,今日必踏破山頭,填平水泊,速來納首!”李金宇心掛段大猛,不曾叫陣,任憑段常大罵。馬陵泊陣中噬惡虎鹹緯廣舞分水狼牙棒來迎。二將交手,段常欺鹹緯廣是步戰,掄刀就砍,鹹緯廣哪裡懼他?揮起狼牙棒便打。二將鬥有十餘合,段常力怯,待要撥馬往回走時,吃鹹緯廣一棒打翻戰馬,掀倒在地,複一棒將頭顱打得粉碎。可憐段常做了半世步軍太尉,今番化作向東流水。

李金宇見折了段常,大吃一驚,忙衝陣叫道:“草寇焉敢傷害朝廷命官!”馬陵泊陣中賽由基呂坤鍵,持金頂開山鉞而出,敵住李金宇,招招緊逼,鬥了二十餘合,李金宇不敵,便往陣上跑,呂坤鍵拍馬趕去。李金宇見呂坤鍵趕得緊,掛了毒槍,取弓搭箭回身射去。呂坤鍵早有防備,將手一伸,綽箭在手,道:“這廝焉敢賣弄弓箭?也教你嚐嚐這毒的利害!”掛鉞取弓,將那枝毒箭搭上,射將回去,正中李金宇後肩,又連珠箭射中座下戰馬。戰馬吃痛,將李金宇摔將下來,呂坤鍵趕上捉了。陳明遠見得手,將劍一指,馬陵軍一齊衝殺,把官軍殺散,中傷受縛者不計其數,又得了許多糧草。

大軍回山,呂坤鍵就李金宇身上搜出一瓶藥丸來,交與王力辨識,王力聞了,正是解藥,卻隻有一粒。李金宇毒發昏沉,道:“我自可死了,隻望勿殺段團練,速與我紙筆寫方子來。”呂坤鍵見此人重義,自做主將藥丸與給李金宇服了,道:“好個竹葉青,留與朝廷卻也可惜。”當晚,李金宇轉醒,卻見段大猛在身旁看視,金宇驚道:“莫不是與段團練陰曹相見?”段大猛笑道:“無事,我已在山寨入夥坐了把交椅。”李金宇又見四周站著張妮、王鐵樹、孟子程、錢倉政幾個,各執刀槍——原來眾人見李金宇被俘上山,本要來報仇,為是陳明遠有心要李金宇入夥,隔住眾人,連聲喝退,誰敢多言。

李金宇見狀,歎道:“段團練既降,我與你同生死。”說罷教取紙筆來,道:“速去抓藥,不然中毒的幾個,斷熬不過今夜。”眾頭領聽了,各自大笑。段大猛道:“你那毒昨日已被賽華佗王力解了。”李金宇暗暗吃驚。陳明遠見李金宇已醒,上前好言撫慰,段大猛亦將明遠如何阻攔張妮等人之事說了。看官,這李金宇與段大猛一樣,亦是七十二座地煞之數,又見陳明遠如此義氣,且折了許多兵馬糧草,並太尉段常,遂甘心入夥,望陳明遠便拜。陳明遠大喜,折箭為誓,張妮幾個見說了李金宇入夥,亦都摒了前仇,各來道喜。

當夜山寨置酒作賀,席間李金宇、段大猛皆言有家屬在澶、相二州,王力亦擔憂父親。陳明遠聽了,分付三人教各自修書,喚孟子程去澶州取李團練老小,石順友去相州取段團練老小,王子怡去接王力父親上山。三人拜謝了。惟焦明武等人不語,姚雨汐見了,對陳明遠耳語幾句,明遠會意,當時便道:“既是三位兄弟之厄已解,朝廷兵馬已退,明日則發兵,去救楊家兄弟!”焦明武忙請命道:“小弟不才,剛入夥不久,寸功未立,願領五千人馬前去攻打蘇州,救出楊家兄長。哥哥勞力費神久已,且在寨中靜候佳音。”李金宇、段大猛亦願去出力。陳明遠心喜應了,次日分付教同張智鈞、陳佳偉、李金宇、段大猛,由姚雨汐帶了五千人馬,辰牌時分下山。陳明遠與眾頭領在金沙灘送行,焦明武六個引兵去了。大軍於路行了兩日,相近蘇州。

卻說錢順聽了探馬來報,魂飛魄散,忙請王子康商議,王子康道:“賊人勢大,小將勢單力薄,隻恐負了恩相。”錢順無奈,隻得命人放出張奧康來,教王子康勸上一勸。張奧康聞言,思慮一番,道:“末將雖不才,願救一城百姓性命。”錢順又思那六足可用,再命人取金銀與之,官爵許之,教他等出力。將佐安排已畢,即下令嚴守城池,通告各戶出錢出糧,違者刑罰伺候,以此惹得城內百姓皆怨。錢順又道:“牢內犯人除楊文軒外,均斷水米,以便守城。”左右鬥膽道:“恩相,令堂……”錢順罵道:“那老母狗,若不是她,也引不來馬陵泊的賊人,索性死了一發乾淨!”左右哪敢再言?

隻說焦明武一行,引領五千軍馬,已到蘇州城下,列陣排開。焦明武言醉仙樓有枯井可通城外,當日事急,不曾走得。姚雨汐笑道:“既如此,破城實為容易。”與李金宇、段大猛領一小支人馬走了。多時,隻看城門大開,官軍湧出,當時兩軍相近,旗鼓相望。門旗下,焦明武手橫畫杆描金戟,座下一匹墨角癩麒麟,器宇軒昂,威風凜凜。怎生見得?有詩道:

金冠嵌珠流輝月,鐵麵凝眉力難當。

鸚哥綠袍遮銀鏡,縹青戰服縫赤棠。

手橫金戟撞千軍,胯乘麒麟蕩五方。

飛將當稱焦明武,旌纛飄展姓名揚。

對麵官軍雁翅兒排開,那邊陣內鼓聲響處,一個將軍出馬,大旗上書六個銀字:“出山虎王子康”,有詩為證:

姑蘇城內產英豪,盛氣淩人心性剛。

武藝精練誰堪擋,出山虎是王子康。

又見這邊鑾鈴響處,轉出一個將軍,大旗上書六個銀字:“隱山虎張奧康”,有詩為證:

身健武藝強,性高欺華光。

綽號隱山虎,團練張奧康。

王子康先道:“哪個與我先去迎敵?”雷雙人稱奪命雷公,自負手段,又見對麵是焦明武等人,看向不動柱陳朢,道:“他乃我們手下敗將,兩個並一個,怎麼都殺得他!”說罷,與陳朢拍馬殺出。那邊馮國與餘下三人道:“俺們四個也去砍兩個人頭請功。”均出陣殺去。可笑這六足仗著那日人多勢眾,又有官兵來助,方纔拿了焦明武與張智鈞二人,如今明武等無須擔憂他人性命,放開手腳,六足如何能敵?正是羊質虎皮,反遭虎入羊群。焦明武大喝一聲,領張智鈞、陳佳偉二將迎來。

隻看雷雙與焦明武交手不出一二合,吃明武一戟刺死。陳朢大驚,方知明武真本事。明武再要舉戟刺來時,唬得陳朢從馬上跌下,戰馬受驚,卻把陳朢當場踏死。那邊覆天掌閻方、幻千拳呂綱,原無騎乘的本事,出陣廝殺竟如兒戲,與張智鈞交手時,二人戰馬相撞,各自被顛翻在地,教張智鈞喪門戟殺了。餘下二足見殺了四人,都無心再戰,隻要撤走,被陳佳偉舉起蟠龍棍,當頭一棒,打得混氣伍西明腦漿迸裂。馮國看陳佳偉追得緊,急去腰上摸套索時,佳偉一馬趕到,手起一棍,正中馮國嘴上,把門牙都打掉了。佳偉伸手一抓,就把那江湖有名的閃鞭腿馮國活捉了過來。

眼見得馬陵軍大勝,王子康正欲上前,卻被張奧康攔住,奧康道:“哥哥待要做甚?”子康道:“兄弟如何攔我?”奧康道:“枉你喚作出山虎,真個要為那錢順出力?”子康驚道:“兄弟不可造次!”奧康卻道:“你不見那錢順如何勾連徐世民欺壓百姓,欺辱老母,迫害兄弟我?久聞馬陵泊威名,義钜子陳明遠仁義,一個山大王卻強過這蘇州‘父母官’千倍百倍,是甚麼道理?今日便反了罷!”王子康不語。張奧康見他尚在躊躇,隨即高呼道:“馬陵好漢替天行道,你等將士,何不反了隨我二團練去殺那狗官錢順!”王張二將平日本事為人素得士卒敬畏,更兼錢順無恥、馬陵勢大,此刻正是一呼百應。王子康見事已至此,不由自己不反,隻得與張奧康領著人馬轉殺回城內,馬陵軍亦趁勢攻城。

再說城內,那魏八指無賴出身,如今錢順正缺用人,索性封他做個巡檢,領了一軍,日夜搜查細作。這廝近來時常驚擾百姓,百姓背地但有言語的,均被打成細作,投入大牢。魏八指披了輕甲,耀武揚威,眼看徐家正請僧人做法事,咬牙啐了一口,罵道:“徐世民這死人,與我爭王力,自個兒又無福消受,吃楊文軒殺了,若不是他,那王力早與我勾搭上手。”低聲罵著,又暗罵糞湯鼠錢順,殺千刀挨萬刀的,連何瓊、董恩惠一個都不與他。想到二女,魏八指忽然道:“她倆酒樓尚在,且去搜一搜,拿些錢財衣物也好。”說罷,命手下官兵繼續巡城,自家溜入醉仙樓,乃如老鼠搬倉,搜得幾塊碎銀子與銅板,又翻出那貼身衣物,看的火熱。魏八指拿起嗅道:“卻勾得老爺全身燥熱,待到破了馬陵泊賊人,得了賞錢,去窯子裡找些個好活的快活。”不禁口乾舌燥,到了院內井旁,卻是枯井。魏八指又罵,忽覺寒芒一閃,一弩箭射在眼上,疼的捂著眼跌在地上亂滾。井內姚雨汐、李金宇、段大猛帶著十數精兵,陸續爬出。段大猛見魏八指已然昏迷,命人取繩索縛了,各自行事。

且言錢順在城內鎮守,忽聽得心腹之人來報:“王子康、張奧康兩個反了,已引馬陵賊人殺進城來。”錢順心驚膽戰,急急如喪家之犬,慌慌似漏網之魚,抱頭鼠竄,奪門逃出,四處呼喊,卻是自家作孽許多,哪有人願幫?慌忙脫了官袍,擦畫了嘴臉,扮成死囚,鑽進牢裡。丁氏在牢裡被折磨許久,見了兒子如此,到底還是做母親的,心中不忍,道:“快走了,莫被好漢看見。”錢順哪懂慈母愛子之心?還道是嘲他,一時怒起,暗道:“且殺條母狗封口!”取出刑鞭,抽在頭上,可憐丁氏辛苦一生,竟死在親生兒子之手,有詩為證:

不孝何曾奉天倫,萬事無如父母恩。

若使此心思寸草,何致千秋恥錢順。

錢順又驚又怒,沾血又在衣上臉上亂塗了幾下,潛在牢裡。那邊姚雨汐帶李金宇、段大猛,合了焦明武三個,占了州衙,出榜安民。王子康、張奧康兩個前來參拜姚雨汐,張奧康又尋不得錢順。姚雨汐思索道:“此賊插翅難逃,必在城內。”說罷,下令嚴加搜尋。焦明武三個就去牢裡救出楊文軒,隻看楊文軒被拷打的甚慘,各自垂淚。陳佳偉又找到丁氏屍首,眾人咬牙唾罵錢順。牢內本有眾多百姓,都是這幾日魏八指胡亂捉人,又無糧米,多有餓損。王子康不忍,拿出倉廒米麪做飯,以求補償,教百姓吃完各自回家安生度日。百姓歡心,都把馬陵泊與王子康、張奧康當佛爺般敬重。

正吃飯間,姚雨汐見一人挑三揀四,雖是蓬頭垢麵,看不出原本麵目,手卻是圓潤多肉,心中起疑,大喝一聲:“錢順哪裡逃!”唬得那人一跳三尺。眾人上前圍住,不是錢順又是哪個?張奧康、張智鈞等人各懷殺心,連李金宇聽聞此人行徑,也忍不得,道:“不能便宜了這畜生!”說罷,拿出腰間毒囊,乃是新配的許多,道:“一刀一刀割了也是教你快活死了,俺偏要你慢死。”說罷以藥淬刀,教將錢順捆在大柱上,隻撿四肢和軀體不要緊處刺了幾刀。錢順口裡隻求饒命,焦明武罵道:“我把你這冇心冇肺的狗賊!饒你可以,且教你老孃前來!”上去一刀割斷繩索,一把將錢順擲在地上。錢順傷口朽爛,哀嚎不止,在地上爬了六七步,登時毒發身亡。後嘉靖年間,天雷震死黑毛癩犬一條,上書“天亟不孝子錢順二百五十二世生”,是其惡報,正是:

伐卻堂前椿,叩開果報門。

諸君仔細看,畜牲此中淪。

錢順既死,焦明武割了首級,張智鈞將魏八指一道處斬。姚雨汐道:“那捉的馮國何在?”嘍囉稟道:“那賊不知如何掙斷繩索逃了。”姚雨汐笑道:“倒也奸猾。”眾頭領把丁氏厚葬了,楊文軒又去把徐世民全家殺儘,開棺戮了首級。姚雨汐傳令,教把錢順、徐世民、魏八指三賊首級懸掛城門,各書罪狀,以顯馬陵泊仁義之名。至此蘇州三害儘除,有詩為證:

人心不古世世重,蒼莽迭度日月同。

冷眼覷蟹橫行罷,幾隻爪牙對血紅?

害民之賊儘除,姚雨汐分付將錢順、徐世民的傢俬,並府庫財帛、倉廒糧米各散一半與蘇州百姓,餘下一半儘裝載上山。又教把話來說王子康、張奧康兩個,王子康道:“眼下雖反了朝廷,然決不輕易上山落草。若教我入夥亦可,隻是我自負好本事,一身武藝賣與帝王家,天下間不讓比我弱的,且與我比試一番,若勝了我則降,否則寧肯回去吃官司。”張奧康深知他性子,無奈隻得同他一路。

焦明武聞言大笑道:“將軍何出此言,天底下哪個不識俺馬陵泊的威名?兄長陳明遠仁德恩施,替天行道,回去吃官司有甚好的?且我山寨裡本事強過你的頭領比比皆是,何故執拗,恐輸了有失你的體麵,快快入夥回去罷了。”王子康聞言大怒道:“來來來,且與我戰上三百回合!”姚雨汐見此,知道非得贏過他方纔心服,就下令道:“既如此,不若比試一番,也教團練服心。”眾人就去演武場上,各自披掛了原有衣甲。段大猛本欲一戰,被李金宇勸住道:“想我們也曾是官軍,豈可與二虎相爭?也看馬陵眾將的本事。”

隻聽擂鼓響,眾嘍囉一齊呐喊,那邊王子康與張奧康當先躍馬出陣,這邊焦明武左手下飛出極地熊張智鈞,右手下飛出歲破星陳佳偉,兩對就在陣前廝殺。張智鈞使那把喪門戟,王子康用的卻是把赤絲軟藤槍,這槍彎時可作弓,直時可作槍,豎時可作棍,且頗有招式,張智鈞隻仗蠻力,卻被王子康用軟藤槍以柔克剛,全然占不得便宜;陳佳偉自仗蟠龍棍,張奧康慣使一把潑風九環刀,且刀刀猛砍,陳佳偉吃了手中軍器的虧,那棍身漸漸有損,隻得尋機去打張奧康的戰馬。

焦明武在陣上看的仔細,見二人與二虎鬥到四五十合仍不分勝敗,遂令退下。張奧康正打的興起,道:“且來試試你的本事如何!”焦明武笑道:“隻贏你一個,不算本事,你兩個同來,贏不得你二人的,不是好漢!”王子康見又被焦明武小覷了,無明之火燒上心頭,怒道:“莫怪刀槍無眼!”焦明武拍馬持戟出陣,接住王子康、張奧康便鬥。三將就馬上鬥了四十餘合,二虎不敵。隻看焦明武大吼一聲,一戟將王子康打下馬去,張奧康見狀急忙收手勒馬。焦明武亦將戟掛了,下馬去扶王子康道:“多有得罪,還望將軍見諒。”王子康吃他滅了自家威風,驚道:“技不如人,今個心服口服,願入夥山寨效力!”正是:

三個奸人勾魂去,一對好漢聚義來。

隻看馬陵泊軍馬就蘇州城內整頓,待回山後又有何計較,且聽下回分解。

《馬陵傳》無錯章節將持續在小說網更新,站內無任何廣告,還請大家收藏和推薦!

喜歡馬陵傳請大家收藏:(twpiaotians.com)馬陵傳更新速度最快。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