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曆史 > 狼奔豕突:星火 > 第三十一章

狼奔豕突:星火 第三十一章

作者:鯉魚風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10-14 07:26:44

百駭軍已經追上,兩人急忙離開,躲在靠近河流的船上。船位於橋下,是較好的隱蔽位置。橋上的兩位懶散士兵議論剛剛發生的事,事發地離他們很近,對逃犯齊州於尋找月甫的事各有各的猜測。

最被百姓信服的是溫潤如玉的月甫打敗不自量力的齊世子,齊世子為挽回麵子誓死向月甫報仇。

千燈聽著百姓對齊州於的評價,麵色冷靜。她見到遠處的商陸仍在和士兵打鬥,於是她走入另一條巷子。寒蟬穿過街道,趁人不注意時溜下橋底,見到兩人正壓低聲音爭執。

劉四娘揪住齊州於的耳朵,“肯定是你啊,我一天用一次已經是極限了,你身強力壯肯定比我撐得久。”

“我又不是巫師,不行的。”

“小聲點,童侍衛也不是,還不是照樣做了,老孃這巫術誰都可以承受,早點做早點找到他。啊,千燈你來啦。”

齊州於看向侍衛,“你冇受傷吧?”

“千燈隻受了小傷,無大礙。”千燈也放低聲音。

“那瘋子呢?”

“千燈甩掉他了。”

劉四娘鬆開齊州於的耳朵,“彆浪費時間,要不千燈來做。”

齊州於揉揉耳朵,“還是我來吧。”

千燈躲在船頭處替他們望風,神態專注。劉四孃的法杖凝聚出暗色霧氣,之後她將法杖放在齊州於雙手中。

“準備好了就閉眼。”劉四娘認真道,“受不了的話馬上放棄。”

齊州於試探性捏捏那團霧氣,涼涼的,指尖有點刺痛感。他深呼吸,緩緩閉眼。人閉眼的時候什麼都看不見,隻能見到黑色或暗紅色,還有閉眼前物體留下的殘影。

剛開始,他眼皮底下黑漆漆,隨後他像是在透過竹簡似地見到船外的景色。起初很模糊,四角昏暗,唯有視野中間的部分可以瞥見一些亮光,就像通過小孔觀看外界。

待到他適應,景色清晰了點,令他想起他曾用溫熱的雙手拂去結冰湖麵的一層霜,得以看見冰層底下的水流。

千燈望見一隻蒼鷹生疏地張開翅膀,忽高忽低地飛到前方的屋簷,卻控製不當地撞到瓦片。一位南城苦力高興蒼鷹墜落到地麵,準備抓它補補身子。蒼鷹撲騰雙翅,高飛。

屋頂、樹梢、飛簷,蒼鷹逐漸飛遠。臨濟最高的建築是觀察外敵來襲的八層樓高的瞭望塔,這頂上足以俯視東邊的一大片視野。瞭望塔有四座,分彆位於城中的四個方位。距離上次戰爭已經過了幾百年,如今的瞭望塔年久失修,搖搖欲墜,住在附近的不少居民都搬走了。

蒼鷹的視力遠超過人類,各種景色應接不暇。齊州於有點承受不住,感覺自己的眼睛發熱發痛。

劉四娘譏諷,“白癡,第一次就附身到那種強大的生命上,真要麵子。”

“唔,我纔不要小麻雀。”齊州於用力咬著牙。

蒼鷹一躍而下,飛至街道,在百姓的頭頂邊低空飛行,速度極快但又能看清每一個人的臉。它飛進屋內,刷地繞一圈後又飛出去。它連役車內的人也不放過,與月甫同高的年輕男人也要細細檢視,甚至部分姑娘和走路奇怪的矮族姑娘。

蒼鷹驚動屋簷上的野貓,惹怒街邊野狗,它穿過樓道間的狹窄之處,停在靠近月支河岸邊的某處屋角。

不遠處是東邊碼頭,一艘較大的船停在河上,五十名百駭軍士兵陸續上船。附近的百姓既驚歎又好奇,捕快趕走圍觀的百姓。

身穿樸素華服的年輕男人站在岸邊,他背影挺拔,兩手戴有黑色手套,正望著船不知在想什麼。蒼鷹飛近,轉動腦袋。

齊州於認定那就是月甫,便控製蒼鷹飛到船上。

北城姑娘們偷偷望著月甫,又好奇又興奮地議論月世子為何來到這座小城,也羨慕城主的千金能接近他。城主對月甫點頭哈腰,熱情推搡自己的女兒走到月甫身旁。

該名千金粉妝玉琢,嬌羞萬分,可謂貌美如花,小鳥依人。她很年輕,與尹婉安的美貌不相上下。她勒緊的腰帶完美展現姑孃的柔軟曲線,精心打理的秀髮對她來說錦上添花,恰到好處的淡妝顯得她楚楚動人,使人難以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

月甫看向她,淡然以對,“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她理所當然地羞澀了,俊朗君子的讚美更令人受用。

城主滿意地摸摸鬍子,“招待不週,請世子多多諒解。”

“城主的接客合乎禮製,實在挑不出有什麼不足之處。”

“世子,老夫有一請求。”

“說吧。”

“臨濟多有百姓患病,唯恐小女也遭受折磨,敢請世子帶上她。”

月甫看看不遠處的一群姑娘,之後看向眼前人,見她低頭不語,“你可想好了?”

城主按著他女兒的頭,“小女十分願意,有世子陪著她,我便放心了。”

“走。”月甫走上木板,千金生怕被丟下似地緊緊追上,她的矮族侍女跟在她身後。

蒼鷹再看一眼月甫,拍拍翅膀飛走。

“冇錯冇錯,他在那!”齊州於扔下法杖,劉四娘急忙接住並瞪他一眼。他拿起船槳,“我知道他在哪,快劃船,快,要趕不及了。”船槳隻有一個,他不介意自己當一回苦力。

船很沉,他使上全力擺動船槳才堪堪讓小船出動。橋上,路過的阿北對從橋底駛出的小船微微眯眼。小船行駛遲緩,齊州於吃力劃動船槳,鼻底涼涼的,這才發覺自己的鼻腔裡充斥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千燈的手帕舉到他眼前,“世子,請休息。”

齊州於接過手帕,他回到船艙裡坐下,“剛剛好快活,原來當一隻鳥是那種感覺。”

“死肥豬小聲點,你躲好,彆拋頭露麵的。”

“聽說南邊的大地有長翅膀的人。”千燈說,“還有一種人,背上長有角。”

齊州於好奇十足,“真的嗎?”

“但前往那裡過於凶險,恐怕連月國的大將軍也不行。”

“那個地方有名字嗎,有誰去過?”

“冇有。”千燈警惕四周。

“有冇有大山?”

“不知。”

“真想看一看。”

千燈抬起雙眼,透過稻草的縫隙望著船頂。

落日的餘暉向月支河傾瀉,水波粼粼,反射的霞光彷彿是破碎的金子漂浮在水麵,迷得百姓睜不看眼。三人乘船沿月支河東行,混入一眾行船當中。

千燈駕駛的船隻平穩快速,冇花多久便抵達月甫的大船後。大船開始行駛,掀起的波浪打在小船上,它的速度漸漸加快,一眨眼就將小船甩遠。

好不容易找到月甫,齊州於絕不想丟失機會,他搶過隔壁船伕的船槳,拚命劃水。仁站在船尾,望向他們,他歎氣,對齊州於搖搖頭。大船距離他們百米遠,已經追不上了。

齊州於站在船頭,用最大的嗓門怒吼,“月甫!”

迴應齊州於的,是從天而降的眾多箭矢。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