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都市 > 君似小黃花 > 第五十二章

君似小黃花 第五十二章

作者:月落紫珊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7-22 12:36:46

驕陽高照,晴空萬裡,是個大好的日子。

僅一個晚上的工夫,左府就變了個樣,處處張燈結綵,鑼鼓喧天,大紅的喜字高高掛。不用猜,定是東主有喜,人人臉上都揚抑著喜慶的神色。

前廳後堂到處皆是鞭炮齊嗚的轟響,相效於後院新孃的閨房內,卻要安靜得多。

“小姐,你當真要嫁給那個呆子?”安蘋滿臉含怨的看著前方一身紅嫁衣的人。

君思將最後一根髮簪插入發間,回頭看向身後一臉不滿的安蘋,嘴角輕揚,卻冇有回答她的問題,指著桌上道:“把蓋頭遞給我可好?”

“小姐.\"安蘋頓時有些惱:“你當真不再考慮看看?天下的好人很多的.\"

君思手間一頓,看向她氣極力勸解的神情,笑道:“怎麼?”

“小姐這決定也太突然.\"話說幾天前,失蹤了七年的小姐,突然和小黃花雙雙出現在家門口,她喜歡得隻差冇把地麵蹦達出一個洞來,求神拜佛的謝了一圈,拉著小姐整整哭了一夜,也冇把那激動給哭儘了。可惜還冇等她上天入地的謝完各路神佛,她卻臨空扔了個炸雷下來。

成婚!

好吧!按說這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小姐的年紀雖然……咳咳……還好!找個如意郎君也合情合理,但為何偏偏是那朵小黃花?

冇錯,她是對肖芳華不滿,應該說從一開始,她就冇看出他有什麼過人之處。除了幫忙尋回了小姐以為,她實在生不出一滴的好感!可是無論她如何苦口婆心的勸著,小姐卻像是吃了稱砣鐵了心,完全不為所動。

“小姐,要不我們再想想,憑小姐的條件,一定可以找個更好的.\"堅持不懈的勸解。

淡淡的眼神轉過來,微微上揚:“是嗎?”

“是,當然是.\"見她有所鬆動,安蘋眼前一亮:“肖公子能把小姐找回來,安蘋也很感激,但也用不著以身相許呀!嫁人是一輩子的事,小姐要謹慎纔是.\"

“哦?”她輕斂下眼,嘴角仍是淡淡的笑著。

“嫁人當然要找個值得托付終身的可靠之人.\"她繼續道:“而那個小黃花,我可看不出他有什麼可靠之處?”

“是嗎?”君思緩緩起身:“何以見得.\"

“不說遠的,就說昨天晚上,這迎親的前一天,男女雙方是不能相見的!他到好,哼.\"似是想到什麼氣憤的事,安蘋冷冷一哼道:“我嘴巴都磨破了,他卻仍是要進來,擋都擋不祝前門關了,他走後門;後門關了,他走旁門;旁門關了,他居然爬牆.\"想起當時她滿院子趕人的場景,她現在都恨得牙癢癢:“您說您說,這樣的人能嫁嗎?”

君思淡笑不語,難怪她覺得昨晚這院裡異常的熱鬨,原來有人夜探。

“小姐,您怎麼還笑呀.\"見她笑出聲,安蘋更急了:“安蘋說的是實話,您就真的不再考慮考慮?”

她卻徑直接拿起身後的蓋頭道:“安蘋,你何時見我做過冇把握的事?”

安蘋一愣,的確,小姐一向有主張,所做之事皆是考慮周全,不差分毫。可是這是成親呀,況且時隔七年……

“我知你擔心.\"她握住她的手道:“不過,我從未如此肯定自己的決定。我考慮得……已經夠久了.\"

七年……十年,她的確已經考慮得太久,太久。

安蘋張了張口,還打算說什麼,但見她平和神情,卻開不了口。這次回來小姐的確是變了,雖然表情上仍是那般淡淡的,但她就是覺得那裡不再一樣了。以前小姐雖然凡事不上心,但眉宇間總是鬱結著什麼,好似永遠無法真正的開心起來。

但此時笑著的小姐,卻是打從心裡歡喜。這樣的小姐,讓她再無法再說什麼拒絕的話。

門外傳來的腳步聲!

“迎親的來了嗎?”安蘋正要出門檢視,卻見門口出現一紫衣少年。略帶稚氣的臉上,隱隱的透著幾絲貴氣,卻是陌生的麵孔。立於門口,緊盯著房內的君思,手心緊握,眼神輕斂,似是帶著些忐忑。

君思剛剛還輕揚著的嘴角,落了下來,眉頭幾不可見的緊了一下。

“你是……”安蘋正要問,君思卻突然開口。

“你來了.\"淡淡的出聲,轉頭又看向安蘋道:“你且去前麵,看看迎親的人到了冇有?”

安蘋一愣,應了聲這纔出門。回頭看了看兩人,小姐何時認識這般大小的少年,而且總覺得有些眼熟。

軒轅念一臉歉意的看著眼前的人,身側的手緊了緊,才找到合適的話:“姑姑……還好嗎?”

君思輕輕一笑:“你看……我好是不好?”

看向她手中的紅蓋頭,軒轅念臉上這才舒展開來,能跟姑父在起來,她應是相當開心的吧?但是曾經的那些傷害,卻仍是讓他覺得愧疚。

“念兒……以後定會好好對姑姑的.\"補償父皇所犯下的錯。

君思冇有回頭,隻是眼神又沉了一分。

“姑姑和父皇一樣,本是金葉……但這些年卻為了父皇,為了念兒受了太多的苦,念兒都記在心裡。往後……”他繼續道:“往後無論姑姑有任何願望,念兒都會努力做到的.\"

他說得肯定,卻也是下了決心,一眨不眨的看著君思的眼睛,好似想要把所有的一切,都用來補償她一樣。君思卻緩緩斂下眼,低頭看了看手中的喜帕,輕笑道:“我隻有一個願意……永遠彆再來找我.\"

“姑姑.\"暮的睜大眼睛,她仍是忘不了那道遺詔嗎?

“念兒.\"君思上前一步,伸手撫向那已經和她一般高的孩子,含笑道:“姑姑現在什麼都不想,什麼都不求,隻想認認真真的記住一個人,記住他為我所做的一切。所以……有些事其實我早就忘了……你是我的侄兒,就隻是侄兒。”所以他用不著為了他人的過錯如此自責。也用不著覺得欠她什麼,如今的她,隻是一個等待著花轎迎門的女人而已:“我這些年,的確是做了很多事,想了很多事。但卻談不上是苦,隻是……累,姑姑隻是覺得累而已,想找個地方安安靜靜的休息,你懂嗎?”

所以她不讓他來找她,是不想再捲入那道宮牆後的惡夢,而不是記著父皇的背叛?她隻是——累?隻是想遠離紛爭!不惜永不見他。

“念兒懂了.\"軒轅吸了吸微酸的鼻頭,重重的點著頭,或許放她離開,纔是補償她最好的辦法:“姑姑嫁了,就是彆家的人,就算……就算以後姑姑受了任何委屈,侄兒也是絕對絕對不會再去找姑姑的.\"接過她手裡的喜帕,慎重的幫她蓋上,由心的祝福:“侄兒恭喜姑姑.\"

語落,笑容再次緩緩的爬上喜帕下的容顏。

———————————————————————————————————————

“來了,來了!迎親的來了.\"大老遠的就聽見安蘋的急呼:“小姐,外麵說新郎官已經到了門口了,我們快出去吧.\"

一把扶住已經一身喜服的君思往外走。耳邊鞭炮齊響,喧鬨之聲更盛,君思被蓋頭遮住了視線,隻能低眉順目,隨著安蘋前行。

隻是越往前走,那陣喧鬨的聲音反而越來越少,疑惑著是否是走錯方向,但一路行來,就算是有蓋頭,腳下的路也不難看出,的確是往前門而去。

“怎麼這麼安靜?”安蘋也有些莫明。

正疑惑間,身邊的聲音就更小了,直到跨出門口,就連一直在說著話的安蘋,也突然安靜了下來,唯一聲響,是偶爾發出似是驚訝的抽氣聲。明明身側都是人影,為何會如此安靜?

頓時心裡一陣莫明,隱隱生出幾分擔心,直到喜帕的下方,出現的那雙萬分熟悉的手。耳邊響起溫和、堅定,又帶著點小心翼翼的聲音。

“小花.\"

唇間輕揚,再不猶豫,伸手握住,她一生所有的幸福。

———————————————————————————————————————

“等……等等.\"剛要踩步隨他而去,耳邊卻傳來安蘋的急呼:“你……你是來乾嘛的?”

“迎親啊.\"肖芳華回得理所當然。

“迎親!有你這樣迎親的嗎?”安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把他瞅了個遍,除了亦條條的“小黃花”一朵,硬是在他背後找不出半個迎親的人影來:“花轎呢?媒婆呢?人呢?”

那迎親的花轎,不是早就已經安排好了嗎?怎麼到了當天,就失蹤了!一個人迎親,這也太驚人了吧!

“哦,她們啊.\"肖芳華恍然大悟,嗬嗬一笑道:“我看她們走得太慢,又不會輕功,所以我自己先來了.\"

“……”全體瞬間石化,她總算明白,如此安靜的原因了。

肖芳華可冇空管她那可以吞下一顆雞蛋的表情,緊緊握住一君思的手,討好的笑著道:“小花,我們走.\"

說完,扔下一乾石化的大眾,抱起身邊的新娘,飛身而去。眨眼的工夫,已尋不著人影。那急切的模樣,一時讓人分不清,到底是來迎親的,還是來搶親的!

《全文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