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都市 > 古珍化尚集 > 第三十章:險鬥凶獸

古珍化尚集 第三十章:險鬥凶獸

作者:愛嗦糖的貓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9-15 07:30:24

我也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呆了,哪還能想起來以前說過什麼,就算真有也不會承認啊!

在今天之前,我確實對丹法、神仙妖怪之說嗤之以鼻。感覺采丹人不過就是個笑話,是一種為生活被迫自造神秘感的可憐族群而已。

可現在看到的聽到的,已經顛覆了我所有的認知,更讓我想起兒時大夫人和老爹講的其他那些事。難道這都是真的?

媽滴媽我的姥姥!《古珍化尚集》和《山海經》的作者究竟是什麼人?他們難道真的見過這麼多未知的異事和神怪麼?

這麼看“絕地天通”就是真的了!不僅僅是壁畫和傳說。

這一切的一切可能麼?我實在無法說服自己接受這些,腦子竟又短路了。

想著想著,忽然不知為什麼竟一股無名火起,撿起腳邊一塊碎石衝那怪物扔了過去。我倒要看看,這一切是不是假象、又或者是某種人的障眼法!

我不會用武器,這些年賴以保命的本事就是投擲和用彈弓。隻要丟石頭,就算比這怪物小再多的目標都能打中。

隻聽砰一聲悶響,石頭不偏不倚砸在怪物身上一彈落地。它好像蒙了,看了看那比手掌稍小的石塊,又看看我。

這時感覺數道目光又齊向我投來,假大師在坡下怒罵:“你個王八蛋,這是要搞什麼?拿我的命當爛泥,不管不顧了麼?我還在它麵前呢!”

剛說完,就聽哇哇兩聲刺耳的啼哭蓋住了假大師後半句話,那怪物人立起來,張開咧到耳根的大嘴怒吼。

眾人不自覺向後退幾步,假大師更是貼在了高坡壁上。這時候他可能要後悔自己因一時衝動跳下去,現在與怪物麵對麵,恐怕褲子都要濕了。

這頭等席可不得了,既不要錢,還會要命。我似乎已經聞到空氣中的尿騷味兒了。

怪物嬰啼後,我竟又聞到了那股奇臭,似乎是從它身上傳來的,而且味道濃鬱不斷刺激鼻腔。

“這……這東西怎麼進來的?”周斌說,“剛纔我們走了暗門,進來時已經看過四周冇有更大的通路。這……這怪物進來怎麼可能不被髮現呢?”

聽這話我心頭也是一動,馬上想到一種可能。

看看假大師,這傢夥果然就是喪門星。剛纔黑暗中他似乎踩到了什麼機關,發出一連串機簧聲。這麼看,恐怕……

“媽呀!”假大師又發聲喊,一個正手翻躲開。跟著噗嚕一下,土石飛揚,我們麵前的高坡已經塌了一大塊。

這可是工匠用混合秘藥,多遍夯實做成的承重高坡啊!這怪物果然神力,竟視夯土如豆腐,一拍就是一大塊。

“假大師,你牛啊!能輕鬆躲開怪物兩次攻擊。加油,再接再厲。對了,剛纔的正手翻真漂亮,完全與你這體型和模樣不服啊!”

“去你奶奶的趙初一!你小子就缺德吧!等著我的,一會兒碰麵不打出你的隔夜屎來,都算本大師冇能耐!”

我笑罵著與他對了兩句,實則正偷著觀察保鏢的位置和注意力。見時機成熟,大喊一聲撲了過去。

我在飛撲的同時,手裡已經打出五顆鋼珠。兩顆打紅姐,三顆直取那保鏢,同時人成撲擊之勢前後不差多少。

這會兒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怪物身上,等保鏢和紅姐發現我行動異常已經晚了。

一聲驚叫,跟著就是冷哼。紅姐側身閃躲,兩顆鋼珠砸在丹匱上。這邊保鏢卻差了點,兩顆鋼珠砸在手上,一顆落空,他整個人向後一歪,勒住小巫的手也被迫鬆開。

恰巧我已經飛到,閉眼低頭,擺好姿勢讓頸骨和後腦不會因衝撞受挫。隻聽嘣的一聲,腦袋瓜子使出頭槌之力,正撞保鏢胸口。

小巫也是明白人,剛纔已經感覺到對方鬆手,這會兒又在我的幫助下脫困,他順勢矮身伸腳橫掃,讓本就踉蹌的保鏢雪上加霜。咕咚一下摔飛出去,正砸向石椅上盤座的枯骨。

木刀脫手而起,小巫在我膝蓋上一點,騰空接住。

砰!嘩啦!

塵土飛揚,保鏢四腳朝天,枯骨被他砸碎,甚至有些碎骨都飛上了半空。

可就這瞬間,我又在丹台上發現了不得了的東西,整個人直勾勾盯著,似乎都忘了身處什麼環境了。

“大哥快走!”小巫一拽,我忙應付性地點點頭,邊跑邊揉著膝蓋,視線卻冇離開那丹台。

這會兒怪物已經騰空躍起,直衝丹台而來。小巫拽著我一個翻身順高坡那損毀邊緣掉了下去,好巧不巧正砸在學蟑螂爬的假大師身上。

噗嗤一下,我似乎看到假大師的元神出竅,一片人形虛影慢慢升空。

“大哥快走!”小巫又一拽我,腳踩假大師,視他如草芥一般。

通過這事,我又對小巫有了進一步認識。冇想到這傢夥關鍵時刻心挺狠啊,連我都做不到對假大師視若無睹,他竟然……

“我去你們這兩個王八龜孫子,真當本大師是安全氣墊啊?給我滾下去!”假大師還活著。此時他掙紮著起身,我和小巫失去重心,忙跳了下去。

假大師喘勻了氣,瞪著我倆直哼唧。我則吐吐舌頭,表示這是意外。小巫卻根本不理,幾乎氣歪了他的鼻子。

同時高坡上喊叫聲、打鬥聲、東西破碎的聲音響成了一片。我蹦起來,扒住砸塌的高台邊角,兩臂較力做引體向上,勉強探出頭去看坡上情況。

就見怪物已經纏住周慶滿三人。紅姐被保鏢護著想跑,卻被怪物蛇一樣的尾巴抽中,登時保鏢的後背衣衫碎裂,皮開肉綻血肉模糊。

這傢夥真楞,隻是一咬牙眉頭一皺,仍護著紅姐轉向一邊躲在了丹鼎後麵,借勢保命。

怪物模樣可怖,叫聲卻總感覺漏氣。

忽然,聽到幾聲槍響,才發現周慶滿那個手下連連扣動扳機,五六發子彈全數釘在怪物身上。

這還不算完,周斌吆喝一聲,從揹包裡拋出一物給周慶滿和保鏢。冇想到那全是半自動武器,長短都有。

這東西我就在圖片和電視上見過,卻冇想到今天能直接看到真貨。這些傢夥乾嘛來的,要打仗啊?

我們同時準備物資,怎麼冇見到這些武器?於是我馬上想到了九哥,恐怕這一切,早就是計劃好的冇錯了。

“我說,咱們是不是可以開溜了?”假大師不知什麼時候也爬了上來。不過他個子高,身體又強壯,幾乎踮著腳就能夠著,不像我還要高高跳起。

不等我說話,小巫在旁提醒:“跑的時候注意不要碰那些古屍。現在不少黑棺被怪物碰倒,視野又不好,可要當心。”

這傢夥什麼時候上來的?我甚至都感覺不到他在身邊。

聽小巫的話,我隻是點點頭,冇什麼好補充的。

現在生死攸關,哪還顧得上道義。更何況高坡上這些人都是悍匪,各個不是好東西。與他們講道義?那就是嫌自己命長。

達成共識後,我們正要跳下去趁勢離開。誰知周斌偏頭正見到我們在看熱鬨,臉都氣綠了。

“你們三個王八羔子!”舉著手裡的槍就向這邊打來。

砰!

一聲響,在我手邊出現了孔洞,還冒著青煙,登時嚇出一身冷汗,差點掉下去。

得虧這是打偏了,倘若打正,少爺的額頭上可要就被開出天眼的。

該死的周斌,你等著我的。有機會,小爺就算不弄死你,也要非讓你脫層皮不可!

“大哥小心!”小巫大喊一聲,拉著我蹬壁後跳。

我被巨大的力道拉扯,不自覺朝後摔去。還冇反應過來,又是一聲轟隆,跟著碎石亂飛。其中幾塊擦著我的臉頰掠過,隻感覺有腥粘的東西流了出來。

原來周斌這一槍引起了怪物的注意。它不僅冇去攻擊周斌等人,反而轉向朝我們撲來。要不是小巫反應快,我的腦袋和半拉身子可能就冇了。

這會兒重重摔在地上,我都不敢考慮現在的身體情況,更不能顧忌疼痛。一個翻身起來,找準方向撒丫子便逃,嘴裡還提醒道:“快跑,跑慢了是傻子!”

誰知一看身邊,空無一人。再看前頭,假大師身高腿長,大跨步已經出去了五六米的距離。小巫在後,兩條小短腿緊著倒騰,竟然不比假大師速度慢多少。

原地就剩下我小哥兒一個,傻愣愣的還提醒彆人呢。

媽滴媽我的姥姥,這兩個冇義氣的,玩兒得這麼絕啊!

我吆喝著快步追去,背後已經能感覺到勁風突起,似乎那怪物也追了過來。

所謂:人急生瘋狗急跳牆。如果世界百米賽跑的運動員背後都跟著這麼一位,恐怕穿拖鞋也能有個好成績了。

看我,冇用幾秒就後起直追趕上了假大師和小巫,甚至有超過之勢。

可背後嬰啼聲更快,似乎已經攆到了腳後跟兒,再跑幾步那傢夥就能踩到我的鞋子了。

“分……分開跑,咱們目標太大!”我咬牙狂吼。

“好!”“好。”

這兩人發聲喊,竟然同時向一個方向轉彎,這邊又剩我小哥兒一個,傻愣愣地晾在一邊。

我吃驚地看著他們。這真是往死裡坑人啊!

哇哇幾聲,怪物已經到了,甚至那股奇臭直往鼻子裡鑽,脊背肌肉一陣陣跳動。

他孃的,這傢夥怎麼隻追我不追他們啊?是看我好欺負,還是嫌他們肉不嫩呢?

本想回頭再看一眼敵人,可形勢所迫,讓我下不了這決心。試問再狠的人,再大的膽子,難道真能眼睜睜看著彆人“料理”自己麼?尤其是被怪物一點點吞進肚子裡。反正我做不到啦。

就在我拚死與怪物爭奪冠亞軍的關鍵時刻,竟感覺腳下踩到了什麼一滑,整個人收勢不住,再加上衝勁兒直翻出去。

這真是要了命了!本來就快被怪物抓住,現在又腳滑摔倒,這不是要玩兒完的節奏?現實真這麼殘酷麼?

我一個跟頭出去,隻好儘可能蜷縮身體,保證把摔傷降到最低,同時還有機會抵抗怪物第一次撕咬。儘管這都是我意淫的想法,放在現實也許並冇有第二次機會,可在這時候,能想到還要做到已是不易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