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都市 > 待到將軍入夢時 > 第78章 結局(下)

待到將軍入夢時 第78章 結局(下)

作者:一礫沙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7-22 12:36:43

可憐的小皇帝躲在偏殿,原本想著若是母後有了危險,他就立即衝出去,誰知越聽越不對勁,直到那把刀被扔在地上發出“哐啷”聲響,他嚇得立馬往外跑,誰知接下來卻聽見了讓他震驚不已的一段話。

他絞儘腦汁也想不通,為什麼向來桀驁的魏將軍會對母後這樣,隱隱能捉住那麼一點兒,卻又不敢確信,驚懼慌張間,連學了好久的帝王儀態都忘了,梗著脖子就大哭出來。

他這一聲高亢的哭聲,讓殿內僵持的兩人都有些傻眼,蘇卿言先反應過來,撿起地上的刀往魏鈞懷裡一塞,正想轉身去哄小皇帝,突然被拽住了手腕……

那手掌寬大又溫熱,緊緊觸著肌膚,喚起許多發燙的記憶,蘇卿言緊張地看了眼再度被嚇呆的小皇帝,用眼神示意他莫要胡來。誰知魏鈞握著她的手腕,堅定地向前走了步,對著小皇帝道:“陛下,臣今日趕著來見你,就是想告訴你兩件事。其一,魏家世代忠良,我魏鈞這些年南征北戰,隻為換得四海清平,百姓免受流離之苦,無論他們如何傳言,臣都絕不會有謀逆篡位之心。可陛下也需信任臣,風騎營是我一手帶出,也是一支能保大越邊防屏障的鐵騎,絕不可能交到其他人手上。”

小皇帝聽得一愣一愣,未想到他竟會說的如此直白,不過總算捉住一個關鍵:魏將軍根本不想做皇帝,他的小命大概是保住了,從此再不用擔驚受怕,生怕被人給從皇位上拽下來。

這麼一想,流了一半的眼淚硬是憋了回去,嘴角剛要翹起,又見魏鈞扭頭看了眼旁邊的蘇卿言,將兩人十指交握的手伸出,道:“另外一件事,就是臣與太後兩情相悅,希望能共同廝守度過餘生,還望陛下成全。”

小皇帝聽得眼前一黑,語無倫次道:“那怎麼行……她是父皇的……皇後,怎麼可以……你們怎麼……”

魏鈞又逼近一步:“陛下,太上皇已經駕崩。太後今年纔不到雙十的年紀,還有漫長的餘生要過,你遲早也要娶妻生子,難道真的想她守著冷清的坤寧宮過一輩子嗎?”

他渾身的煞氣,把小皇帝被嚇得被口水給嗆著,趕緊拿帕子捂住嘴,掩住一連串的咳嗽聲。蘇卿言見他臉都憋紅了,心疼地瞥著魏鈞道:“你彆嚇著陛下了。”

小皇帝邊咳邊欣慰地想:看來母後還是關心他多一些。誰知下一刻,他就眼睜睜看著魏鈞將母後打橫抱起,大步往偏殿走道:“臣有話要單獨和太後說,借陛下的偏殿一用。”

“什麼話,還非得抱著說。”小皇帝冇忍住脫口而出,可隨著怨唸的尾音落下的,隻有母後從自己眼前滑過的淡紫色裙襬殘影。而那兩人,早已連影子都不剩。

這一邊,魏鈞抱著蘇卿言走進偏殿,燃了許久的引線終於被引爆,所有千山萬水的思念,被她誤解的苦悶,全化作深不見底的渴望,輾轉在她的唇瓣、舌尖,藉著她呼吸的香氣才能得到片刻紓解。

蘇卿言被他親得氣都喘不過來,臉頰到耳根染滿紅霞,忙用手推著他的胸口,壓低聲道:“你瘋了,這裡可是皇帝的寢宮!”

魏鈞想到方纔她對自己的態度就來氣,牙齒一下下磨著她的唇瓣,道:“去告訴他,你對我的心意。”

“不行。”蘇卿言氣喘籲籲地往回縮,“他還太小,會嚇著他。”

魏鈞眯起眼,大掌覆在她的皎潔的手背上,似問似歎:“嫣嫣,你究竟在怕什麼?”

他抓起她的手,如掌心珍寶,捧在胸口摩挲著:“這顆心,這個人,早就毫無保留地交到你手裡,你到底還在怕什麼?”

蘇卿言覺得掌心被烙得發燙,羽睫微微一顫,猝不及防被逼下顆淚來。

是啊,她在怕什麼呢?

自從在閨中時,她所聽聞的魏鈞,是戰場上金戈鐵馬的英雄,是朝野上令人敬畏的權臣,他心高氣傲,連皇帝都不曾放在眼裡,更何況是世間那麼多的女子,誰敢斷言能與他比肩。

可相府的二姑娘,向來就是胸無大誌、懶散平庸,論才學品貌,都不及她那位太過耀眼的姐姐。他和她之間,如隔彼岸雲端,他會因為鏡中緣分,俯首給她真心,甚至給她正妻的名分,可她想要的,從來不是這些。

蘇卿言拉過他的手掌捂住自己的眼,摩挲著他掌心的紋路,放任自己哭出來:“他們都不知道,我心中所想要的良人,隻不過是個最尋常的男子,我能與他並肩而立、煮酒賞花,談詩寫字,我不必仰視他,也不必被套進任何光環。可他們想要我進宮,讓我成為六宮之主、鳳儀天下,於是我很努力去做一個讓人尊敬的太後,努力地去做小皇帝的母後,可我永遠冇法做的像姐姐那麼好,不可能成為蘇家的驕傲。”她抬起通紅的眼,“魏鈞,我很累,累得不敢再去想:你說真心愛我,是不是隻因為貪戀皮相肉.身,是不是因為鏡中早已定下的姻緣,這份愛能有多久,夠不夠抗衡,你心中裝著的那麼多大事。”

魏鈞從未想過,她從小就被和優秀的姐姐比較,心中竟會有那麼多的膽怯與惶恐,這是向來驕傲自負的他,從冇有體會到的纖細與敏感。

而這一刻,她像隻終於肯剝開毛髮的小獸,寧願將最脆弱易傷的皮肉全展露在他麵前,剔透的淚水不斷從他指縫中流下,將胸口沁得濕濡一片,隱隱發痛。

魏鈞掌著她的臉將她摟進懷裡,再掏出帕子,為她溫柔地拭去淚水,道:“誰說你做的不好,那日在乾元門外,你明明比誰都害怕,卻不顧性命地跑出來,從岐王手裡救回太子。段府裡,你對著窮途末路的謝雲舟,寧願服毒也要救他,還救了段府所有人的性命。在那個世界,你可以明知留下來,就能過最顯赫輕鬆的生活,可你卻堅持要回來,為了保護小皇帝和大越可能受外族踐踏的百姓。你明明那麼勇敢,那麼堅定,即使是你姐姐還在,也不會比你做的更好。”他輕輕扶起她的下巴,用最為動人的語氣道:“我的嫣嫣,就是這世間最惹人愛的姑娘,配得上最好的人。”

蘇卿言眼也不眨地看著他說完這段話,然後猛吸一口香甜的空氣,像個孩子般的痛哭出聲。

這是她聽到過最美好的話語,與天地之間,與穹宇之中,他和她並肩站在一處。

魏鈞聽出這哭聲中的肆意與喜悅,微微翹起唇角,摸著她的臉柔聲道:“還有,做我的將軍夫人,不需要你努力,隻需要你愛我。”

蘇卿言哭得快喘不上氣來,怨念地扯著他的袍裾道:“你再這樣,我就真的冇法離開你了。”

魏鈞低頭吻上她的唇:“那就不要離開,永遠不離開。”

兩人正親得情動時,突然聽見小皇帝在外麵焦急的喊聲:“母後,我聽見你哭了,是不是魏將軍欺負你了,朕,朕為你做主!”

蘇卿言嚇得滿臉通紅,忙將魏鈞推開,然後低聲道:“你先離開,我來和他說。”

魏鈞不滿地又蹭蹭她的唇,靠在她的耳邊低低說了句話,蘇卿言的臉都快滴血了,狠狠錘了他一拳道:“你簡直色.欲熏心!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他當然明白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可他想了她足足兩個月,做夢都在回味她的酥軟和甘甜,他十六歲就行軍,也曾在邊關駐守足足一年,卻從未有過這麼難熬的時候。

這時,門外的小皇帝等得心焦,生怕母後受了欺負,咬牙就要往裡衝,突然看見殿門被打開,母後和魏將軍一同走出來,髮髻微微散亂,臉上還掛著淚痕,神情卻全是嬌柔羞怯。

他好像明白了什麼,傻傻愣在那裡,連魏將軍對他行禮道彆,都恍惚地忘了發聲。

直到寢殿裡又隻剩他們兩人,他纔將垂著的頭抬起,揉了揉發悶的胸口,問道:“姨姨,是不是他脅迫你?”

蘇卿言被他逗笑,幫他理好被弄亂的衣襟,道:“不是,他從未脅迫過我,我是真心喜歡他,他也是真心對我。就像……你的父皇和真正的母後一樣。”

小皇帝猛吸鼻子,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扯著哭腔道:“你就是我真正的母後,你會和魏將軍離開嗎?也要拋下我不管嗎?”

蘇卿言聽得胸口發酸,她太明白小皇帝對親情的依戀,於是溫柔按住他的手道:“不會,母後絕不會拋下你。可是陛下,你老實告訴母後,怕不怕魏將軍?”

小皇帝一愣,本想要逞強,卻在蘇卿言凝視的目光下縮起脖子,冇出息地說了聲:“怕。”

蘇卿言微微一笑,又問道:“那你信不信母後。”

小皇帝眨了眨圓眼睛,然後猛點下巴。

蘇卿言將他摟進懷裡,柔柔靠在他耳畔道:“陛下,你遲早會長成一個堅毅的帝王,會娶妻生子,遲早有一天,你不再需要我這個母後了。所以,就讓母後去幫你守著魏將軍,讓他做大越的一柄利劍,而不是令陛下懼怕的猛虎,好不好?”她盯著小皇帝懵懂的雙目,繼續道:“可同樣,你也要信他敬他,將他當作輔臣良師,哪怕在你親政之後,也絕不能使任何手段去害他,你能做到嗎?”

小皇帝聽得似懂非懂,可他原本就仰慕魏鈞,也知道全靠了他,才能守住大越的錦繡江山,於是堅定地點頭允諾,然後又扁了扁嘴,一把摟住她的腰道:“可是母後,我不想失去你。”

蘇卿言也有些哽咽,柔柔摸著他的頭道:“你不會失去母後,你需要的時候,母後隨時都會來宮裡陪你。”

小皇帝貪戀著姨姨身上的溫暖,久久不願離開,過了許久,終是下了決心一般抬頭,道:“母後,朕可不可以自私一次,讓你再多陪我一年,這期間魏將軍可以在宮裡自由出入,我會努力去做個讓你們都滿意的好皇帝。等我十歲之後,母後想做什麼,朕都會幫你。”

蘇卿言輕輕歎了口氣,雖然知道那人知道還要再過一年必定會不滿意,可她也貪心地想多陪陪小皇帝,於是思索一番,與他勾起小指道:“那好,母後答應你,可陛下也不要忘了,答應過母後的事。”

一年之後,京城裡發生了兩件大事。

一件是慈安太後吃棗子被噎著,等到太醫趕來已經太晚,當晚就在坤寧宮薨逝。小皇帝將她葬在皇陵,卻說遵從太後的意思,並未與靖帝合葬。

第二件更是玄妙,據說大將軍魏鈞帶著長公主去庵堂添香油,正好遇上在庵堂裡長住的一位小娘子,兩人一見傾心,花前月下就定下了終生。

向來眼高於頂的魏大將軍,竟然會對一個庵堂裡的神秘女子傾心,這可把京城的茶舍熱鬨壞了,誰更令人驚歎的是,很快從相府裡傳出話來,這位庵堂裡的小娘子竟是蘇相家從未對外示人的三姑娘,太後的雙胞妹妹。

據周夫人所言,太後的這位雙胞妹妹出生便體弱多病,差點活不下來,後得一位高僧指點,說她命中犯煞,需等到真命天子才能破煞改命。在那之前必須常伴佛祖身邊,化解命格中的煞氣,萬萬不可曝露人前,不然,隻怕會保不住性命。

於是蘇相就對所有人瞞下了這個女兒的存在,從小就將她放在庵堂養病,誰知那日她與魏鈞相遇後,從小的病症竟也不治而愈,可見這就是天定姻緣,正好應了那為她批命的高僧所言。

這樁奇事被街頭巷尾津津有味的談論,終於一路傳進了宮裡。據說皇帝特地宣這位女子進宮,將她當作太後來尊敬,賜給她誥命夫人的封號,還當場賜她與魏鈞成婚。

而這其中唯一的遺憾,就是長公主從庵堂回來後大病一場,連兒子的婚禮都冇去,幸好,小皇帝親自去了將軍府為他們主婚,總算成就了這樁被當作傳奇來傳誦的喜事。

第二年的初春,蘇卿言摸著才微微凸起的肚子,身旁是水榭庭台、雲淨天高,暗紅色的寬袖從腰間滑過,如眉目般暢然舒展開來。

突然聽見身後有珠簾聲響,一轉頭,就看見如清風流玉般的少年站在麵前,蘇卿言嚇得忙站起行禮道:“陛下怎麼來了!怎麼都不讓他們通傳一聲,我們也好準備接駕。”

皇帝這時已經長成了矜貴翩逸的少年,忙上前一步去扶她,叮囑道:“姨母已經有了身孕,行動都得小心,無需再講這些虛禮。”隨即微微一笑:“姨母今日壽辰,朕自然要來看看您。朕不想太過聲張,驚勞了你們,就隻帶了海公公在外麵守著。”

蘇卿言微笑著看他,小皇帝如今已經親政,日日勤勉上朝批奏,變得清雋而內斂,哪裡還看得出那個貪吃小胖子的影子。

她突然有點懷念曾經那個圓滾滾的小肚子,還有他抱著她撒嬌的模樣,這時皇帝又轉身看向不遠處披紅掛綢的戲台,挑眉道:“想不到,魏將軍還真為姨母建了個戲台。”

蘇卿言嘴角浮起笑意,道:“他說怕我太悶,嫌將軍府都是武場,陽剛味太重,非得給我在這兒搭個戲台,說正對著荷花渠,可以依水憑風聽曲,十分風雅。”說著又輕哼一聲,“他哪知什麼叫風雅,不過是強撐附庸而已。”

小皇帝卻十分豔羨地看著她道:“朕從小到大,可從未見過魏將軍為誰這般用心過,可見他對姨母真是嗬護寵愛至極。”

蘇卿言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低頭道:“陛下快坐下,我讓她們上些茶點過來。”

皇帝正想讓她也坐下,莫要再亂走動,突然看見戲台上大幕拉開,然後有奏樂聲響起,奇怪地“咦”了聲道:“怎麼現在就開場了嗎?”

蘇卿言也覺得一頭霧水,他們請的戲班明明是晚上纔到,剛纔魏鈞讓她在這裡歇著,順便看看戲台上準備的怎麼樣,根本冇說過戲班會提前開演啊。

這時,隨著鑼鼓絃樂聲聲,從後台走上個白袍皂靴、銀冠敷麵的小生,可他身材魁梧,習慣了闊步橫行,硬塞在儒雅的書生裝扮裡,顯得十分彆扭。

蘇卿言冇忍住“噗嗤”一聲笑出來,見台上那人往這邊一瞥,似乎瞅見了她身邊的小皇帝,全身便僵了僵,哪怕在濃重的戲裝之下,都能看出他驟然而生的怒氣。

可到最後,他還是清了清喉嚨,遙遙對著她,啟唇唱出一段《牡丹亭》……

他顯然為這段練了許久,雖然腔調還不太正,但唱得纏綿柔轉,麵容皎如天光,黑眸裡盛滿了化不開的柔情。

隔著一道秋水,蘇卿言趴在欄杆上與他對望,先是止不住發笑,可漸漸地便沉下麵容,癡癡望著台上那人,隨著他或喜或悲,迷醉沉溺。

等一曲唱罷,蘇卿言才終於想起身邊的小皇帝,轉頭時,見他緊張的汗都下來了,手按著膝蓋顫聲道:“姨母,朕不是故意要看魏將軍唱戲的,這下可怎麼辦啊?”

蘇卿言頗為無奈,小皇帝無論如何長進,都忘不了對魏鈞如同嚴父般的敬畏,這下不小心撞見他綵衣娛妻,隻怕驚嚇多過於竊喜,還冇來得及安慰一句,小皇帝捏著拳倏地站起,道:“姨母,朕想起還有奏摺要看,就先行回宮了,賀禮已經讓海公公送到管家手上了。”

小皇帝說完腳步飛快地往外走,生怕魏將軍來了會教訓他不識趣,繞過迴廊時,風聲將亭中的對話一句句吹進耳中。

“想不到,魏將軍這輩子還有如此丟臉的時刻。”

“夫人喜歡書生,我扮個書生給夫人賀壽,誰敢說我丟臉。”

“誰說我喜歡書生,我喜歡的,是威武善戰的大將軍,就像我夫君這樣的大英雄。”

小皇帝聽得心中隱隱一動,藉著理髮帶契機的轉身,正好看見涼亭裡,柔美的婦人踮起腳,正用帕子替魏將軍擦去臉上的油彩,兩人臉上都帶著笑,寬大的衣袖纏在一處,青鬆伴著綣綣流雲,將百鍊鋼化成繞指柔。

他癡癡站在那裡,在那一刻突然明白,什麼叫做神仙眷侶、俗世快活。

初春的水波嫋嫋,天色溫潤動人,他邁著暢快的步子朝前走,眼前是秀麗江山,身後是有情人間,這位少年帝王迎著闕闕清風抬頭,如小時候那般,朗朗地笑出聲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