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武俠 > 沖霄天地 > 第二十章 再遇蠻夷

沖霄天地 第二十章 再遇蠻夷

作者:高山上的流水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0-10-18 11:27:34

宋飛宇他們一路收拾,帶上傷員,開始了迴歸之路,不兩日,眾人回到了飛虎堡。

安排妥當,眾人進行了修整,這次結果雖然算是慘烈,但是收穫也是巨大,尤其是宋飛宇他們的心態的成長尤為重要。

有過第一次也就會釋然很多,在這一階段心態的成長可能要比實力的增長更為重要。

陳兵這次按照軍功進行論賞,這次遇到小股蠻夷,總計消滅了三十餘人,主要是一隊和二隊完成,一隊消滅十三人,二隊消滅二十五人。幾乎都是三元宗的弟子完成的。陳兵親自給兩隊分發了三十八個金幣。

這次二隊也是死傷數人,宋飛宇他們每人留下了兩個金幣,剩下的作為將士撫卹之用。

相比下來,能夠活下來比那些死了的將士無疑是幸運多了,所以宋飛宇他們也冇有過多的要求,雖然對王鑫全很多不滿,但是對於那些普通的將士還是心存敬畏的,在這貧瘠的土地上堅守本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修整了幾日,眾人又開始了巡邏。這次,眾人還是沿著以前的路線進行大範圍的巡邏。

王鑫全雖然看眾人不順眼,但是也是知道他們的實力遠在自己的實力之上,也是隻好表麵應和著出發了。

一路巡邏,倒也冇有什麼異常,如此巡邏了數日,按照地圖二隊靠近一個村莊了,以往飛虎堡也是巡邏過此地,所以就派了張培雲前去檢視。

張培雲速度最快,由她去看最好不過,冇過多久,隻聽見“啊”的一聲尖叫,眾人大驚,隻見張培雲慌張的跑了過來,花容失色。

“怎麼了?”宋飛宇趕緊的問道。但是心中已經有了不太好的預感,張培雲雖然是女孩子,但是也是經過了血腥的戰鬥的,這樣的大叫顯然是不太對勁。

“全死了,全死了,村子裡的人全死了!”

眾人不禁大驚,連忙的奔了過去,村子還在,炊煙還在嫋嫋升起,但是卻是一片寂靜,了無生氣,刺鼻的血腥味在眾人身邊縈繞,揮之不去,充斥著眾人的嗅覺,讓人煩悶不已。

地麵散亂著村民的屍體,刀刀幾乎見骨,十分的的可怖。男人,老人,孩子冇有一個活口!

眾人出離憤怒了,劫掠的事常常有,但是往往隻是搶奪財物、牲畜、女人,冇有過屠村的,這次不但殺人而且連孩子也都冇有放過!看到一個個幼小的生命就此凋零,眾人無不憤怒交加!

“畜生!”

“簡直不是人!”

“媽的!連婦孺都冇放過!”李放,郭榮祥更是爆了粗口。

王鑫全也是目瞪口呆。

“王隊長?以往可有此等情況,該如何應對?”畢竟飛虎堡在軍隊裡時間長了,看看他們有無應對的辦法。

“這,這,我也不知道!”王鑫全也有些嚇過了,這種情況他也是冇有遇到過的,劫掠殺人常有,但是屠村這種還是幾乎冇有的。

血跡還未乾涸,村裡還有炊煙,種種跡象表明敵人還未走遠。

宋飛宇:“太可恨了,必須血債血償!”

“王隊長,你留一些士兵善後,我們去追!”

“冷靜,冷靜,我們是不是要從長計議下?”

“計議個屁啊!趕緊追!”王強很是火爆。

“這次我絕不留情”。徐子超同樣憤怒。

“就是,自己的人被殺成這樣了,你們不去,我們去!”李放眼中也是充滿了火焰。

宋飛宇他們出離憤怒了,上馬就開始追了。王鑫全無奈留下部分士兵掩埋屍首,登記善後。也是跟著宋飛宇他們出發了。

聽聞遠處馬的嘶鳴聲,觀察地上的馬蹄印記,眾人朝著蠻夷的方向追了過去,漸漸的馬蹄印記更加明顯了,顯然是已經很近了,眾人無不加緊了速度,王鑫全: “諸位,已經快到邊境線了,是否考慮一下?”

“還要等到他們下次再來屠村?”

王鑫全無言以對。

漸漸的,逐漸看到了對方,一對約有百人的隊伍,雖然宋飛宇他們也就不到四十人,但是宋飛宇他們無所畏懼。

對方顯然也是注意到了後方的追擊,他們居然都停了下來。

蠻夷之人很是納悶,以往南方的兵士碰到了他們一般都是避之不及的,竟然還有人敢追上來,人也不多,很是奇怪,反而在原地等候,不一會,宋飛宇他們也是趕到了,兩隊人馬正麵對峙。

蠻夷方麵一個有些胖乎的年輕人人走了出來,身上掛滿了各種亮麗的飾品,戴著鮮豔的頭飾,對著宋飛宇他們道:“好狗膽的南人,竟然越過邊界?哼,都不想活了!”

郭榮祥嘀咕:“靠,這傢夥真是無恥啊,自己奶奶的越過邊境殺人,還這麼理直氣壯的,而且還真他媽的囂張”。

李放:“就是,這些人渣!”。

宋飛宇:“你們今天劫掠了一個村子,老少全部都給殺了?”

那人道:“哼,我是尊貴的布托,那些賤民本來就是為我們服務的,我想讓他們生就生,讓他們死就死,他們居然敢頂撞我,當然,這是不可原諒的,所以他們都被懲罰了。

你們居然越過邊界,還敢來追我,不可原諒!你們也要接受懲罰!”。

宋飛宇怒極:“哼!我們用不著你來原諒,你,反而必須要接受懲罰!你這個死胖子,你必須要死來慰藉那些無辜的人們!”

宋飛宇一生氣,也顧不得了,爆了粗口。

二班所有人都出離憤怒了,他們本就青春熱血,本就是青山帝國的一份子,那些無辜的人們就彷彿是自己的鄰居,家人,被這樣的被殘殺了。

僅僅是頂撞這樣如此不可思議的理由,他們憤怒了,冇有想到原來世界是可以這麼的殘酷,弱肉強食是這麼的直接,剝奪生命是這麼的隨意,怒火在胸中熊熊燃燒。

“死胖子必須死!”幾人都喊了出來。

布托雙眼直蹬著宋飛宇,他冇有想到這個卑微的南人居然敢罵自己,而且是罵自己最不能接受的死胖子:“殺了他們,他留著,我要折磨他至死!”布托指著宋飛宇,也是憤怒不已。

“殺!”

“殺!”

“殺!殺!殺!”

兩邊的人都是朝著對方衝了過去,宋飛宇憤怒不已,一出手就使出了融合力量攻擊,對方也是衝出來一個彪悍之人對戰,將布托護衛在了他們隊伍中心。

宋飛宇這一擊融合了震動力量,由於憤怒,融合程度想當的高,那人也是一拳轟來,兩人對戰在了一起。

轟然巨響,那人一拳攻擊在宋飛身上,宋飛宇的身體是多麼的強硬,他根本就冇有抵擋,這一拳非但冇有擊傷宋飛宇,而且將那人的胳膊震的生疼。

宋飛宇卻是專心的控製著力量的融合“震動乾坤”!!!

靠近對方的時候,宋飛宇震動力量在手中來回震動一秒十二次,到了宋飛宇融合的極限,比之前一陣進步了一次,可是攻擊力量絕不是隻增大了一成。

宋飛宇實打實的擊中了對方的胸膛,那人的血肉之軀開始了震顫,篩子般的抖動,宋飛宇的手猶如一個吸盤似的按住了那人的胸膛,那人身上的皮甲被震成了皮屑,隨風飛散,震動攻擊印在了那人的胸膛,隨即傳遍全身!

那人全身剛開始隻是顫動,幅度愈來愈大,而後卻變的愈來愈小,皮膚開始了滲出了小血滴,最後裸露在外的皮膚,麵龐全部都滲出了鮮血,細細的血珠好似從身體表麵滲了出來,愈來愈多,人都好似變成了紅色的血人!

他的全身骨節劈啪作響,紛紛斷裂,頓時斃命!

蠻夷部落的其他人怔住了,他們冇有見過如此的景象,不敢想象會有如此的慘景,他們殺過很多人,也虐殺過很多人,死人司空見慣,可是自己人如此的被殺,如此暴虐慘烈的被殺讓他們膽寒起來。

情勢發生了逆轉,原來蠻夷部落是虎狼,南人是羊,現在倒過來了,他們好似變成了待宰的羔羊。

二班的七人猶如虎入羊群,瞬間數人被殺,均是相當的慘烈。徐子超洞穿了數人,王強的對手最終冇有一個人是完整的。

張培雲好比死神燕子,穿過人群就會有人倒下。陳東東、李放和郭榮祥也是擊殺了數人。

不過,蠻夷人雖然不敵,但還是悍不畏死,少數人護著那個年輕人後撤,其他人還是強力堵截宋飛,王強他們。

宋飛宇也是極力拚殺,尤其是布托不能放過,他對於這邊的村民來講絕對是個惡魔!這次不殺掉他,下次說不定會有更大的報複!所以宋飛也是進行追擊。

不過,眾多的蠻夷之人圍攏過來,他們已經知道不是宋飛宇他們的對手,但還是寧死擋住了宋飛宇的道路,宋飛宇隻好先擊殺掉麵前的人才能前行。

敵人雖然也是一個個的被消滅掉了,但是那個布托卻是已經愈逃愈遠了。

麵前的蠻夷人越來越少了,血腥味又是濃烈了起來,終於,眾人的麵前再無站立的蠻夷人了,宋飛宇他們完勝了,但是那個年輕人也是了無蹤影,眾人停了下來,停止了由於憤怒而用力過度的身體。

“那個傢夥呢?”

“跑了!”

“怎麼辦?”

“追!”

王鑫全卻是有些不情願,這次殺的人也很多了,而且他們已經越過了邊界:“我們回去吧,這裡已經深入蠻夷的地界了,我們從冇有越過邊界”。

王強:“哼,隻許他們來我們那劫掠,殺人,你們都不敢過來,真他麼的冇種!”。

王鑫全聽了有些憤怒,臉色一陣青一陣白,雖說的不太好聽,但這卻是實話,但是卻又不願這樣被嘲諷:“我們是軍隊,必須服從上麵的命令”。

郭榮祥:“冇膽”。 王鑫全氣惱:“你們回不回?你們不回我們回去了”。

徐子超看了看宋飛宇,王強也是看著宋飛宇,三人的眼中都是充滿了怒火,那個布托不死,邊界恐怕還是出現慘事。

“去不去?”王強首先發話。

“除惡務儘!”宋飛宇斬釘截鐵,自己雖然出身農家,但是也是知道惡人必須要除儘,否則後患無窮,就和家裡的黃鼠狼似的,隻要不打死,一定還會回來偷吃的。

王鑫全:“我們是軍隊,不能意氣用事,我們必須要回!”。

宋飛宇其實也不怕他們離開,隻是己方對於地形還不甚瞭解,如果他們都離開的話,己方找路都會是個問題。

宋飛宇道:“我們就再追擊一天的時間,如果能夠擊殺掉對方,就結束,如果不能夠擊殺掉,我們也馬上折返,這次出行所有的戰利品全部歸你們”。

王鑫全本來是想拒絕的,但是這次三元宗的這些傢夥殺了至少七八十人,金幣可真是不少,而且他們的實力也是相當的不錯,考慮了再三,於是點了點頭,同意了。

眾人又是快馬加鞭的追擊,布托這次也是知道遇到了棘手的對手了,但是還是不那麼在意,畢竟這裡是蠻夷之地,除非那些南人是傻子,要不絕不會深入往裡跑,所以並冇有全力飛奔,再說這裡也是距離蠻夷一個安全的據點不遠了,所以布托逃跑的並不慌張。

宋飛宇他們卻是憋著一股氣,必須將他們消滅掉才安心,於是跑了大半天兩方又見麵了。

不過,這次布托再也冇有了勇氣對抗,對著剩下的部屬道:“擋住他們”,自己急慌慌的開始了飛奔,他慌了,他冇有想到這些年輕的小娃兒這麼勇猛,真的要致自己於死地,趕緊的逃命。

那些隨從拚命的抵擋著宋飛宇他們,這些人顯然都是那個年輕人的貼身護衛,身體強度和實力都比普通的蠻夷士兵要強很多,但是要擋住宋飛宇他們顯然還是不行。

眾人極力拚殺,宋飛宇他們的融合攻擊又是一次的實踐,這些人很殘忍,所以對待他們也是一點仁慈也冇有,旋轉融合攻擊,爆發力量融合攻擊,穿刺力量攻擊,這些人一個個都倒在了宋飛宇他們麵前。眾人的融合攻擊能力也在不斷的熟練和加強。

布托還在飛奔,他已經看見了遠處的營地了,一個個灰色的帳篷堆積在那裡,所謂的營地其實也就是聚集在一起的帳篷,帳篷數量不少,說明人數也是不少。

蠻夷人很少有營地,蠻夷人拿上武器就是士兵,拿上工具就是牧民,聚集的人多了,就是一個軍事要塞,會有實力強大的首領。

布托一邊跑一邊大聲呼喊,開始的時候距離有些遠,但是草原遼闊,很快就有人看到了這邊的異常情況,那邊也是衝出了許多人馬衝來了。

宋飛宇見狀抓緊追趕,無論如何也要擊殺布托。三方人員都在發力,布托也是邊喊邊跑,漸漸的臉色浮現了笑容,接應自己的人是愈來愈近了,後麵的追兵顯然還是有些距離。

宋飛宇他們也是有些著急,眼見對方馬上就要彙合了,這個部落顯然不小,一旦對方彙合,擊殺起來肯定相當的困難,對方有無強有力的對手更是未知。但是現在隻有拚命追趕。

布托大呼:“拉明,救我,救我!!!”。

對方部落裡一人衝的很快,一身的肌肉,上身**,胸毛濃密,整個一個野蠻人,上麵繪著一隻猙獰的虎頭,渾身都是肌肉,“嗷,嗷,嗷”大吼,朝著這邊飛奔過來。

布托露出了微笑,隻要能得到拉明的保護自己肯定是安全了,而且後麵這些賤民也都得要死,自己要好好的折磨他們,甚至心裡麵已經在想要怎麼對他們用刑。

宋飛宇這邊卻是絲毫也冇有停下來,下了決心要除掉這個惡魔。眼見布托要和對方相遇,張培雲叫到:“王強!將我擲過去!”

王強知曉,王強粗壯的大手托住張培雲,用力朝著布托的方向扔了出去,三元宗的這一屆就純力量而言,王強當然是當仁不讓,無人能夠出其右,而張培雲又是二班裡身體最輕的人,速度又是最快,所以這組合相當的合理。

那邊拉明眼見張培雲飛了過來,在自己接應到布托之前肯定能夠先到,憤怒的大吼:“不!”

那人背後揹著一把巨大的大砍刀,足有一米多長,一尺寬,快速的抽了出來,對著空中的張培雲就是一記飛刀。眾人均是有些震驚,暗器見過不少,可是這麼大的一個大暗器可真是冇有見過。

“小心!!!”張培雲強力扭轉身體,腳尖朝下,快速的點了一下刀身,借力前行,一擊擊中了布托的後心!也就剛剛好,再遠一些,張培雲也是夠不著了。

布托頓時飛了出去,飛向了拉明,他雖然還是笑著,但是空中已經鮮血狂噴,他的身體被張培雲運用上來穿刺力量,已然被刺穿!鮮血噴了拉明一臉,拉明接住了布托,布托臉色猶如金紙,眼見是不活了,布托還在喃喃道:“救我,救我”。

拉明:“好,好的,我來了”。可是少頃,這個惡魔終於斷了氣。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