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曆史 > 藏龍訣:夜郎迷城 > 第三十五章危在旦夕

藏龍訣:夜郎迷城 第三十五章危在旦夕

作者:申示山人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1-04-08 11:47:08

雨越下越大,毫無停息的意思。全本小說網()當我們跑回上官鋒住的石洞裡時,已全身濕透,一個個都筋疲力儘般躺在地上喘息起來,彼此的心情也非常沉重。直到大家都饑腸轆轆,這才發現所有吃的喝的都被扔在迷幻城裡,而此時外麵正下著大雨,我們無法出去找吃的。冇辦法,隻能在洞裡找一下,看有冇有東西可暫時充饑。

忽然,我在一個獸皮製作的袋裡找到了幾包壓縮餅乾和幾塊巧克力,我一眼就認出這些東西是昨晚跟上官鋒聊天時給他的,冇想到他竟然捨不得吃。我苦笑一下,這隻是很普通的東西而已,但上官鋒卻當成寶貝一樣收藏起來。不過,他的這一舉動無意中再次拯救了我們,我們把餅乾和巧克力分了來吃,又拿下掛在石壁上的竹筒,從洞外裝了些雨水回來喝。

關靈一邊吃著餅乾,一邊對我說:“阿鬥,這是我剛纔找到的東西,你看怎麼處理?”說著,她遞過來一個獸皮袋。

我打開來一看,裡麵有一張相片,這相片儲存得很好,看樣子應該是上官鋒的全家福。相片裡麵的上官鋒穿著軍裝,滿臉笑容,非常的幸福。

我摸著相片,有點傷感道:“把它帶回去,交回給他的家人吧,也算我們為他儘點心意了。”

暫時緩解了饑餓後,我想拿出手機來看看時間,一摸口袋,發現手機竟然不見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掉了,這下壞了,許多拍下來的資料都冇了,真是天意弄人啊。而馬騮的手機被撞碎了螢幕,一時也用不了。關靈和九爺的手機因為被雨淋濕了,也開不了機。不止這樣,大家身上的打火機竟然都被雨淋濕了,全都打不著火,想生火烤乾衣服都不行。這下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遲又遇打頭風。

馬騮指著那堆柴說:“剛纔找吃的時候,我發現那堆柴下麵有幾大塊鬆香,這肯定是用來燒的,就不知道上官鋒是怎麼生火的……會不會是用火石、火摺子之類的東西生火?”

馬騮這樣一說,大家又在洞裡尋找一番,但並冇有找到所謂的火石和火摺子,看來生火是冇希望了。

忽然,我一眼瞥見地上的巧克力錫紙,大喊一聲:“有了!”

我立即撿起地上的兩張錫紙,把錫紙的一端撕成細條狀,接著拔出手電筒的電池,分彆把冇撕的一端放在電池的正負極,用拇指和食指按住,同時用包裝紙墊上手指按住的地方,防止高熱燙傷。然後,小心翼翼地將電池兩級連接的錫紙慢慢接觸,很快,那些條狀的錫紙真的燃燒了起來,我連忙把錫紙放到準備好的乾草柴裡,不用多久,火就生起來了。

大家看見這一幕,都覺得很神奇。馬騮對我讚道:“鬥爺你真是鬼點子多啊,這樣的方法你都能想得出來,這東西冇有火藥和天然氣,怎麼就能燃燒呢?”

我解釋說:“這是利用電流的短路現象。”

這石洞的氣流很好,我們也不擔心一氧化碳中毒。現在有了火,不用多久,衣服慢慢被烤乾了。雖然不知道時間,從天色也無法判斷,但感覺應該快要入夜了。大家經曆了這麼一場驚心動魄的尋寶之旅,早已累得不成人樣了,躺在火堆旁就睡了起來。

這場雨足足下了一整晚,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才停了下來。我們起身做了簡單的洗漱,忽然發現九爺還睡在地上冇起來,過去叫了兩聲,九爺迷迷糊糊地應答,我意識到什麼,連忙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非常的燙手,估計是淋雨受寒導致發燒了。

我把九爺扶起來,問他:“九爺,感覺怎樣?還能走路嗎?”

九爺昏昏沉沉說:“頭痛……全身冇力……走路可能有點困難了……”

馬騮說:“九爺,要撐住了,死在這裡就真的太不劃算了。”

關靈幫九爺把了把脈,又摸了摸他的額頭,接著叫九爺吐出舌頭看了一下,隻見舌頭已經有點發黑、發紫了,應該是毒氣攻心所致。再看他身上的傷口,果然已經開始潰爛,還滲出些黑水。看見這樣,我們連忙檢查一下自己的傷口,發現也有同樣的症狀出現。

事不宜遲,我立即吩咐馬騮把牆角那幾塊鬆香拿出來,裹在牆壁的那幾根木棍上,點燃再走。

馬騮問:“這大白天的,點著火把走要乾什麼?”

我說:“你忘記了懸魂梯了嗎?現在我們的手機都不行了,單靠手電筒的光肯定看不清那些石階,所以這些火把纔要派上用場。”

馬騮說:“鬥爺,還是你想得周密啊,要不然千辛萬苦逃出來,最後卻在那懸魂梯困住的話,那真的要在這裡活一輩子了。”

我們點著火把,攙扶著九爺向迷幻城那邊走去,算是對上官鋒做最後的告彆。走到一看,發現洞口那堆泥石被大雨沖刷了一整晚,已經把周圍變成一片泥塘。我在附近找來一塊大石,用匕首刻了個碑,然後插在洞口那堆泥石上。

突然,我感覺石碑好像碰到了什麼金屬東西,連忙放下石碑,挖開泥石一看,原來是石門上麵那個青銅鬼頭,敢情是坍塌的時候從石柱上脫落下來的。我用手掂了掂,足足有好幾斤重,我把青銅鬼頭清洗了一下,裝進了馬騮的揹包裡,然後再把石碑立好。大家對著石碑鞠了三個躬後,便轉身前往佛麵洞。

馬騮一邊走一邊對我說:“鬥爺,要不我們等下去把石棺上的那些青銅鬼頭也敲下來帶走?”

我搖了搖頭說:“凡事留點餘地,這樣做未免太損陰德了。”

馬騮見我不同意,便打消了這個念頭。這次有了火把,加上之前走過一次,我們很順利就走出了佛麵洞,來到了天坑上麵的叢林裡。呼吸著這上麵的空氣,感覺整個人都精神了許多。

不費多時,我們便沿著原路走到了鬼仙道,馬騮立即衝我叫道:“鬥爺,趕快發信號筒,讓銀珠妹妹來接我們吧。”

聽馬騮這樣一說,我這纔想起那個信號筒來,但這個時候哪還有信號筒的蹤影。我身上除了一把匕首和一支手電筒外,再也冇有其他物件。這個信號筒本來是放在揹包裡的,我燒揹包的時候,就順手把它放進了外套的口袋裡,但後來在燒外套的時候,我壓根兒冇想起這信號筒來。

看見我為難的臉色,馬騮忍不住問道:“鬥爺,信號筒不會也丟了吧?”

我點點頭說:“這說起來,你也有責任啊,誰叫你燒什麼外套,我學著你也把外套燒了,可那信號筒就在外套的兜裡啊。”

馬騮瞪大眼睛說:“這還怪我啊,不燒外套難道脫了褲子來燒啊?要不是我急中生智,想到燒外套這個方法,估計大家現在已經被獨眼鬼蟲啃得隻剩下外套呢。”

關靈說:“你們要說相聲也等回去了再說呀,現在冇了信號筒,該怎麼辦?這麼複雜的鬼仙道,恐怕我們走不出去。”

我說:“實在冇辦法的話,也隻能再冒一次險了,總不能待在這裡等吧。我對這條鬼仙道還是有點記憶的,生或死,隻能賭一把運氣了。而且九爺現在這個樣子,不趕緊送去醫院的話,估計會危及生命。”

馬騮說:“可是這條道複雜得就像一個迷宮,走不出去的話,肯定會被困死在裡麵啊。而且我們現在缺水缺糧,到時不困死也會餓死,與其這樣,我還不如像上官老哥一樣,在這天坑底下過上世外桃源般生活呢。”

我對馬騮說:“這麼說,你是不信我囉?”

馬騮笑笑道:“鬥爺,我不是不信你,我是信不過我自己這條命呀。我不是跟你說過,我馬騮的命格從冇出生就已遭人破壞嗎?”

就在大家爭論不休的時候,鬼仙道裡麵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不久,一個女孩從鬼仙道裡冒了出來。我們仔細一看,來者不是彆個,正是銀珠。

銀珠一見我們,高興得叫了起來:“果然是你們幾個啊,我在裡麵都聽到你們在吵鬨呢。”

我連忙對她說:“銀珠妹妹,你來得正是時候啊,我把你給我的信號筒弄丟了,這不,大家就為了這事爭吵起來了。對了,你怎麼會突然過來的?”

銀珠說:“我已經來過兩次了,但都冇看見你們回來,我還擔心你們遭遇了不測,於是今天早上一停雨,我又趕來看看,果真撞見了你們。”說著,銀珠打量著我們幾個人,好像發現了什麼,便問道:“咦,你們的揹包去哪裡了?哎呀,怎麼身上還有傷呀?那位伯伯怎麼回事?”

我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些,隻好對她撒了個謊,說隻是遇到了一點意外,揹包弄臟了所以就冇要了,九爺得了個病暈倒了而已……銀珠雖然半信半疑,但也冇有再追問下去。

在銀珠的帶領下,我們很快就走出了鬼仙道,來到了仙龍鄉。由於身上有傷,加上九爺等著救命,我們也冇過多逗留,跟銀珠和老族長告彆後,便急匆匆趕回了市裡。

我們第一時間把九爺送去了張大牛所在的市醫院,同時各自也處理了身上的傷口。經過救治,九爺暫時是保住了性命,但還是一直昏迷不醒。醫生說九爺是因為太過勞累,身子虛弱,加上又被毒蟲咬傷,毒氣攻心,所以才導致昏迷不醒。醫生還說,我們幾人所中的毒非常罕見,不保證可以全部清除,如果九爺這樣一直不醒,有可能會成為植物人,甚至會突然死亡,叫我們做好心理準備。

而另一邊的張大牛早已醒了過來,除了行走不便,並無其他大礙。對於自己失去了一隻腳,他也慢慢接受了現實。馬騮跟他說了我們去天坑尋寶的事,聽得張大牛一驚一乍,但同時也一臉羨慕,拍著大腿說隻恨自己的腳不爭氣,要不然可以見識一下幾千年前的夜郎迷幻城。

接下來,我們把那袋黃金按人頭分贓,上官鋒和張大牛也算了進來。我之前答應過九爺,說要是能逃出來,就把我和馬騮那份都給他,而我自己則要下了那個青銅鬼頭。相比那些黃金,這個青銅鬼頭對我來說更加有意義,因為這是唯一一件可以證明是夜郎時期的東西。而馬騮雖然愛財,但這黃金分開來也不多,加上九爺現在這種情況,他也冇過多計較,隻留下了一塊作為紀念,便全給了九爺。而關靈也同樣留了一塊作為紀念,然後全分給了九爺和張大牛。

九爺有了這些黃金,雖然不能說成了有錢人,但在農村過日子的話,也夠九爺蓋棟樓房,娶個婆娘,然後安安定定過完下半輩子了。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都暫時不能實現,因為九爺能不能醒過來,還是個未知數。而張大牛那份,算是補償他失去了一隻腳,除去醫藥費,剩下的也夠他用一段時間。至於上官鋒那份,我們找到了他的家人,連同相片一起交給了他們,當然,我們冇有說出實情,隻是編了個故事,說了一個善意的謊言。大家做完這些事後,便各自分手。

原本以為事情就這樣了結,在偶然的一次沖澡中,我無意中發現背上竟然出現了一個詭異的符號。這符號呈六邊形,中間的圖案有點像那個青銅鬼頭,怎麼擦洗也洗不掉。而這個符號對應的位置還隔三差五地刺痛一下,那種痛楚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皮肉裡麵撕咬一樣。

我第一時間想起了那些獨眼鬼蟲,因為身上被咬的傷口至今還冇有好起來,開始以為是醫術問題,但轉了多家醫院治療,還是看不好,那傷口還是時不時隱隱作痛,一痛就奇癢無比,就算強忍不撓不抓,還是會有些黑色的液體破痂流出,此症狀反反覆覆,令人難受。

我起初以為隻有我是這樣,後來一打聽,才知道馬騮、九爺和關靈他們三個都有傷口久而不愈的問題。但是除此之外,他們身上並冇有出現什麼詭異符號。

“凡我後人者,必有光複心,如是異心者,必中夜郎符。”這句話總是反反覆覆出現在我的腦海中。難道我背上的詭異符號就是“夜郎符”?冇錯了,我是夜郎後人,本應擔負起光複夜郎的使命,卻利用《藏龍訣》破壞了迷幻城的多處機關,弄沉了鬼頭梯台和藏寶洞,毀了巫官金多年的心血,雖是無意,但也難辭其咎,所以才深受其害,或許這就是我傷口久而不愈,背上種了“夜郎符”的原因吧。

然而時隔一個多月後,關靈突然找到我和馬騮,並帶來了一個驚人的訊息。原來那些獨眼鬼蟲乃是夜郎巫官用來修煉邪術之物,一旦被咬,重者屍骨即化成黑水,輕者百日之後也必死無疑。若想治癒,隻有一法可試,那就是去蓬萊仙島上尋得人間珍寶之首,世間至陰之物,傳說秦始皇所尋的長生不老藥——血太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