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繁體版)

搜索
飄天文學(繁體版) > 都市 > 傲嬌萌寶:父王,孃親有藥 > 楚天和容卿番外

傲嬌萌寶:父王,孃親有藥 楚天和容卿番外

作者:白清靈容燁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1-06-22 15:48:18

楚天覺得自己和容卿的相遇,滿是冥冥之中。

他身為皇子,雖然外出遊曆,但也依舊懷著一顆濟世之心,他不想當一人之下的皇帝,因為他覺得,隻有深入民間的傾聽才能更好地治國平天下。

所以出楚天選擇成為皇兄的眼睛。

他本在最為野心勃勃的宸國,但是當初因為皇嫂的事情,戎國和周啟,鬨得很不愉快,他纔想著去戎國探探情報。

原本隻是在戎國閒來逛去罷了,可是覺得自己這樣無所事事,又看不懂了這人間的許多道理。

聽聞幕山書院是容若最富盛名的書院,他便以布衣之身前往求學。

在去那裡,他見到了容卿。

一個溫柔得如同木棉一樣的女子。

前往幕山書院的路上,正值雨季,他撐著一把油紙傘,深一腳淺一腳地走在車道旁。

他是個寄情山水的詩人和君子,喜歡一個人,安安靜靜地,看著煙雨朦朧的戎國。

然而不時地飛馳而過的車馬濺了他滿身的泥水,並打亂了他地好心情。

就在他打算打道回府的時候,一輛華貴的馬車停在了他的身邊。

小小的車窗內,出現了一張清秀雋美的容顏。

她並不高傲,反而是攀著窗欞,探出頭,關切而禮貌地問道,

“閣下也是要去幕山書院嗎?”

女孩兒長長的青絲落進楚天的紙傘,宛如一支柳條,輕輕地撩動著他的心靈。

楚天本不是喜歡搭便車的人,但是在女孩兒如水墨一般的眼簾下,他鬼使神差地登上了她的馬車。

卻不想這一上,就是上一輩子。

容卿,多麼溫柔又好聽的名字。

起初,他並不知道容卿是攝政王府的郡主但從舉止和穿著來看,必然知曉是身份不凡之人。

楚天便扮成是求學的寒門子弟,從此就賴上了容卿。

溫潤而聰慧的容卿成為了幕山書院最得意的學生,而楚天裝成了一個“愚生”,藉著那次雨中相遇的緣分,成天追在容卿身邊請教問題。

所有的名正言順,其實都是居心叵測。

這一點,在容卿教了楚天兩年都不見起色之後,就被髮現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容卿難得倒豎了柳眉。

她想讓楚天書說真話,並不是已經厭煩了他,而是希望他能夠振作起來,免受書院其他人的笑話。

她知道他不是這樣的人。

楚天笑著點了點頭,他並不在意,彆人怎麼看他。

他隻想知道,自己在容卿心裡,是否占據了一定的位置,哪怕隻有一點點,他也會很開心。

就在那天,楚天知道了容卿原來是戎國的郡主,容卿知道了楚天是周啟的皇子。

就在那天,兩人的眼睛裡,彼此都鑲嵌了對方的影子。

第一次,楚天覺得原來啊,身份和名聲,竟然那麼重要。

重要到他覺得自己唯有名揚天下了,才能配得上那麼知書達理的容卿。

以前的楚天,多多少少,還有著幾分遊手好閒的逍遙心思。

但是他現在心中滿是容卿,便絞勁腦汁地想著,該如何將那些無知肖小的嘴巴堵住。

謠言雖止於智者,但是有人的地方,就不免有些蠢蛋。

尤其是那些吃不到葡萄還偏生說是葡萄酸的人。

他自是無畏,但是容不得,容卿跟著自己,受哪怕一個字的風言風語。

楚天不願意看容卿為自己辯解時候的蹙眉和紅臉。

從最初相識,容卿便會為自己據理力爭,跟彆提她知道了他的身份之後。

容卿一直,在維護著楚天的自尊心。

她從來不曾問過,楚天為何要隱瞞身份,又為何要千裡迢迢地來到這裡。

因為她從一開始就對他抱以了全部的信任。

就連容卿自己也並不清楚這份無條件的信任是來源於何處,但是莫名的,自己就是選擇全然相信了楚天的所有語言。

他隻是恰好要來幕山書院求學而已。

可能會有一點點的不同,但是用意,也差不上多少。

隻是後來,楚天留在幕山書院,純粹就是為了留在容卿的身邊。

楚天收到了皇兄要來戎國的訊息,他知道,皇兄是為了戎國的小公主而來的。

年幼時,他一直都不懂得皇兄為何對那個繈褓之中的小丫頭念念不忘。

在遇見了容卿之後,才恍然大悟,原來喜歡上一個人,可以是一念之間,可以是一雙眼睛,也可以是一張溫柔的笑臉。

楚天刻意得,讓周啟的使團,繞來了幕山書院一趟。

當浩浩湯湯的人馬盤踞在了半山腰。

整個幕山書院才知道原來那個最不起眼的學生,纔是真正鳳毛麟角的天之驕子,坐擁著一個國家的殊榮。

可是楚天卻發現,容卿並冇有想象之中的那麼開心。

後來被皇兄一針見血地指出,他這樣鬨了一番,容卿望向他的視線,便會阻擋在成千上百的視線之外。

她再不能一個人,安安靜靜,靜靜悄悄地看著楚天。

看著他讀書,看著他寫字,甚至是看著他愣神。

儘管無論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楚天都能在人群之中一眼找到容卿。

楚天不知道怎麼才能讓容卿安心,儘管她從來都是和顏悅色,端莊大方。

但是他還是向她提親了。

就在幕山書院的後山,在一片落英繽紛的桃林裡,他用一根開滿桃花的樹枝,向容卿許下了餘生的承諾。

容卿卻意味深長地笑著,彷彿一切早就在她的意料之中,然後迅速地從他手中奪下了桃枝:

“你可不能反悔啊。”

她眼中裹挾著閃爍的狡黠,那俏皮的模樣讓楚天失了神。

兩人相視而笑,宛若一對神仙眷侶,既是門當戶對,也是兩情相悅。

後來承襲了皇位,楚天即位的第一件事,就是迎娶容卿。

千裡紅綢,紅陽如血,照亮了從戎國到周啟的路。

楚天要昭告的不是兩國,而是整個天下,容卿是他的妻,是他此生的唯一。

他許了她一個餘生,一個安居樂業的大周,一個隻有他們兩個人相擁的皇城。

延續著,大周帝後相濡以沫的佳話。

政務繁雜,可是隻要有她相伴,所有的一切便能迎刃而解,化險為夷。

他是一代明君,她亦是一代賢後,還是他的妻,更是他最好的朋友。

繁華的定京街頭,人們偶爾會看見素衣的兩人,領著一雙兒女,在小攤上飲上一壺茶水,體味市井的熱鬨非凡。

褪.去了錦衣華服,他們也而不過就是安享人生的一家人而已。

可是當這個國家需要他們的時候,

楚天會是那個身先士卒的明君,而容卿也是母儀天下的皇後。

他們一起守著自己的國,護著自己的家。

,content_nu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設置
恢復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